第1章 审判者
  • 烈阳下的捕食者
  • 四顾清风
  • 2337字
  • 2022-05-06 20:59:09

“他们说,神是公平的,恶人自有天收,这句话可真可笑。”

“神明啊,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嘛……”

“为什么你对我就那么不公平,为什么要让我变成现在这样啊。”

“我啊,终究还是选择了自我拯救,成为了太阳下披着羊皮的狼,我是捕食者,也是狩猎者。”

“在沾满鲜血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我背负着强烈的使命感,那些让我引以为傲的作品,都是我最满意的猎物。”

“今天上午十点五十分,出狱半年的姜某死在了德贤高中后面的废弃花园中,凶手的手段极其残忍,警方已迅速投入调查。”

高晨昊警官紧锁眉头看着眼前的尸体,尸体是被挂在花园中的一棵松树上,凶手将死者的脚踝处绑上绳子,再将绳子缠到腰部,使尸体呈跪姿状态。

“又是他吗……”高警官喃喃自语。

“老大,这一片已经荒废很久了,基本上没有什么人来,监控设备早就报废了。”韩警官陈述。

“目击者呢?”

“目击者是进来捡球的德贤高中的学生。”

两个人看着尸体,烈日炎炎,灼热的阳光照的人皮肤火辣辣的疼,姜德章的尸体就跪在那里,“这次的作案手法有点眼熟,像是……”韩警官看着尸体眉头紧皱。

“没错。”高晨昊眼神一片清明,“就是他,他又出手了。”

两年前

“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二个了,还是一点头绪都找不到吗!”

永安镇公安局局长大怒,“一点线索都找不到,你们都干什么吃的!”

“局长,凶手心思缜密,根本没留下什么线索啊……”董浩南声音弱弱的,是当时刚来的小警察。

“只要犯罪,就肯定会留下蛛丝马迹,我们会尽全力去查找的。”高晨昊出来打圆场。

“现在人心惶惶,都给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听明白了嘛!”

“明白了。”众人回答。

“开会吧各位。”韩警官组织。

PPT上播放着这个月死亡的两名受害者,他们分别是出狱三个月的黄天成和出狱半年的古建国,“他们两个都是当年轰动一时的罪犯,古建国,有严重的心理疾病半年伤害了两个人,被抓时还不知悔改,在媒体面前恐吓受害者,黄天成,拐卖并杀害邻居姐妹俩分尸,并且在事后跟没事人一样出现在姐妹俩的葬礼上悼念,他们两个都是当年媒体报道的罪大恶极的罪犯,而他们两个在监狱里的心理报告显示他们有严重的心理疾病。”

所有人沉默,这两个死者之间没有任何交集,“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他们都是曾经让人愤恨的存在。”高晨昊打破了沉默。

“这两个人出狱的时间都不算长,黄天成更是只出狱了仅仅三个月,他们被发现的时候,被绑在树上,腿被绑起来绳子系在腰上,整个尸体是一个跪下的姿势,这代表什么?”

“这代表……认错?”董浩南不确定的猜测。

“与其说认错,我更倾向于凶手是让他们忏悔。”高晨昊说,“他们都曾经做过的罪大恶极的事。”

“那凶手是跟当年受害者有关的亲属嘛?报复性杀人嘛?”韩警官疑问。

“两个尸体肯定是同一个凶手。”高晨昊从看到第二个尸体的时候就已经笃定了。

“案件不同,死者之间没有联系,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崔浩挠挠头想不明白。

会议室沉默片刻,“他把自己当成了审判者”

此话一出,所有人议论纷纷,“什么审判者?”

高晨昊看着PPT上的死者照片,解释,“他们患有严重的心理跟精神疾病,刑满出狱后,凶手认为他们就是该死,不应该活着,而且要以忏悔的方式死去。”

这个结论对众人来说有些震惊,他们见过报复性的杀人变态,可是像这种的凶手,他们也是第一次遇到,把那些应该处死的罪犯用虔诚的方式让他们死去,可见凶手有强大的心理素质。

“继续排查,当年那些受害者的亲属也不能排除,一一排查,一定要找到凶手。”

思绪被拉回,“他果然又作案了,都过去两年了。”韩警官叹气,两年了,他们还是没能抓到他。

高晨昊拍拍他的肩膀,“这次,一定不会让他跑掉了。”

“不能进去啊阿姨,你冷静点!”一名巡警正在拦着一位脸上带着有些病态笑容的阿姨,“我要看看那个人渣死透了没有,让我杀了他。”

“杀人是要坐牢的阿姨,你冷静点,警察会处理好这些事的。”巡警苦口婆心的劝说。

高晨昊觉得他有些眼熟,“嘉树?”

郑嘉树闻声回头,“老师!”

郑嘉树非常惊喜,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高晨昊了,高晨昊曾经在刑警大学当过一年老师,郑嘉树就是他当时最得意的学生,“你怎么回来这片区当巡警?以你的学历不应该啊。”

郑嘉树成绩很好,教过他的老师没有一个不夸他的,以专业第一的成绩毕业,怎么可能只能当个巡警?

郑嘉树笑容僵住,“巡警也还好,我又不是不能升职,老师你等我,我总有一天会去刑警队的。”

郑嘉树眼里闪着坚毅,他当然知道他为什么只能当个巡警,除了他的手笔还能有谁?不过他不会认输的,他会一步一步的走上更高的位置,他总有一天,要跟他正面交锋。

“阿姨你怎么了?”韩警官注意到了一直在笑的阿姨。

“这位阿姨刚刚就一直吵着要进去,我感觉她好像有点不太对劲。”郑嘉树解释道。

“妈,你怎么在这!”气喘吁吁的跑来一个女孩,女孩看着也就是个大学生,还很稚嫩的模样,“妈,你听话,我们快回家吧。”

“我不走,我要进去杀了那个人渣,就是他害死了我的女儿,我要让他碎尸万段!”被拉住的阿姨情绪很激动,眼眸赤红。

女孩无助的哭了,一边哭一边解释,“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我妈妈她,自从我姐姐走了以后,她就精神不太正常了。”

“你姐姐是?”

“姜德章案件的受害者,伊婧。”女孩是伊婧的妹妹,伊灵。

此刻伊灵的眼里全是眼泪,她的姐姐就是当年被姜德章虐待致死的那个女教师。

三人有些惊讶,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妈,我们回家吧,坏人已经死了,有人替我们报仇了。”伊灵抽泣的安慰着。

阿姨情绪稍微好了点,嘴里一直嘟囔,“报仇了,报仇了。”

“对,我们回家吧。”伊灵搀扶着妈妈越走越远,那么瘦小的身景背负着那么巨大的伤痛,如果伊婧还在,那他们应该还是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她的脸上挂着的,不应该是眼泪,而是笑容。

“受害者遗属的日子都不好过。”韩警官感叹。

“我们回警局了,嘉树告诉伯母,我改天会去拜访她的。”高晨昊说。

郑嘉树点头,“好,我会转告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