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来到

  • 娱乐之降维打击
  • 靓仔请留步
  • 3321字
  • 2022-05-06 18:24:12

天行国,

首都天京市的一处节目录制现场。

一个被淘汰人员待的小房间里,坐在椅子上的的喜剧演员们都在调侃着队友,以掩饰自己心中的低落。

他们都是不远千里从全国各地跑过来参加喜剧大赛的脚后跟演员们。

可能这些人的面孔观众会有点眼熟的感觉,那是因为他们的身影遍布各大电视台节目的角落。

甚至还不如背景板,起码好的背景板还能被记住,而他们..

有些人拿这当最后一次机会,不成功则改行。

在这些人中有一个人和周围热闹非凡的人有点格格不入。

那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

一个人坐在角落,瞳孔失焦。

时不时抬头望着周围聊天的人,时不时掐一下自己胳膊。

简单的白衬衫和牛仔裤,蓬松好久没打理的头发耷拉在耳边。

黑眼圈和苍白的面孔证明着男人的身体处于亚健康状态。

张向葵,

一个电影学院放映员,

一个电影学院学生御用配角,

一个网抑云八级会员。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他渐渐回归焦点的瞳孔满是疑惑和不解。

“大家好,这是五年一度喜剧大赛的初选现场。”

“经过我们四位导师和节目组的讨论,现在决定给淘汰的演员们一个机会。”

“大家可以组队再战一次,胜者可以继续参加比赛。”

“轰”——

待机室的人一下子就全站了起来!

镜头扫向他们!

微红的眼眶,颤抖的手无不体现他们心里的感激和激动!!

没有人知道再给他们一次机会对他们来说有多重要!

有很多人不是没有才能,而是没有展现才能的机会和平台。

在这热闹兴奋的气氛中。

唯独一个男人坐在椅子上托着下巴不知在想些什么。

看起来十分淡定且格格不入。

这也被镜头导播的镜头精准的记录下来,透过大屏幕传到现场所有人眼中。

人们的视线也被他所吸引!

这时其中一位导师黄影帝冲另一个光头导师问道:“我记得这个小伙子是叫张向葵吧?”

不等老友说话,另一位年轻一点的导师李阿诞抢答道:“黄哥的记忆力真不错。”

“要我说,老黄肯定经常吃脑白银吧,要不然记忆力怎么这么好?”

另一位节目主持人兼网站负责人马咚锵笑着冲他挤挤了眼。

现场的观众一阵大笑,知道这主持人又是在打广告,这也是少数的说广告不被观众讨厌的主持人。

相比一本正经照章快速念广告的。

他略带搞笑的cue着广告商无疑让人更为喜爱。

黄小渤笑了笑没说话,心中对这个小伙子印象深了一点。

只是看起来小伙子对自己还能比赛似乎不太开心?

张向葵确实有点不理解,明明自己正在电影学院放映室看着电影,睡着了怎么就跑这来了?

而且脑中走马灯般闪过一幕幕从小到大的画面。

从小父母双亡,被养母收养,长大后养母因多年劳累因病离去,临终前只是希望他能当个好演员。

因为养母以前也是个演员,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没有继续下去。

多少次晚上泪流满面,但是却还是咬着牙坚持了下来。

交了个女友,因为要追求自己的理想和他分手。

他表面上无所谓,背后哭成狗。

就这样跌跌撞撞坚持到成功的前一夜。

高烧排练一周只为了成功,可是命运的天秤总是缺斤少两。

他悲催的于几个小时前在待机室的椅子上默默离去..

热闹的待机室,喧闹的人,孤独降临人间。

无人知晓。

如果这是一幕电影,张向葵可能会稍微挤出几滴眼泪。

可是这是一个人的一生,并且因为自己来到这具身体。

所思所想所受都好像自己亲身经历一般。

上辈子没尝过的抑郁那一刻尝了个够。

那一刻他离抑郁只差一步。

只不过怎么又是演员这个行业、、

还他娘的是喜剧演员。。

上辈子他就是整天在电影学院,经历过很多学生直接爆火成一线的事迹。

见过为了出人头地放弃自己道德底线的演员。

见过为了梦想吃着泡面,死也不肯转行的演员。

见过默默努力最后成功的人。

所以说他对这个行业的感情有些复杂。

于是他退缩了。

“导演我能退赛吗?”

“可以,违约金五十万。”

“哈哈哈,导演你真幽默。”张向葵干笑一声。

“不,是你真幽默。”

导演瞅了他一眼,咧起嘴角笑道。

心里却在想,不愧是喜剧演员,开玩笑都这么幽默。

张向葵嘴角终于扯不上去。

得,躲也躲不掉..

还是满足你这个愿望吧。

毕竟拿了人家身子。

心念刚动,整个身心仿佛都舒坦了几分。

…….

傍晚节目录制暂停期间,外面下着暴雨。

张向葵随着人流走向食堂解决完温饱问题之后。

眼看电梯间人爆满,无奈之下捧着一杯热茶走向安全通道。

爬楼梯的间隙,

脑子里还想着刚才付款时手机的余额,

个位整数孤独的矗立在小数点的前方,坚守着自己最后的底线。

小说点后面虚无的一双零紧追不舍,似乎在说,快过来啊。

没车没房没存款,没妻没儿没朋友。

作为社会中的一员,完美的避开了所有关系。

了然于世。

兄弟你这过得也太惨了吧..

他心里感叹。

只是没想到穿越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为了钱担忧。

更没想到的是自己对于穿越这件事理所当然就接受的态度。

张向葵喘着粗气吭哧吭哧的爬着台阶。

“唔唔唔唔..”

??

“呜呜呜呜呜”

一阵阵压抑的哭泣声从楼梯上方传来。

听声音似乎是位女姓。

漆黑的夜,楼梯拐角,莫名其妙的女人在哭泣。

他鸡皮疙瘩起了一身,难道这世界还是个高武世界?

张向葵深吸一口气屏住呼吸,放轻脚步蹑手蹑脚向挪动。

腿上肌肉绷紧,随时准备开溜。

根据他多年的经验,一个在空中没有受力点的鬼是没有爆发力的。

所以说只要自己起步速度快,那么它就追不上自己。

嗯,理综零分的张向葵觉得自己这波分析非常到位。

当他缓缓探出脑袋,发现一个小姑娘。

坐在楼梯口趴在膝盖上哭泣的时候,

心里松了一口气。

还好,是个人。

随着脚步声的渐进,小姑娘似乎听见了。

呜咽声瞬间消失,似乎是怕人看到。

只是时不时的抽泣一下。

这更让张向葵放下心里的石头,在他的了解中,鬼是不会怕人的。

小小的脑袋趴在膝盖上看不清模样。

张向葵本想抬脚离去,但想了想还是关心的问了句:“你没事吧?”

只是为了表示礼貌的张向葵,说完就准备离去,

但是没想到听见后面传来意料之外的一句:“我有事。”

女生的嗓音意外的沙哑低沉,然后他就看见缓缓抬头梨花带雨的姑娘。

宝石般明亮的双眸因为哭泣略带红肿,琼鼻粉嫩,白嫩的脸上被口红眼泪鼻涕的混合物覆盖。

咝——真是一个小邋遢!

这是张向葵和莫映真的第一次相见。

而邋遢,是张向葵对莫映真哭花了妆的第一印象。

天使,这是莫映真对站在光里,身上因为灯光边缘仿若发光的张向葵脑海里冒出来的奇怪想法。

在灯光的照耀下,那杯晶莹剔透的珍珠奶茶都好像观音菩萨手里的玉净瓶一般拥有莫名的奇用。

张向葵看着对面姑娘的渴望眼神,连忙猛嘬了两口。

看着干净的杯底,他缓缓吐出一口气。

因为这有可能是自己最后一杯珍珠奶茶了。

他不能浪费在别人的肚子里。

所以只能自己解决了,抱歉了,姐妹。

莫映真:。。

这是个恶魔,她心里想。

而自那天相遇之后,相互认识之后。

在小姑娘得知自己比她还小之后。

于是乎刚开始还一副楚楚可怜小妹妹的形象。

后面就可笑的装着知心大姐姐。

一口一个我家小葵。

张向葵对此很无语。

也对她要和自己组队的意见表示抗拒。

但是在她的死缠烂打下,张向葵有点受不了。

想着自己拒绝的麻烦比同意还要多。

就大意的点头了。

后面的生活他无数次想起自己那天的决定都觉得自己是脑袋让驴夹了。

不过两人组队带来的唯一好处就是。

张向葵不用再为吃饭发愁了。

一个字,蹭。

什么?不同意?

那我退队。

每当张向葵端着一盘免费米饭迎面走过来的时候,食堂里众人瞩目的眼神让莫映真脸红的低下头。

不是害羞,只是尴尬。

张向葵却像个凯旋的勇士,冲着众人点点头,淡定的坐在莫映真对面。

酒足饭饱才会注意面子,饭都吃不起我还要脸干啥。

张向葵顺手夹走莫映真盘里为数不多的肉,小姑娘嘴里银牙咬的咯吱发响。

“你没钱吗?”

“嗯”张向葵淡定的回道。

“那你就蹭我的?”

“我们不是搭档吗?”

“呵呵。”

什么搭档啊!

看着对面表情毫无变化的张向葵,莫映真感觉自己上了贼船。

这是个什么人呐,蹭饭都蹭的这么理所当然?

在她的世界蹭饭是一件能令人脸色发红的事。

只是嘴里习惯性的互怼。

但她每次打菜还是打的满满的。

无他,莫映真最近有种养小狗的感觉。

看着张向葵大口吃饭的模样她的胃口也会很好。

所以也就不怎么计较了。

心里甚至还对他过的这么惨产生些许怜悯。

但是两人交浅言深不太合适问这些。

张向葵现在没功夫想这些。

在随便和小姑娘对了场戏之后发现了惊喜。

哎呦,演技还不错?

要知道在他眼里的还不错那就是真不错了。

他以前在电影学院那是御用配角,虽然搭的都是些学生。

但是那些学生可是有很多影帝影后的。

本以为小姑娘是个花瓶爱哭鬼,但没想到还是个实力派?

这让张向葵来了兴趣,于是兴致勃勃的借鉴了个剧本。

让小姑娘大为惊叹,

于是两人开始排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