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车祸是一切的穿越者的开始!

夜,静悄悄的,昏暗的街道上,一辆大货闯过了红灯,飞驰而过。

“嘟!!嘟!!”

“咚!”

一阵急促的喇叭过后,马路上响起了一声巨响,黑夜中,一道人影飞出了数米远,而后重重的落在了地上。鲜血从男人的身体上流淌出来,印染了地面。

......

温润的日光透过老槐树的叶缝,越过窗台,照射入室内。

“来,一号床神宫寺武道,体检了!”

在漂亮护士小姐姐的命令下,晒着日光浴的神宫寺武道迅速从病床上爬起,跟随着护士走出了病房。

“神宫寺武道,男,十三岁,身高:184.7cm,体重:65kg,左眼视力:5.2,右眼视力:5.2,其他的........”

“各项指标都正常,恭喜你,武道同学,你已经完全康复了,可以出院了。”

病房外,一名满头白发的老医生拿着神宫寺武道的体检报告,戴上了他的老花镜,一边看着体检数据,一边和武道说道。

“谢谢医生。”

武道微微躬身,用着不流畅的霓虹语道了声谢,接过了自己的体检报告就往病房走去。

他终于可以结束这十几天的住院生涯了。

神宫寺武道以前就叫做武道,是个孤儿,莫名来到了这个世界之后还是叫做武道,只不过原本的他姓武,此时的他姓神宫寺,这是90年代的霓虹神奈川县,莫名来到这个世界的他成为了一个国中一年级的少年。

由此可见,孤儿和同名是魂穿的必要条件。

曾经的武道是一名球赛裁判,篮球的狂热爱好者,年轻的时候也专门的训练过一段时间,不过从大山里走出的他底子太薄,发育期的时候营养什么的都不怎么样,身高不足以支撑他走上职业道路,在他的那个时代,身高是选拔球员的硬性条件。

哪怕是个子不高,也得有异于常人的速度和球商,这种人,那也是少之又少,大多存在于NBA,而不是他的国家。

不过好在武道读书还算争气,虽然没能够吃上职业篮球运动员这碗饭,但是依靠着出色的成绩,以及对篮球的热爱,在大学之后成为一名裁判。

在一场比赛之后,走在回家路上的武道拿着手机专心致志的看一本叫做《灌篮之核心球员》的小说,在过马路的时候被一辆失控的大货车撞在了身上。

当他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就出现在了医院的病房之中,只不过,他所处的世界,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一个世界了。

在那之后,成年人武道接收了神宫寺武道的全盘记忆,并重新以武道这个名字,再一次活在世上。

……

“武道,你回来了?”

“医生怎么说啊?”

刚刚回到病房的武道迎来了一个少妇热情的拥抱,没错,这一位就是他如今的母亲。

“医生说没什么事了,我可以出院了。”武道轻轻拨开自己母亲的手,来到病床边坐了下来。

这十几天的时间武道也已经慢慢接受了自己新的身份,虽然时长思念曾经,但是这段时间自己这位异世母亲的照顾让他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味道。和这位母亲的相处,武道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

“香香里,儿子终于可以出院了!”

在病床边,有一位中年男人坐在凳子上,当听到武道说可以出院的时候兴奋的跳了起来,一把将少妇搂在了怀里。

没错,这位中年就是武道的父亲,武功,是一位入赘神宫寺家族的国人。

武功是神奈川当地一家规模庞大的体育用品公司创始人,公司的贸易遍布全国,是专门从事跨国贸易的商人。

而武道的母亲叫做神宫寺香香里,是真正的大家闺秀,之前在去华国留学的时候认识了武道的父亲,随后两人结合,成就了跨国婚姻。

“儿子,我们已经报警了,警察承诺会找出那个肇事司机,那家伙肇事逃逸,我一定会让那家伙付出代价的!你放心吧。”

“你住院的这段时间你爷爷和你奶奶打电话过来了,他们二老很担心你,你没事那就太好了。”

“一眨眼你也已经是要上国中了,你一定要好好学习。”

“等你学业有成了,就来我的公司实习。”

“之后我的家业,还得你来继承啊!”

说话间,武道父亲就已经为武道决定好了未来的规划,说话的语气虽然柔和,却是充满了一副不容拒绝的味道。

“嗯!我会努力的。”

面对这位陌生父亲的安排,武道点了点头应道,不让自己显露出什么异样,身为一个富二代,被家长规划好路线也是正常的,武道只需要按部就班的走下去,未来就是光明的。

再怎么样,富二代总比曾经的乡下小子要好的多了,虽然这是一对陌生的父母,但是从他们的话语之中,武道还是能够感受到对方对待自己孩子的那种浓浓的关爱。

穿越而来的武道的到来接收了原主的全盘记忆,面对父亲的安排,没有提出反对的意见。

......

90年代的神奈川镰仓,多数都是两三层的复式,没有林立的高楼,方圆三十里,最高的建筑可能就是医院了。

武道的家,是坐落在市中心的一处别院,数百平方的房子也就四室两厅,房子虽然大,但是房间却很少,这是武道父亲奋斗多年的成果。虽然是入赘,但是武道的父亲还是有着强烈的自尊心。

不甘心住入神宫寺族地,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

室内客厅的北面原本有一个大花园,为了迎合武道的爱好,武功将这个花园改造成了一个篮球半场。

原身的武道很喜欢篮球这种充满了对抗的运动。

虽然是个半场,但是足以让年幼的武道发泄他那个年纪多余的精力。

出院之后跟随父母回家的武道,走入家门之后就看到了这一个改造后的小篮球场,看着这个篮球场,武道一时间有些痴了。

他的脑海之中想起幼年时为了成为篮球远动员而做出的那些努力,想起了在得知自己的身高无法再往更高级别的赛事冲击时的落寞。

甚至他还记忆起了这一世的武道在这个小篮球场挥洒汗水时的快乐。

种种情绪在这一刻涌上了心头,让武道的思绪,渐渐飘远。

“原来,我从来都没有甘心过。”

武道的眼底闪过一些波澜,原本平静的眼中隐隐有亮光闪现。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