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禽兽

  • 人性的拓展
  • 元宝大叔
  • 2997字
  • 2022-05-08 15:11:53

左边的这条路,路口要比前两天走的宽一点,地上星星点点的点缀着发亮的碎石,煞是好看。不过大家早没了欣赏美景的心情,埋头向前。峡谷里歪歪扭扭,四通八达,规模比之前的大了许多,终于理解周璐所说的“难以找到出口”是什么意思了。

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我发现我们迷路了,不仅没有找到出口,恐怕连来时的路也摸不到了,回想一路我们都太天真,以为只要努力就能找到生路,现在才知道对于完全没有野外生存经验的我们来说只是四个字——机会渺茫。

突然间,前方10米路中间一个手机映入我眼帘,陆续的其他人也看见了,大家因为这样一个格格不入的物件感到奇怪。我走上前,捡起地上的手机,手机是国产的华为,智能机但机型比较老,具体型号说不上来。手机背面贴着张五角星的贴纸,手机虽然普通,但这贴纸总觉得特别眼熟,好像哪里见到过。

添添接过了我手里的手机,也注意到了那张五角星贴纸,反复看着,说到:“这手机我见过,是王大力的,手机上没什么灰尘,不可能是再之前的人留下的,而我们这也就他还用着如此老式的型号。”

我拿回来,手机没关机,电还剩最后10%,不得不说老式机最大的优点就是电池耐用。算时间应该已经三天了,居然还没有强关。我划拉了一下,手机没有加锁,直接跳出来一个视频,清晰度不高,应该是自己录制的。

我习惯性的就点下了屏幕中间的播放按钮,声音被调到了最大,把大家吓了一跳。

没有想到这居然是王大力的私藏“小视频”,我跟秦姐倒还好,毕竟是过来人,相视一笑。添添向来豪爽,也没有太在意。陈默一下子羞红了脸,转了过去,而周璐的表现有点奇怪,整个人愣在那里,似乎没有反映过来。

添添好奇的继续看着,面带疑惑的说到:“这好像不是普通的小视频唉,虽然拍得模糊,但你看这里的地面,星星点点的,像不像我们这条峡谷的地面,我说这视频该不会就是这里拍得吧。”

就在这时我们更确定了这是王大力的手机,准确说来这是王大力的自拍——“。嗯嗯,还好我在我亲戚那破烂小区看见过你,你说你一穷酸的小白领带着生病的母亲还装什么大款开好车,跨豪包,好爽,便宜老子了,录下来,留着以后慢慢用,哈哈哈。”

“你答应了不说给别人听的。

看到这里,所有人都望向了周璐,因为视频的女主角——就站在那里。

“你们听我说,你们听我说,”周璐慌乱的摆着手,“其实那是我亲戚的小区,我只是去看望她,我自己是住在豪华小区的,真的,我很有钱的。”

“第一天晚上我就听见王大力对你低声说话,语气带着威胁,我还在想你们俩怎么会有共同语言,原来是因为这事啊。”常添添鄙夷的瞟着周璐,终于被她逮到了数落她的机会。原来第一天晚上我听见的模模糊糊的对话声并不是梦。

“到现在你还在为这个解释,是不是被强奸对你来说反而不及住不起别墅来的羞耻是吗?虚荣真的那么重要吗?她们不知道你的家境,我却是早就清楚了,只不过照顾你的面子没有说出来。醒醒吧周璐,平凡并不可怕,伪装着太累了。”秦总恨铁不成钢的骂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她对员工这么大声吼。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周璐发疯了似的摇着头,似乎也知道无法隐瞒了。我能想象一个平日里高傲惯了的女孩突然被人揭去了面具,会是什么状态。

周璐疯叫着,手把头发抓的零乱,明显受不了打击,转身跑了出去。

“追上去,不能再出事了”,秦总边说边跟了上去,其他几人也都紧跟着。

我跟着秦总跑着,大概跑了五百米,秦总突然停了下来,我差点一头撞在她身上,抬头一看,吓出一身鸡皮疙瘩。离我身前两米的地方出现了一处悬崖,深不见底。

秦总,慢慢的转过头,目光呆滞,对着我们三人说到:“小周她,没刹住……。”

“我操,又死一个,到底什么情况,干脆死光光算了”,常添添明显已经受不了这几天的折磨,从包里抽出了水果刀,对着老天咆哮着。似乎在怪老天也太绝情了,将我们这一行人往死路上逼。

我们被添添的大嗓门吓了一跳,不过紧接着,一声更撕心裂肺的吼声从身后传来。

“你个混蛋,不杀了我不死心。你已经杀了邹舟了,你还想怎么样?”

之所以让我们感觉更恐怖,是因为这声响来自于陈默——一个最不可能发出嘶吼的,懦弱的人。

“你神经病吧?我什么说要杀你啊,我又什么时候杀过人了?”常添添显然也被激怒了,但我从他愤怒的眼神中瞧见了一丝躲闪。

“你还要装,之前你跟苏小小就说要杀了我,我成天担惊受怕,逃又没地方逃。没想到邹舟竟然又人格分裂了,钱鸣同邹舟不同,她更果断、暴力,还有我之前隐瞒的——她深爱着我。钱鸣一出现便瞧出了我的紧张,说她希望能保护我。没想到和我成天在一起的女人看重的居然是我的美色,任我想破头也想不到。不过既然她爱我,就该她为我付出。我希望她先下手为强,杀了你们两个。她一口答应了。”陈默的脖子胀得通红,上面的血管暴露出来,与平时判若两人,她歇了口气,继续说到:“那天晚上她悄悄跟我说她要睡过去,会让我永远放心的,那天如果不是你杀了她,她怎么会先死了。”

“哈哈哈,事到如今我们估计都没法活着出去了,我也不隐瞒,邹舟那婊子自不量力还想一个人偷袭我们两个,只不过她力气不够,一刀下去还杀不死小小这个贱货,我听到声音便醒了过来,夺过刀插进了她的胸膛,哈哈哈!”

常添添一定是疯了,我下意识的往秦总身边靠了靠,就像危难时刻找寻母亲怀抱的婴儿。

“顺便告诉大家,杀完邹舟旁边被划伤的小小居然还向我求救,也不想想平时仗着自己有个男朋友,天天在我面前炫耀。不过毕竟是多年的朋友,我总不能看着她受苦,我只好跟她说——别怕,我来帮你了。顺便用刀子抹了她的喉咙。哈哈哈哈!只可惜早知道事情要穿帮,我也不用费心费力的去拗那两具尸体的造型了。小默默,你想陪她们我送你一程啊?”

“你个混蛋,陈默冲了上去,与添添厮打在一起。”

“快住手,你们还想不想出去”。尽管秦总声嘶力竭的叫着,但谁也没有听她的。

看得出添添并不想再杀人,刀已经丢在了一旁。不过陈默倒是真发了疯,大力的拖着添添往悬崖去。

不好,陈默是受不了这压抑想跳崖了,临终还找着一个垫背的!

我看出了端倪,不过等我反应我来已经迟了,两人已扭打在悬崖边,而我跟秦总害怕泥土不结实,早早的退了回来,我们之间拉开了十多米的距离。

终于,崖边山的泥土承受不住厮打的两人,塌方下去,发出剧烈的声响,在峡谷里久久回荡。

我和秦总相识无言,这一切来得太快。原本五条性命瞬间走了三条,转眼只剩下我们两个人。如果说周璐死于极度的虚荣,那么常添添则是因为嫉妒,而陈默,我一时说不上来,很复杂。

说实话,我宁愿此刻死的是自己。有时候对死亡的恐惧远比死亡本身来的可怕的多,就像游乐园的过山车,真真让人刺激的是开始时漫长的爬坡,而非失重俯冲的那一刻。

今天如果不是秦总还在,我会随她们一起跳下。

秦总看出了我的一样,拍了拍我的肩膀:“为了再见到你的儿子,陪我一起走出去。”我望向秦总,希望再从她那得到一些勇气,她显得出人意料的冷静,让我回过了神。

秦总与我对视了两秒钟,呼了口气,静静的吐出四个字——继续走吧。并没有再对刚才的突发事件多加评论。

路在脚下,希望在前方。只是不知道这希望还剩下多大,路是生路还是死路。

我紧跟着秦总,不知又走了多久。包里的食物已经没有了,记不得多久没有进过食物和水,恐怕也是这饥饿让我晕眩而迷糊,究竟走了多久,走到哪里已经搞不清了,唯一坚定着我信念的只有眼前的背影。

周围已经寸草不生,路上的小石块好多闪着五彩缤纷的怪异颜色,红的、绿的、粉的、蓝的,就像那些被辐射过的怪异生物,原本星星点点的碎石路已经变得愈发好看和奇异了。

迷迷糊糊之间,听到了久违的人声——“终于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