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岔路

  • 人性的拓展
  • 元宝大叔
  • 4348字
  • 2022-05-07 10:57:22

就这样,万敏总继续在前头带着队,更没人说话了,一行人都紧紧地跟着,走了估摸一个小时,原本狭窄的通道豁然开朗了起来,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植物茂盛的盆地,中间有一个大水塘,应该是有地下河流过冒了出来。总面积约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空地的远处依稀有三个分叉。大家分两路绕着盆地走了一圈,整个右边延续了之前的样子,即使树木藤蔓也都只是长到七八米的样子,完全不可能顺着大树爬出去,而左边是一处深坑,大约30米的深,望下去黑乎乎的渗的慌,更别提从这里找出路了。我心存的侥幸也化为了泡影。大家沿着盆地边缘一直走到尽头,确实是三个分叉路,比之前的羊肠小道宽了许多,但同样弯弯扭扭的看不远。我想今天我们恐怕不能再往前走了。

“秦总,已经下午4点了,再过一个小时天就黑了,这三条路也不知道走哪条好,我看就让大家今晚就在这里休息吧,免得天黑了赶路出岔子。”万敏总请示着妙卿姐,此时这两个人就是我们队伍平安的希望。

“好吧,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妙卿姐一边回答着,一边环顾着四周,找寻着被可能被遗漏的地方。

这时候王大力笑咪咪的朝着万敏、秦姐说话的地方走了过来,走到跟前,拍了拍万敏的肩膀说道:“这样吧,我的腿伤也好了许多了,趁着天还没黑,我去左边的分叉先探探路,省得明天大家还得一个个去试,太浪费时间了。”

“这样倒确实好,不过你的腿伤真的没大碍了吗?要不我陪你一起吧,两个人在一起也有个照应。”万敏显然不放心王队长的伤势,语气很是关心。

“不用,万总。这里现在你俩是主心骨,赶快组织大家找地方、捡柴火休息要紧。您要是真不放心的话,就叫周璐陪我吧,之前她就跟我说,咱们一个队伍,希望能够多帮上点忙。是不是啊,周璐?”说到最后一句,王大力转向了左边一起走来的周大小姐。

“啊,噢,恩,好的。”周璐轻声的回答着。

我觉得很奇怪,既奇怪于周璐的扭捏,更奇怪于周璐的肯定回答。我们十一个女生,不,准确地说是剩下的十个女生,最不可能为大家服务的就是周大小姐了。平时除了眩富几乎都不正眼瞧我们,这姑娘难道改性子了?

秦姐和万敏总显然也楞了愣神,估计心里的想法和我一样。不过两位不愧是工作多年的领导,顿了一顿秦姐便说:“那太好了,你们早去早回,注意安全哦”。随即转身招呼起大家做睡觉的准备,没有让周璐感到太尴尬。

望着王大力和周璐逐渐远去的背影,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不管他们了,趁着天还没有黑,赶快找一个干净的地方吧,这里不比之前,虽然宽敞了许多,但地上湿嗒嗒的,想找一块干燥的大石头还真不容易。何况现在这时候,没有谁能真正帮你,一切都得靠自己。

兜了一圈,运气不错,在一棵大槐树旁,找到了一方突起的小石丘。大家陆续安顿了下来,万敏总甚至找来了一些小树枝想生火,可惜太潮湿了点不起来。算了,今晚也只能像昨晚一样摸黑过夜了。

正当所有人都忘了王大力跟周璐的时候,他俩就像商量好一般出现在红红的夕阳下,和夕阳一样红的还有周璐的脸蛋。

“嘿嘿,大家等我们很久了吧,左边那条路已经探清楚了,是死路,明天分头看看另两条吧。”王大力挥舞着双手跟大家打招呼,格外的兴高采烈。

“辛苦了,辛苦了,”大家纷纷应合着,也不知道这句辛苦是给王大力他们呢,还是给自己。

夜很黑,若不是十多个人在一起,怕我已经要发疯了。我环顾着四周,找寻着离我最近的人,希望给自己增加点安全感。这里干净的地方不好找,离我最近的是左手边的戴琪珺,隔着十好几米,戴姐找了一个角落依着,远远望去隐约觉得她微微地发着抖,不知是冷还是害怕。说实话,我跟戴琪珺不是特别熟,她这个人平时话不多,但工作起来还是很踏实的,跟她在一起挺有安全感,我安慰着自己。

其实今天早晨起来就发现戴姐怪怪的,总是一个人呆在队伍最后,走起路来也总躲躲藏藏。好在大家都不像我这么热衷观察细节,所有人都心事重重并没有在意。但愿她只是紧张过了头。

脑子里就这样胡思乱想着,渐渐的迷糊了过去。

夜深了,空谷里有布谷鸟的叫声,布谷、布谷……我应该已经坠入梦境了,周围的空气变得好清爽,天也变蓝了,同事们也都安详的睡着午觉,就像野营玩累了躺在帐篷里,多么美妙的生活啊!慢着,那是什么,梦里两个人影对面站着,一高一低,高个儿的嘴里咕哝着别装了,婊子什么的,听不太清,而矮个的挥舞着手里的东西,浑身发抖。梦里真奇怪,明明是大白天,却怎么也看不轻两人的面容。突然,矮个冲了上去,手中的东西碰到了对方,冒出蓝光,高个子应声倒下,随后那矮个拿起旁边约摸20斤重的大石头,朝倒下的那位头上砸去。真倒霉,怎么变成恶梦了……一下、两下、三下……不知砸了多少下,终于没瞄准,砸在了旁边的石头地板上,发出嘭的一声巨响。

我从一声巨响中醒来,揉了揉眼睛,耳边传来了砰~砰~砰的声响。不,这不是梦,那边的矮个子还在砸,那里不应该是戴琪珺的地盘吗?

大家都醒了,纷纷爬了起来,显然都听到了这声巨响,相互壮着胆子,慢慢围拢起来,走近了看到果真是戴琪珺。只见她头发凌乱,双眼通红,脚边丢弃着一个高压电警棍,我从某宝上看见过,所以认得。戴琪珺仍然一下一下的砸着,尽管手已没有多大的劲,嘴里扔在不停嘟哝着:“老公,求你了,求你了。说了别打我了,说了别打我了,求你了,求你了……”

望着歇斯底里的戴琪珺,我一阵恍惚,来了,就是这个感觉,陪伴了我近十年的“特异功能”把一幅镜头划过我的大脑——一个健壮的醉汉,胡子拉渣,赤裸着上半身,一身的腱子肉明显的突起,左手拿着某某老窖的酒瓶,右手抓着一撮头发。嘴里咕哝着:“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婊子,贱货”。地上跪着的妇人——准确说就是戴琪珺,双手拽着被抓的头发,尽可能的减轻自己的痛苦,一言不发,只有满面的泪花弄花的妆容。那男子还再骂着,情绪愈发激动,突然抄起左手边还剩下1/5的酒瓶,砸向了女人,啪!女人脸上的泪水和血水混在一起,分不清楚。

这一砸也把我从幻境中砸了出来,我知道我能看见的幻境都是过去真实发生的。戴琪珺家里的悲剧比我能想象的更可怕,真不知道戴姐这几年是怎么走过来的。

回到了现实,看着地上的,也就是我梦里的那个高个,脸已经很难分辨,比“难以分辨”更准确地说法是“没有脸了”,原本得地方只剩一砣肉泥,还好这两天也没什么东西吃,我只是干呕了两下。虽然看不清脸,通过衣服与身材却很好辨认,因为我们团队只有一个男性——王大力。

没有人上去拉疯疯癫癫的戴琪珺,因为没人敢。如果不是亲眼看见,谁会相信平时被认为乖乖女的她和同事一起旅游还会带着电警棍呢,又有谁会想到她居然会把刚认识的领队砸到“面目全非”。

“她这两天太压抑了,这些年爱喝酒的丈夫对她施的虐终于爆发了出来。”妙卿姐第一个说话。身为领导的她应该知道戴姐的老公喜欢打人,平时隔三差五常能看见她带着瘀青来上班,只是没想到戴琪珺心中的恐惧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在这压抑的氛围下,误把领队当成丈夫。真是一场悲剧。

“这两天究竟是怎么了,这混蛋的拓展”,也不知谁在人群中冒出了这句话,讲出了大家的心声。

我倒觉得不需此行,在这种危急四伏的环境里,倒是可以真真切切的观察到每个人的内心。呸,我敲打了自己的头,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能有这么龌龊的想法。

“别打了,你已经自由了”,秦总开口了,希望停了这一切。

“自由了,我自由了,哈哈哈哈,我自由啦!”,戴琪珺发疯的大叫,忽然冲向了其中一个分叉口,转过身来,冲着地上的尸体没头没脑的说了句——你当我是周璐吗?随后几下便没了踪影。虽然最后他说的什么我们都听不懂,但此时此刻她是最放松的,没有谁前去拉着他。

天已经开始蒙蒙亮了。

第三天.

谁都没有睡好,大家看上去愈发疲惫了。

更加可怕的是,我们才刚刚意识到——出口还没有找到,食物却不多了。

“大家集合一下,我们听秦总给我们规划下接下去的路线,”万敏总嚷嚷着,挺佩服她在这种时候居然还保留着那股子官僚腔。

虽然大家都很消沉,但每一个人都知道,眼下只有团结一致才是出路,在危难的时刻听见“领袖”的召唤,所有人都纷纷围拢过来。

“姐妹们,我感到非常抱歉,没有想到这次出来会发生这么大的事,”秦总的声音有些哽咽,她顿了顿,环顾了一圈,继续说道:“目前为止,我们的队伍死了两个,疯了一个,又碰上了食物短缺的难题,我提议大家都把食物拿出来,集中保管集中分配,每个人每天只能吃一点点,直到找到出路。最大程度的确保所有人平安回去。大家有意见吗?”。

所有人相互看着,都不肯第一个表态。

“我同意秦总的提议”,万敏总第一个回答,边说话,边将背包底朝下颠倒过来,将里面的食物一股脑倒了出来,都是些高热量的压缩食物,不错。

“既然两位领导都这样想,那我也同意。”苏小小学着万总的样子,也将背包脱了下来。

“慢着,小小,你难道看不出万敏就是个托吗?我们零食带的最多,我不同意平均分配。”常添添拉住了正准备解下背包的苏小小。

“常添添,我不认为这有什么问题,放开你的手,你弄疼我了,为什么你总是这么粗鲁。”苏小小一反常态一脸嫌弃的望着添添。

“我粗鲁,你居然说我粗鲁,我看是你脑子坏掉了,我这么冲还不是为了你。能不能别在这里装了。”看得出常添添真的怒了。

大家都有点愣神,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平日里好的像一个人的两姐妹今天会突然翻脸。

“添添,你冷静一点,”秦总没有被大家的坏情绪传染,仍旧心平气和的说着:“我提出平均分配,并不是想占食物多的姐妹便宜,恰恰相反,我是希望没有一个人再掉队了。”说着,秦姐慢慢解下了背包,拉开拉链,将鼓鼓囊囊的背包一股脑倒了出来,背包里装满了压缩饼干,我觉得足够一个人过一个月。

妙卿姐望了一眼常添添:“小时候有一次在老家山林里迷路了,什么食物也没有,在山里饿了一天一夜,幸好第二天路过的同乡人搭救了我。自打那次以后我就饿怕了,但凡出远门,我都会带上一些压缩饼干,就怕发生意外。”秒卿姐扫视了一下大家,和蔼却不容置疑的说:“这下大家没有疑义了吧。”

没有人再出声,包括添添在内,所有人都拿起背包,将食物倒了出来,或多或少,除了干粮,还有不少水。

“小蔡,你怎么没动,还有什么问题吗?”秦总伸出头,朝着站在最后最不起眼位置的蔡嘉敏望去。

蔡嘉敏整了整衣服,显得有些紧张,半响,倒出了自己的食物——一包万年青饼干。“秦总,我没意见,只不过,我只有这一包饼干,有点不好意思。”边说边挠了挠头。

“没关系的,只要愿意加入,我们就一起承担,我不会让大家再有事了。”秦总走过去,拍了拍嘉敏姐的肩膀,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转头看了看大家。

就这样,食物经过清点,交给了体力最好的万敏总背,并由她每天早晚一次统一分配。

接下去,就该赶路了,大家投票选择走哪条,结果,左边的道路昨天周璐探过了,说是死路,自然没人肯去,0票。中间那条是凌晨疯疯癫癫的戴琪珺走的,1票,看来大家并不想再见到她,那仅有的1票是我投的,其它的票,都指向右边。

“那就出发吧,”秦总高声呼喊着,就像5天前我们刚出发时一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