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塌方

  • 人性的拓展
  • 元宝大叔
  • 3218字
  • 2022-05-07 10:51:44

十二个人组成的团队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的继续走在甘肃的戈壁滩上,除了风声周围没有其他声音。又走了一段,风越来越大了,伴随着细小的沙粒,刮得人睁不开眼、刮得人脸蛋生疼。一行人的心情应该都和我一样吧,要不是怕沙子吹进了嘴巴,早就问候老天爷的母亲大人了。

“大家看,前面有个峡谷,我们进去躲躲吧,”不知谁在前头喊了一句,立刻得到了大家的拥护,一群女人蜂拥着往前窜着,明显受不了这鬼天气。

只有王大力嘶哑着喉咙:“大家不要偏离路线!大家不要偏离路线!戈壁上很容易迷路的……算了算了,大家别走得太深,别离我太远。慢点儿。”说实话,王队长拿我们这帮城市里的姑娘并没什么办法的。”

不一会,果真看到了一个类似山洞般的入口,说山洞也不贴切,应该属于我前年去武夷山旅游时看到的那种一线天,入口处有两个人宽,向上望是陡峭而光滑的峭壁,怕有一二百米。起初大家还战战兢兢不敢进去,无奈挡不住外面呼啸的刀子风,终于鼓起勇气一对一对躲了进去。

里面没有想象的糟,挺干燥也挺暖和,要不是地方窄了点,倒是个野营的好地方。

“你们看,你们看,前面一闪一闪亮晶晶的是什么呀,好漂亮啊。”女孩子总喜欢发光闪亮的东西地,一堆女人一呼拉冲了过去。

“一帆,你也来看看吧,真的挺漂亮,那个王领队,你帮我们在门口守着”。秒卿姐朝我招了招手,来自偶像总是让人盛情难却,我缓步走了上去,和大家一起凑着热闹。

“这应该是一种云母石,也叫绿柱岩,在山里还是很常见的,在古代,有钱人家里都拿它作屏风,象征着……”

忽然轰的一声巨响打断了万敏总出风头的表演,震得每个人耳朵生疼,大家赶忙齐刷刷的回头,只见入口处一片灰蒙,比雾霾天的BJ还重了十倍,人在里面定是伸手不见五指。

“怎么回事?”“天哪,刚才怎么了?”十一个女人叽叽喳喳惊恐着叫着。

我回忆着,记得那个位置之前是我站的,后来我被妙卿姐叫了过来,当时只有王队长陪着我——“不好,王队还在里面。”我惊叫了起来,听了我的话,大家都显得很紧张,毕竟这只是一次拓展训练,谁都没有想到还会发生这种事。

这关头大伙倒也齐心,已经顾不上满布的灰尘了,齐齐冲向入口。冲过去得时候空气已变得干净了一些,王大力趴在地板上,右小腿有明显的血迹,不醒人事。

“添添、小小快来扶起王队长,”王大力很快被扶起来了,秦总是唯一比较镇定的人,掐了掐他的人中,没有什么反应,大家都很着急。季晓萍随即掏出了背包里的脉动,灌了一大口,朝王大力脸上喷去。1秒、2秒、3秒,王队长终于缓缓了张开了眼睛,茫然的看着大家,紧接着眉头一皱,伸手捂住了右边小腿,显然疼得不轻。

“好了,谁有矿泉水,拿出来让王队长洗洗伤口,不然这样会感染的。弄完我们一起去看看出口怎么样了,希望不要被堵上。”

万敏指挥着大家,麻利而有序。

就这样,我在旁边默默地看着她们围着王队长忙碌,人太多了,也帮不上忙。大家一边关心着领队,一边总有人不时地望望已经坍塌的入口,紧锁的额头不知是为王大力的伤势担忧还是为了能否脱困而担心。

终于,伤口被包扎好了,我也随着大部队挪到了入口处看个究竟。只有受伤的王大力不方便走路被留在了原地。离着入口越近,大家的心就越往下沉。那里堆满了巨石,没有一块是人力能够搬得动的,大石头的缝隙里仅仅能透过光,如果有孙悟空的72变,或许可以变成一只苍蝇逃出升天,可惜我们不是。

妙卿姐这时候就成了我们的主心骨,虽然我知道,她的心里一定也非常不安,但大家还是不约而同的朝她望去,等着她的指令。

“应该是一次塌方,这种塌方在风化严重的戈壁滩里比较常见,只能怪我们运气不好了。好在这里不是密闭的,有空气也有阳光。这悬崖峭壁我们没有任何工具肯定是爬不上了,目前看来只好继续往深处走了,看没有其他入口。今天天色已经不早了,大家分头找找干净的地方先睡一晚吧。”

大家也都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无奈的找起晚上睡觉的石头来。

“我们也可以打电话等人来救啊,”陈默突然叫了起来。

“没用的,我们都试过了,这地方根本没有信号。我也不想打击大家,但事实就是如此。”常添添和苏小小对视了一眼,带来了噩耗,显然她俩都已经试过了。

这次的经历对度过二十多年平淡生活得我来说,还真是浓墨重彩的一笔。拓展训练遇到塌方也真是前无古人了。慢着,塌方?我怎么问到一股淡淡的火药味,是只有我闻到了吗,应该是我搞错了吧。

天色慢慢暗了下来,来这的大巴上听导游说戈壁滩上难得才下雨,也庆幸如此,不然晚上淋着雨睡觉,想想也不是我们这些城里娇滴滴的姑娘能承受的。

大家都累了,沮丧的气氛让大家没了聊天的心情,夜里安静得可怕。我很怕虫子,就找了块地势较高的石块,虽然不平咯的慌,也总比晚上睡着了让虫子骚扰来得好。开头总是睡不着,周围黑黑的好恐怖,直到下半夜了,终于挡不住朦胧的睡意,迷迷糊糊得进入了半梦半醒得状态,似乎听见一男一女得讲话声,听不太清,算了,还是先睡吧。

第二天

终于天亮了,季晓萍姐最先醒来,她把大家逐一叫醒,走到我这得时候她轻轻拍了拍我的额头。我迷迷糊糊的看着大家,每个人应该都睡得很好吧,看着都挺精神的,比出发前只是多了些紧锁的额头,噢,还有王大力包扎着的伤口。

荒野里也没有条件洗漱,大家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就准备上路,王大力不愧是当过兵的,睡了一晚已经能够自己行走了,尽管还有一点瘸。万敏总监顶替了王队长的位置走在了最前头,这的确是她在秦总面前表现得大好机会。

“你们这帮畏畏缩缩的家伙,就没有人想试试挖通入口吗?”

我们都回过头来,诧异的看着队伍最后左手叉腰,右手食指指着我们的季晓萍。虽然大家都习惯了她的口无遮拦、大大咧咧。但这次的尺度还是大家还是诧异到目瞪口呆,难以想象为什么她会说出这句话来——畏畏缩缩,这可是个十足的贬义词。

万敏从队伍头上快步奔了回来,指着季晓萍说:“你在那发什么调头啊,塌方也不是我们想要得,我郑重地警告你,这些石头堆叠的很不稳定,别说你根本挖不动它们,即使真的被你挪动了,也只会让这里再增加一次塌方,到时候我们都可能被埋在那里。”说着,万敏左手食指指向了昨天王大力被压得地方。

“你们想走就走你们的吧,即使我一个人也可以挖通那塌方的地方。”季晓萍仍旧一幅气势汹汹的样子,迅速的转过身,咕哝了一句。我耳朵比较好,听她轻轻说了声“一帮废物”,对,没有听错——一帮废物。

大家好像都没有反应过来,静静地看着季晓萍奔向塌方的入口,但是没人敢跟上,之前万敏总并不是危言耸听。季晓萍一步、两步、三步往前走着,随后一头扎进了废墟,一把、两把、三把的往外扒着小碎石。不一会,尘土飞扬,飞起的灰里隐隐泛着血光,只有那些巨石交错,岿然不动。

我希望她赶快回来,更希望她真的挖通了。

轰隆一声巨响,周围的同事大声地叫着,向前奔去。听别人说——一孕傻三年,直到一秒钟后我才反应过来,那里又塌方了,准确说来是被季晓萍姐挖塌的,我很不厚道的想到了一句成语——自掘坟墓。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昨天,只是烟尘散去后躺着的人从王大力换成了季晓萍,而被石块压着得部位也从小腿上升到了腰。

季晓萍的右手仍旧指着我们,眼睛瞪着,大的恐怖。恐怖的双眼中仍然透着一种特例独行,一种叛逆自我,只是那两片血红的双唇,再也说不出霸气的字眼。

“她已经死了。”万敏总探了探季晓萍的鼻息,摇了摇头,一字一顿的说出了五个字,伸出手想掩上地上的季晓萍的眼睛,却怎么也掩闭不起来。我脑子一片空白,没有意识到眼前的现状。

大家在一片死寂的气氛重呆滞了许久。终于,万总、秦总、邹舟捡起了地上的小石块,朝季晓萍身上摞着,我鼓起勇气也加入了队伍。慢慢的,看不清尸体了,在狭窄的通道里只留下一个石头搭建的坟堆。王队长由于脚伤没有加入我们,陈默她们几个则是因为害怕躲在旁边,哭得就像放哀乐一样,久久回荡在耳边。季晓萍的特立独行是我所欣赏的,但这一次,这被我欣赏的个性却害死了她。

“继续往前走吧,这只是个意外,我们还需要继续找出口,别灰心,相信我们都能平安回家的。”秦总鼓舞着士气,听着妙卿姐的话,我的心里也轻松了一些,是啊,还是找怎么出去要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