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旗鼓相当

  • 我只会打拳!
  • 我永远喜欢巨
  • 2178字
  • 2022-06-15 12:52:51

再次动手,可连续的组合拳无法起到效果,无一例外的被那双白净肉掌拦下。

杨文若身体有些燥热,一身的精力无法泄出,挤压在了胸口。

“A级的弱点看破果然很麻烦。”

他承认对方很厉害,每招每式都是扎实的基本功,少挡多拦,一步一步稳扎稳打,不会有任何的破绽被捕捉到。

“如果靠着拳击无法突破你的防御,那就试试其他招式,我会的还蛮多的。”

摩拳擦掌,扭扭脖子,杨文若换了个姿势,弓步上前,将整个身体的重心沉下,双手完全张开,接近一米九的臂展一览无遗。

他的臂展远超对方,这就是他能够保持进攻而不会被林知书反击的理由。

可现在,无法利用组合拳打穿敌人防御的杨文若打算舍弃臂展的优势。

“请。”

傲然而立,林知书无论何时都始终是那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看得杨文若心头痒痒。

他要破坏掉对方这副完美的姿态,看着她的身体被自己的拳头撕扯得支离破碎!

而林知书看似波澜不惊,心底却同样有些猫抓似的痒痒。

表面上是她完全占据了上风,可她也有些难受。

林知书的能力是弱点看破。

在她所能感知到的范围内,一切物体的弱点都都会暴露,与眼睛耳朵无关,而是皮肤的感知。

自从觉醒了能力的那天开始,她就能发现身边各种物体或是生物的表面,浮现出一个个小红点,只要用手轻轻戳一下,立刻就会碎裂。

这就是她所看到的“弱点”,也只有她能够击碎这个“弱点”。

活物的弱点比起死物更少,但是造成的伤害也更大,往往都是在心脏,太阳穴等要害处。

但只要仔细观察,只留心某个部位,比如一条手臂,那么弱点就会在关节处显现。

几十年来没有失效过,就算是面对奔腾而来的巨大火球,或是凭空疯长的无数荆棘,她同样也能看到弱点,然后击碎!

唯有这次,能力好像失去了作用一般,时灵时不灵。

站在原地的杨文若身上满身红光,就和普通的对手一样。

可就当杨文若挥拳的那一刹那,冲天的红光瞬间收敛,凝结在手腕,手肘,肩膀,小腿几处,红到发紫,却比针尖还小。

林知书很明白这代表着什么,可是她却有些不敢相信。

怎么可能有人在运动的时候弱点越来越小!

除非他已经将这个动作练习到了极致,那远自己所能破解的程度,就连她都无法在短时间找出其他弱点。

所以林知书只能被动防守,无法短时间击败杨文若。

不知不觉之间,她的嘴角也微微翘起,丰润的红唇忍不住勾起了个诱人的弧度。

不过,即使对手再强大也仅限于此看,胜利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随着时间推移,杨文若必定会露出破绽。

如此想着,林知书的手也没停下,握掌成刀,面对几乎就是贴底爬行的杨文若,瞄准脖颈上的大动脉位置劈下!

看都不看,杨文若侧头躲避,以肩膀带动手臂,早已绷紧的肌肉如同拉满弦的大弓徒然松开——

张开的双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环住对方的腰部,双腿猛蹬,肩膀顶着林知书的身体抱起来,朝着地上狠狠压下去!

与上次在海边摔海鸥能力者不一样,那次是力量远不如对方而通过牵引的力道来绊倒对方。

这次是力量超过敌人的压制!

弱点看破可没有增幅力量的效果!

咚。

练功服被压倒在地,林知书的眼中终于露出了不一样的神采。

就像是檀木被擦得光亮,露出了原本就上等的品质。

贴身靠着杨文若,她的脸上没有一点慌张,手掌再次立成刀状,指尖贴在杨文若的胸膛。

只是微微察觉到胸口的动静,杨文若就明白了对方想干什么,大笑着询问:“想反抗?”

高高举起的拳头已经朝着林知书的脸上落下!

嘭!

拳头砸在大理石地面,龟裂的纹路表明这一拳绝对不是在开玩笑,而那贴在胸口的指尖也被迫移开,就在刚才用作挡开这一拳。

俯身跪在林知书身边,杨文若开怀大笑,一拳击出试图命中她的脖颈。

“前戏已经做足够了吧?你也想要了吧?”

“你先起来。”

右手一拍,掌心如胶,五指同铁钳似的扣住杨文若的手臂,向下一拉,光滑的皮肤被扯出一道道褶皱,甚至连血液的流动都被扼制。

绷紧手臂,想要利用肌肉充血控制小臂的力道变大,从对方的掌心逃离,却没曾想林知书的力道居然比自己大了不止一分,竟然连脱身都无法做到。

另一只手连忙探出想要解救,杨文若就发现一条柔软的小腿绕过自己的脖颈,扣住自己的喉咙,想要帮忙的手掌也同样在近距离交锋之中被抓到。

翻身一扭,两人就换了个体位,由林知书骑在了杨文若身上。

林知书的重量对他来说根本无足轻重,不超过一百斤的身体在他手中就是两只手指都能拉起来。

要命的是她的力量,那恰好比自己多了一分的力量。

在双手脖颈都被绞住的情况下根本无法反抗……

他忽略了女性的身体柔韧性,如果不是喉咙被绞住,他一定能想到办法逃离!

可现在感觉就连思考都无法思考,缺氧的大脑已经快要停止作用了……

怎么可能!

他不可能会输的!

咚。

脚掌踏在地面,被绞住的杨文若站起身,高高跃起,将自己的身体作为攻击目标,朝着大理石地面狠狠摔下去!

双臂在擂台上摔得皮开肉绽,杨文若却笑容满面。

身上的束缚已经消失了。

林知书站在自己的不远处,一身青衫破破烂烂,露出里面纯白色的练功服。

扯住衣服一角,轻轻一触,那件青衫彻底炸开,化为细小的布片散落在地,双腿微微撤开,一前一后,双手沉在腰间掌心朝天。

青丝舞动,在探照灯的中央,已经认真起来的林知书脸上带着的……

是和杨文若一样的笑容!

从十五岁击败师父出师入伍之后,同等级里她就再也没有遇见能够在近战上能够和自己平分秋色的对手了。

杨文若还是第一个。

这也是她没有直接绞断杨文若脖子的理由,

林知书望向杨文若,眉眼盈盈,眼里的想法已经很明显了。

女人积压了几十年的欲望一旦爆发,恐怕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承受住的。

礼貌的点点头,杨文若相信自己能顶得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