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苏晴

  • 我只会打拳!
  • 我永远喜欢巨
  • 2024字
  • 2022-06-01 12:27:55

消毒水的味道弥漫在鼻尖,带着口罩的苏晴在药房门口来回踱步。

一边正在聊天的小护士实在看不下去,才出声提醒:“苏小姐,我们只是通知您取药,不需要这么着急的。”

“哦,哦不好意思。”

以为是自己的动作太大,打扰到旁边的人,苏晴点点头,十指绞在一起,等着里面配药的医师叫到自己的名字。

母亲的病想要根治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换个肾。

而换肾最少也需要七位数起步的金额,根本就不是自己所能够承受得起。

所以只能吃药和透析来缓解病情。

苏晴有时候真的不想回家。

从小是单亲家庭的她并没有多少时间见到母亲。

早上上学的时候母亲还没睡醒,晚上睡觉的时候母亲还没回家,两人的生活轨迹从很小的时候就已经错开。

她们的关系并不是和其他家庭一样无话不谈的亲密,也不是想见不识的冷漠。

只是两人都不擅于表达而已。

在外人面前装出来的热情,在母亲面前就只剩下了安静与内向。

她并没有和母亲说自己觉醒了超能力,而且还是靠打比赛赚钱,她害怕母亲担心,只是说在门前市的海岛内找了个文职,靠自己大学的专业工作。

“这是下个月的量,服用时间要好好遵守。”

从药房的医师那里接过了一袋药物,苏晴连忙点头道谢,提着包包和药物急匆匆从药房的门口离开。

——

“妈,我药放桌子上了。”

苏晴的声音在家里响起。

老旧的瓷砖地面已经开始出现洗不掉的污渍,有些年岁的衣架摇摇晃晃的支撑住提包,门口的地毯虽然被洗得很新,可比沙地还要粗糙的表面已经暴露了它的使用年龄。

“好,我把衣服晒一下。”

阳台上传来一如既往的温和回应。

苏晴的母亲叫做张蕙兰,如兰花一般的温雅性格,同样也是位能力者。

一级初期的肉体系能力者,E级细胞活性,最低配的自愈能力者。

这种等级的肉体自愈,能力只是比寻常人多些生命力,遇上小伤小病不用去医院而已,面对无法治疗的疾病,也只能靠移植器官。

从阳台走来的张蕙兰年龄并不小,但是四十过半的年龄并没有经过任何保养,看起来却像是三十出头。

在苏晴的印象中,母亲因为能力的缘故,从小到大外观的变化很少。

就算是生病,也只是憔悴了一些,眼角就连一丝皱纹都没有。

那副与自己有七成相似的脸庞,年轻靓丽,两人走在大街上说是姐妹都不会有人怀疑。

一身宽松的睡衣罩在身上,细碎的阳光从阳台透过防盗网照在上面,隐隐能透过轻薄的衣物看到胸前宏伟却不下垂的山峦,丰腴的臀饱满到能榨出汁来。

“都说了我自己回去拿的,不用这么麻烦,你还要上班,从岛内跑一趟过来时间要花很长的。”

总是说着这种关心自己的话,却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身体。

不过苏晴是不能让母亲主动去拿药的。

因为那样就会暴露自己的高收入。

一个刚刚出社会的女孩能有怎样的收入,她可找不到其他的借口。

那种危险的事情母亲绝对不会让自己继续下去。

在母亲的观念里面,这是一项非死即伤的危险运动。

“拿都拿了,而且我也和领导请过假了。”

苏晴假装平静的说着,拿出手机,开始找杨文若聊天。

李光那里除了必要的比赛,其他是没有强制要求过去的,但是苏晴和母亲说的就是去岛内工作,不过去的话,谎言就会被拆穿。

“那会不会耽误你工作啊?现在工作这么难找,常常请假不好的吧?”

“不会,我事情有交代同事去做。”

为了圆一个谎,往往就要继续编出无数个谎言。

好在苏晴也习惯了。

“那后面要请同事吃饭啊,不能白叫人家帮忙。”

“嗯。”

随意的应了一声,苏晴坐在木椅上,听着母亲的絮絮叨叨。

即使两人之间还是有着代沟,不过小时候会觉得烦的话语,在经历过重病初期的生死之间后,已经顺耳了不少。

“你也不小了,公司里面有没有什么看得过去的男孩子,认真谈一下,考虑考虑以后的事情。”

“没有。”

和以前一样回答的干脆果断,苏晴从来就没有思考过和杨文若结婚。

她相信杨文若也一样。

——

夕阳落下,在海边长跑的杨文若接到了个未知来电。

“喂,小猫咪~”

电话里面的轻佻声音只是刚刚发出,杨文若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昨天那个藏在阴影中的女人。

从今天早上开始,杨文若的档案就已经转到了那个女人手上,李光已经管不到他了。

但是如果想使用健身房的话,一整楼的健身房都对他开放,一天的免费自助也从一顿增加到了四顿。

早上,中午,晚上,宵夜。

这让杨文若有想要住在公司的冲动。

“如果有事的话,延后两个小时,我要回家做饭。”

已经离开门前市岛屿的杨文若正在回家的途中。

“这个没问题的,帮我抓个人,怎么样?”

“资料发我。”

连目标是什么都没有过问,杨文若毫不犹豫的承接了这个任务。

“其实也没什么资料,就是个操控系的能力者,一级后期,能够制造出无法检查出来的分身,抢了公司一份数据,我要你抓到他。”

“其实我也不指望你能找到他啦……”

女人嘟着嘴念资料,有些烦恼。

话锋一转,俏皮的语气再次出现。

“主要是……不能让其他公司找到他……”

“你懂我意思吧?”

小小声的用肯定的语气询问杨文若。

即使没有见面,杨文若也能想象得到电话那头的女人是用一种什么样的表情在说话。

“了解。”

舔了舔嘴唇,杨文若露出了危险的眼神。

这个新领导,意外的合自己性子。

“哈哈哈哈——”

电话那头的女人笑得很放肆,杨文若嫌弃的将手机拿开,音量调小。

就是有点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