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花店
  • 择木而欺
  • 桃桃益生菌
  • 1302字
  • 2022-06-07 21:20:38

走至阳台,文千澈掏出一根烟。

微弱的声音从落地窗边传来,“她还是不原谅你?”

“医生,这个点病人应该休息了。”阳台上烟雾缭绕,男人的轮廓在烟雾中若隐若现,低哑的嗓音平添魅力。

医生被这嗓音蛊惑一瞬,转而羞涩起来:“阿姨想等你回来。”

“我可以去找她说清楚。”微弱的嗓音中带了一丝焦急。

“不用。”文千澈弹了弹身上的烟灰,“我的事儿,不用你管。”

轮椅上的女人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有些自嘲的说道:“他一直没把我当妈看。”

医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照常说道:“母子哪有隔夜仇,千澈只是还没明白。”

“不,糊涂的人是我。”

宿醉的几人瘫在沙发上,脑子里好像倒进去很多跳跳糖,快把脑仁儿都跳炸了。

“哎,我看群里好几个人都请假了,晚上还去吗?”池吉吉艰难的扭了扭脖子,昨天睡落枕了。

“不想去了。婚礼我们也礼到就好了吧。”兔子从昨天后半夜就开始吐,吐的胆汁都快吐出来了,现在小脸惨白的靠在木木夕腿上。

木木夕双眼无神的盯着电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想去加一。”陈看了一眼木木夕,又朝她们俩递了个眼神。

“熊二,你怎么了?”池吉吉扭不过去脖子,只好转动身体。

“我昨天。”木木夕停顿了一瞬,“梦见文千澈了。”

不是梦见,是真的。

陈心虚的看向一旁。

“还有文叔叔。”

!!!

陈眼睛一瞪!

“具体什么梦我也想不起来了,梦里就是小时候文叔叔经常带我们去的那条小吃街。”木木夕摁了摁隐隐作痛的脑袋,“对了,还有一个花店。”

“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跟花店有关,就是想不起来了。”

“好了好了,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哈!”兔子伸手摸摸她的脸,“我们等会出去逛逛,看下那附近的花店。”

“就是就是,不想了,头疼。”池吉吉又艰难的躺回到沙发上,“等会去按个摩吧,我这难受死了。”

陈则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还好,是真的做梦。

四人在家里瘫了一会儿便打算往附近走走,看看有没有她梦中的花店。

木木夕本身就是一个比较执拗的孩子,这次又是文叔叔的事情,她肯定更加较真。

“算了,没有。”

走了好几条街,池吉吉的落枕都治好了还是没有找到那个花店。

木木夕叹了口气,可能是她想太多了。

“走吧,撸个串去?”陈跟着三个女生逛了一路,觉得腿都快要废了。

四人朝着街对面的一家烧烤店走去,兴高采烈的讨论着要吃些什么。

忽然,木木夕站在人行道不动了,眼睛直直的盯着街角处。

“怎么了?”池吉吉挽着她的手一顿。

“那里。”木木夕指着一个粉嫩嫩的牌子,上面写着——梦境花园。

“哪里?”池吉吉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

那是一家店面比较小的花店,但门口摆的绿植高低有序,还有一些开的茂盛的花,红的黄的粉的白的都有,放在一起好看极了。

“快快快,先过马路。”陈看了一眼倒计时的绿灯,一手拉着兔子,一手扯着木木夕,在红灯亮起的最后一秒跑过了马路。

走到安全地方,木木夕依旧是直勾勾的盯着那个花店,眉头紧蹙,脑海里仿佛有一团漆黑的迷雾。

“想起什么了?”池吉吉看着依旧呆滞的木木夕,有些着急。

“好像,就是那里。”木木夕有些难过,“文叔叔,每个月都会去取一束花。”

“可是我,好像一直没有给文叔叔家放过花。”

“没事没事,不哭啊。”池吉吉看着她突然夺眶而出的眼泪,有些手足无措。

“我,想去看看。”

“那走啊,去看看。”池吉吉和兔子一人挽着她一边胳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