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陈的小心思
  • 择木而欺
  • 桃桃益生菌
  • 1315字
  • 2022-06-06 18:41:24

醉酒后的无力感席卷而来。

“果然,一醉解千愁都是假的。”

迷迷糊糊中,木木夕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轻飘飘的。

“呵,出现幻觉了。”木木夕揉了揉眼睛,哭唧唧的说道,“文千澈,他最好死在国外。”

“看来对你意见很大。”陈站在门口,听到这句话挑了挑眉,木木夕这是第一次说这么狠的话。

“有你事儿?”文千澈察觉肩膀上的衣服已经湿了,皱了皱眉,语气不善。

“啧,本来想教你如何让她不生气的。”陈弹了弹手上的烟,“看来不需要。”

走出去的脚步顿了一下。

“要知道,我可是第一个知道她喜欢你的男人。”陈想起来当初被打的那一拳还有些肉疼,“她所有的秘密,在你之前,都只和我说。”

“你喜欢她?”文千澈扭过身子,脸已经快和黑夜融为一体。

“tui!我俩,不,我们仨儿,纯纯的21世纪革命友谊情。而且,我有喜欢的人。”陈看了他一眼,不耐烦道,“听不听,不听赶紧走。”

最后文千澈还是空着手走了,临走时对上陈的目光,还有些迟疑:“你确定有用?”

“废话。她今天跟我说了,想和好。”陈扭头看了一眼睡在沙发上的木木夕,“但是你觉得,她心里会没疙瘩?”

文千澈朝他点点头:“谢了。”

“不客气。”陈挥挥手,将门关上。

文千澈,这苦头你慢慢吃吧。

木木夕已经没有哭了,睡的正香。

“傻丫头,我可是为你们操碎了心。”

“操什么心?”池昌刚一进门就听见他的后半句话。

“昌哥。”陈被他吓了一跳。

“干什么亏心事了?”池昌将警服挂在玄关的衣架上,掏出手铐放在鞋柜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没!我干的是好事儿!”陈赶紧朝他摆手。

把自己是如何坑了文千澈交代的明明白白。

“嗯。”池昌点了点头,看着重新热起来的火锅,用筷子放了点菜进去,“虽然不道德,但是挺解气。”

“那是!”陈看了一眼池吉吉的房间,“她也有事儿瞒着。”

“你先把你自己的事儿弄明白了。”池昌用筷子点点他,“木木这事儿不用你操心了,她?更不用你管。”

“哎,好嘞。”陈狗腿的替他涮肉,“那,昌哥,等木木醒了你跟她说呗。”

池昌看了他一眼,知道他是怕木木夕再哭起来。

“放心,别老把她当小孩儿看。该长大了。”

陈听着他的话,心想:您可真是高看她了。

“对了,再过两个星期,池吉吉生日,往年场子都差不多,今年换换。”池昌拿出一张卡,“你看着张罗。”

“哥,这卡里,多少钱啊。”陈看着池昌扔卡的动作,像极了扔公交卡一样随便。

“不知道,你看着给她办,酒店还去林姨家,找别人定,不然又不要钱,对了,辛苦费另算,1w够不够。”池昌麻利的吃完了饭,擦擦嘴,打算收拾桌子。

“哥,放那,我来。”陈笑着说,“谈什么辛苦费,多见外。”

“成,那辛苦费就不给你了,给你别的。”池昌刚将烟拿出来又放了回去,指着院子,“送你一个消息。”

“哥,你说。”陈挠了挠被蚊子咬的大腿,满眼期待地看着已经吸完一根烟的池昌。

“我这边,要来个实习生。”

“昂,然后呢。”

“叫文一。”

文一,兔子的原名。

“真的?!”陈已经完全感受不到蚊子的叮咬,满脸期待的看着池昌。

“嗯,据我所知,你爸好像也打算让你回来管家了。”池昌将烟蒂扔进旁边的垃圾桶,“不过你好像不愿意,你妈让我做做你工作。”

“我愿意!我可太愿意了!”陈笑着给池昌一个大大的拥抱,“哥,你是我亲哥,这事儿要成了,我……”

“别你了,加油吧。”池昌笑着看他,难得有这么失态的一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