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火锅局

  • 择木而欺
  • 桃桃益生菌
  • 1282字
  • 2022-06-05 13:36:15

沸腾的火锅底料加上爽脆的毛肚,再涮个肥牛,裹上浓郁的芝麻酱,让人快乐的飞起。

“好吃!”木木夕吃着虾滑,满足的眯起了眼睛。

“呜呜呜呜~~~太快乐了!”池吉吉擦着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我当初脑子是被驴踢了吗才跑到国外去。”

兔子坏笑着看着她说:“那你追爱成功没。”

“兔子,你太腹黑了。”池吉吉假装生气,“挑拨我和熊二的感情。”

“熊二,你听我说,我已经忘了那个男人,以后只想陪你好好度过余生。”

木木夕看着被池吉吉握住的双手,无语的说:“我不想。”

“哈哈哈哈哈。”

陈和兔子笑了起来,池吉吉和木木夕也笑。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都有些微醺。

想到自己当初觉得文千澈是自己真爱,要和好姐妹公平竞争池吉吉就觉得有些好笑。

十六七岁的小姑娘,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觉得自己找到了真爱,然后就义无反顾的追了过去。

“说真的啊。”池吉吉给自己灌了一大口酒,“文千澈真特么心狠。”

“我出国留学,努力啃书到毕业,又费劲吧啦的进了他们公司,谁知道刚进公司就知道他有女朋友。”

“国外的人多开放啊,眼馋他的人还那么多,玛德我想既然劳资得不到,那我就得替我姐妹儿守住这个男人啊。”

池吉吉有些醉:“他妈妈,我跟你讲,离远点。”

她拉着木木夕的手:“宝贝儿,文千澈是个好人,他妈妈不是。”

“他妈妈,知道我是谁后,玛德!找我说:我儿子都已经离开那个破地方了,你们为什么还要来找他。咋的,文千澈身上镶金了?”

陈和兔子也醉了,义愤填膺附和着:“文千澈!没我们小林夕,谁搭理他!”

“就是!”

“不过没事了!”

池吉吉抱着酒瓶。

“他妈妈病了!上次传出来病危的消息。”

“小林夕。”池吉吉想去抱木木夕,酒瓶顺着她的腿骨碌碌的滚到地上,“想要伤害你的人不在了。”

她安抚性的拍了拍木木夕,自己却先哭了起来:“玛德她凭什么!我们小林夕这么乖的宝宝,她怎么下的去手!才十九岁。”

“不,没过生日呢。”兔子也拍着桌子。

“十八岁!没过生日就是十八岁!”陈也有些激动起来。

“对!十八岁!她骂那么难听,还打我们!”

“呜呜~我们这么可爱的宝贝儿!劳资特么从小宠到大的啊!我都还没舍得打呢。”

“那如果他妈妈去世了,他不是又没有家了?”兔子突然哭起来。

陈赶紧找纸给她擦眼泪,晕乎乎的也找不到,只好拿袖子给她蹭。

看着突然哭成一团的两人,陈和木木夕相视无言,只好将人先架到房间,两个人抱在一起又哭了一会儿,才渐渐睡去。

陈作为唯一一名男性,用仅有的理智问她:“林夕。和好了吗?”

“没有。”

“想和好吗?”

“想。”

“那就去找他和好吧。”

“嗯。”

陈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我出去走走,散散酒。”

木木夕又坐回饭桌上,慢慢的喝着酒。

想着刚才池吉吉说的话,她觉得自己真失败。

做女儿失败,保护不了爸妈,让文千澈的妈妈大摇大摆的将儿子带走。

做朋友失败,保护不了挚友,让文千澈的妈妈趾高气昂的将朋友羞辱。

做自己失败,保护不了自己,让文千澈的妈妈理所当然的将自己诋毁。

她和文千澈的矛盾,或许也算不上矛盾,只是因为她受了委屈,受了文千澈妈妈的委屈,这委屈无处宣泄,无人可说,只好一股脑放在文千澈身上。

她也想分清文千澈和他妈妈,可面对现实的那种无力感,只会让她更生气。

所以她一直逃着,避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