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矛盾
  • 择木而欺
  • 桃桃益生菌
  • 1280字
  • 2022-05-15 16:18:46

夜,无边的黑暗。

急促的脚步渐渐逼近。

逃,无处可逃。

禁忌的大门缓缓打开。

“叮铃铃………”

“木木夕,起床了起床了!”

木木夕猛的从床上坐起,吓了正在喊她的室友一跳。

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又毫无形象的将头发往后撩去,这才分清楚现实与梦境。

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早上七点多了,她重新倒在枕头上,可怜兮兮地看向床边的室友:“逃避虽然可耻,但有用!”

室友陈媛又往上踩了阶梯子,坐在她的床边:“祝你好运。如来佛祖玉皇大帝王母娘娘东南西北海观音保佑你。”

木木夕看着双手合十表情虔诚的室友,哀怨的将被子蒙住了头,等了一会儿没有得到回复后才不情不愿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陈媛看着她耍小脾气的样子,也不说什么,纵容的将买好的早餐替她拿出来摆好。

“她们可是已经去找许知远了啊。”

她看着对面两张空空如也的床说道。

“让她们去呗。”

“你就不怕她俩给你截胡了?”

木木夕踩着上铺的台阶,离地面还有三四个台阶的时候一跃而下:“许知远的确是很专业,但也仅限于我们所接触到的而已。他那组比他优秀的人太多了。话语权这方面,我不一定非得去找他。”

陈媛突然觉得她心真的太大了。

虽然她一直是这样的。

沉默片刻,她说了藏在心里很久的话。

“许知远给我打电话了。”

木木夕一把拉开卫生间的门:“还说什么了?”

“他说他还是很愧疚。”

木木夕拿豆浆的手顿了一下。

“你说,他是不是真的后悔了。”

“你觉得呢。”木木夕站起来,将桌面收拾干净,伸了个懒腰。

“找他,不过是你想去见他。不找他,是因为你不想见他了。”

陈媛看着她,笑了笑:“没必要的。”

“有的。”

“我朋友的朋友可以是我的朋友,也可以不是。”

木木夕走到宿舍门口,换上鞋子:“今天大礼堂有一场关于童年创伤的讲座,我办完事儿去蹭个课,中午不用等我哈。”

陈媛在她走后,脸上的若无其事变成了忧心忡忡。

果然,不一会儿回来的木木夕一进门就气急败坏的坐在椅子上质问她:“你都知道?!”

看着时间,陈媛有些诧异,现在这会她应该正往大礼堂赶。

她等这一堂童年创伤的课等了好久,这会怎么就直接回来了。

陈媛苦笑一声:“分手的时候刚知道。”

木木夕看着故作坚强的她,突然像泄了气的皮球。

“不早说!我还请了王师兄他们喝奶茶!”

陈媛看着她像一只战败了的小狗狗一样耷拉着脑袋,心里想着,好像像她这样单纯也挺好。

“没事,我请你吃饭。”

木木夕歪歪头:“我听说学校门口新开了家芝士焗饭很好吃!”

“行,中午去。现在你需要去大礼堂了。”

“一起?”

“好。”

两个人刚准备出门,就碰见了回来的吴芳芳和陈琳。

做了亏心事的人总是要矮人一头。

室友陈琳跟在吴芳芳身后不敢看她们,吴芳芳也没有像往常一样跟她们拌嘴。

木木夕在许知远那里吃了亏,也不愿意给她们好脸色,径直越过她们。

“陈媛!木木夕!”吴芳芳突然喊住她们。

陈媛停了下来,木木夕虽然不想跟她们废话,但也停了下来。

“如果我说,陈琳也是受害者呢。”吴芳芳挽着陈琳,皱着眉说。

两个人都没接话。

陈琳有些心虚的扭过头,拉着吴芳芳走了。

陈媛看向陈琳的眼神有些不善,但是在看向木木夕的时候,又是平常的样子了。

木木夕看到了,若无其事的和她一起往前走去。

陈琳和陈媛的恩怨,是她和吴芳芳作为外人无法去化解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