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一石,三鸟都没了!

赵坤朝说完就披上一间狐裘长袍,走出了屋子,任由秦雨媚在那思考。

他想活。

但太难了。

老头子太固执了,对庙堂忠心耿耿,不然的话,还由得着小皇帝在石京作威作福?就老头子那绝对的威望加上八十万大军,旗帜一换,那大石王朝直接就换国号好了。

就老头子在军中的威望,他一句话,就是能叫这大石王朝变天。

而偏偏,这就是不久后的小皇帝除掉他除掉赵家的原因。

不会反和不能反不一样。

有这样一位打得四海升平异族退散的柱石,开国皇帝很高兴很放心,但是太子估计从成为太子的那天起就是寝食难安了。

那是皇帝的兄弟,不是他太子的兄弟。

赵家被灭全族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因为,就算是顶着灭族,他赵坤朝要是敢造反的话,那老头子绝对是会带着大军回来给他先灭了,然后再接受家族灭族。

也就是,赵坤朝活下去最大的阻力,便是他那愚忠的老父亲。

想活命,一个得是拖,让太子的刀别落得那么快,太子不知道赵开山愚忠的,只要他在赵城足够作,那太子就只能是更小心,他根本是不知道,他要是要兵权的话,赵开山一句话不多说就还给他还给朝廷了。

第二个,那便是不能让老头子挂帅,打天下的班底嘎嘎猛,一定是要在恰当的时间里让兵权回到朝廷手中,太子疑心极重对于老头子的所有猛将都有重大的怀疑,换帅之后,战力会掉一大截,尤其是换上太子发小那些被信任的‘战神’,大军战斗力直线往下掉,这才有的打。

不然的话,老头子一出面,这赵城的所有兵直接就转变阵营了,这是一时半会儿洗不过来的。

这是站着的活法。

赵坤朝想要站着活,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风紧扯呼。

有赵城大军十万,再是加上江南秦家的资产,靠着脑袋里面看过书的先知先觉,未必就一定死!

“吱呀”一声。

主厢房的门开了。

秦雨媚穿着那身素气的裙子出来了。

这不出赵坤朝所料。

秦雨媚是江南秦家嫡女,她的父亲是秦家家主,她从小就是被当做是秦家接班人来培养的,若不是被太子选中,将来极有可能就是会继承江南秦家的所有产业。

让秦雨媚受辱,最好是不甘受辱死在赵城,这是东宫那位的一石三鸟。

太子妃折戟赵城,他太子降怒,用赵坤朝的命换赵开山手里面的大军兵权。

秦雨媚死在赵城,惹江南秦家大怒,得秦家恩惠的江南士族定当不会善罢甘休,利用其作为攻击赵家先锋。

兵权一收可设计下一步泯灭赵家,赵家泯灭后秋后算账,秦家之女不洁,玷污皇族名誉,灭秦家,取其财产,大充国库。

很高明。

几乎天衣无缝。

但是太子如何也想不到都是,将军府纨绔换人了。

这不是之前了,秦雨媚带不动,这一次,求生欲地表最强的纨绔世子能反带着秦雨媚跑。

让刘管家叫人送四样东西的时候,就已经是想好怎么从秦家那边扣钱买装备招募兵士了,要不是老爷子愚忠不给力,估计都是不用和秦家合作,从床榻上起来就已经是开始起兵了。

仅是一身丫鬟的白布素裙,却也是挡不住秦雨媚绰约的风姿,她一头被赵坤朝扯乱的黑色长发随意的握了个发髻用钗子钗了起来,柳眉之下的一双杏眼里波光粼粼,她两只手轻握成拳垂在身体两侧,脸上还是冰冷,可已经是没有了之前的那般绝望。

赵坤朝的话,让她心中生出了一丝希望。

赵坤朝比她想得还要深远,可能并不像是表面所表现的那般碌碌。

“世子。”秦雨媚轻声称呼了一声。

赵坤朝回过头去,眼前的秦雨媚令他耳目一新,昨夜以为是梦,便是忙着在做事,倒是没有好好的欣赏这江南佳人。

赵坤朝面向秦雨媚,他的嘴角一动,接着便是将她搂入怀中。

“什么太子妃?雨媚,你记住了,在这宣威大将军府里面,你就是本世子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物!”

周围家丁丫鬟可是不少,看到这一幕,他们连忙将头低下去,去做自己的事情,唯恐惹了这纨绔大少的不快。

“赵坤朝!”

秦雨媚皱着眉去推赵坤朝,但却是没能推开。

很快,她明白了赵坤朝的用意,便是不再反抗。

赵坤朝在藏拙!

做出锁拿东宫特使、窝藏她就是因为她美色的假象。

东宫那位在钓鱼,钓赵家八十万大军兵权这条大鱼,但是,鱼咬钩子了是不假,鱼食吃了不说,还把鱼竿给扯到水里面去了,给扯跑了。

这样,便是明知道鱼上钩了,也没法将鱼拉上来,若是贸然跳到水里面去抓鱼的话,容易淹死。

好好的一石三鸟,现在只有一石了,三鸟都没了!

赵坤朝将秦雨媚抱了起来,直挺挺的走回了厢房里。

紧接着,厢房之中,便是有不雅的声音传出。

“赵坤朝,不是做给他们看的吗?你怎么……”

……

大石王朝,帝都石京。

东宫。

整座皇宫第二大的后花园里,太子赢·石鼎正在一棵巨大的菩提树下读书,在他对面,是一名身着黑色僧袍的老者,而旁边,是整整跪着得二十多排共计八十多名身着粉色宫裙的女婢,她们高举典雅的紫檀木托盘,里面是各异的瓜果、点心。

再远处,是上百名身着青色、蓝色、红色官袍的大臣。

才是十六岁的年纪,太子赢便是有了一身的君威,在皇帝重病间压得半个庙堂整个文官集团抬不起头来。

“殿下,赵城来消息了。”

有太监从远处而来,距离太子赢还有十丈的时候便是跪在地上,双手捧着羊皮卷轴高高举着,跪在地上膝盖快速移动向太子赢。

太子赢“嗯”了一声,他拿了卷轴打开,但卷轴上的内容令原本面色温柔的他瞬间脸色剧变,他猛地将卷轴摔在地上。

“陈世峰是干什么吃的,孤得百户,说拿就被拿了?他是个废物吗?事都成了,人没有给孤拿回来,反倒被拿了?那秦雨媚岂不是白让赵坤朝那个废物给拱了!杀!陈世峰六族绞刑,即刻执行!”

“太子殿下慎重啊!陈百户……”

求情蓝袍官员的话还没说完,太子赢便是一眼瞪了过去,他的精心布局毁于一旦,这让他暴怒得失去了理智:“连他一起拉下去,死!”

有金甲御林军入殿,求情的蓝袍文臣一同被拉了出去。

“殿下饶命,饶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