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将军府将士何在!

赵坤朝这一吼,给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吼懵了。

宣威大将军府的纨绔世子,竟然是能有如此的气势?

“你!”

百户被气得不轻,他高高的举起了剑,但是面对赵坤朝那轻蔑和不屑的目光,他的剑也是生生的停滞在了半空中不敢挥下去。

百户和赵坤朝对视了良久。

最终。

他“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百户不敢赌。

宣威大将军府可就这么一个嫡子,在解决赵开山兵权问题之前东宫那位怕是都不敢对这一位下死手,他一个百户一个百夫长而已,怎敢真的下杀手?

同时,赵坤朝所说的那屠家的话,要让在场的外来兵士深深的忌惮。

赵坤朝是错了,但错了他也是有爵位在身的。

宣威大将军为人低调,才是一直以将军自称,这大将军府也未曾改名忠勇王府,可那爵位是摆在那里的。

百户虽不小,可终究也还是兵。

后面的兵士见百户跪了,他们统统跪在了地上。

“世子?”将军府管家老刘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因为大将军常年在外带兵打仗,为大石王朝四处征战,世子嫡母早逝,无人教导的赵坤朝早年间便是同一些富家子弟流连烟花巷柳之地,逐渐形成了纨绔习气,贪恋酒色,无所事事。

如今,竟是身有气势,还压得气势汹汹来兴师问罪的东宫走狗跪在了地上。

“将军府将士何在?”

赵坤朝向外看了看。

“在!”

赵坤朝所在的巨大厢房外早已就是汇聚了诸多的将军府府卫,东宫的人冲入世子所在院落,他们本就不悦,但念及对方身份特殊,只能是能让便让,谁叫他们的世子没用落了把柄。

现在,有赵坤朝大声开口,还压制住了东宫来人,他们颇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世子虽然名声极差,但在这大将军府中,世子有命,他们为兵为将者,莫敢不从,尤其是在一致对外的事情上。

听到外面有人,赵坤朝彻底的放下了心来:“将他们拨了兵甲,去了武器,全部拿下!”

“世子!这可不行啊,他们是东宫的人!”

刚刚还惊讶于赵坤朝的气势与作为,但听着赵坤朝这接下来的决定,刘管家又是吓了一大跳。

这些可是东宫特使,奉太子之命护送秦雨媚进京的!

拿下这些人,可是会出大事的。

尤其是眼下,皇帝病危,太子随时有可能登临大位。

赵坤朝加重了语气道:“拿下!!”

“是!”

尽管是刘管家在这将军府大宅里面颇有一些的威望,算得上是德高望重,但是将军府府卫都是军士出身,是府卫却不归家中管,相对于管家保守的意见,他们更倾向于听临世子的命令。

一时间,被赵坤朝压得不敢抬头跪在地上的几十号人都被抓拿了起来,抢走武器,卸下甲胄。

百户脸色彷徨道:“世子,你这是要捅破天吗?如此做,你可曾考虑过后果?”

他不理解赵坤朝是怎么敢这么做的。

这几乎等于是和太子殿下撕破脸,和未来的皇帝陛下撕破脸!

“什么后果?”

赵坤朝故作一脸迷茫的问道。

他在心中冷笑,太子想拿兵权,想灭他赵家树立威望以此威压武将校尉。

还会有比灭九族更惨的后果?

百户的脸色变得复杂了起来,他不知道赵坤朝是真傻还是在装傻,但下面的话,俨然是他不能接的。

赵坤朝如此硬气,那他的言行就代表东宫,他不敢乱说,责任太大,他承受不起。

一行人被带走。

“世子,你这,你这这这,你这可是惹了大麻烦了!”

刘管家急得在屋里乱转。

他不知道。

但是赵坤朝心里面非常的清楚,不能走,走了才是粘板上的鱼肉,他在赵城那才是世子,但一旦是入了帝都石京,那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只要他人在赵城,赵城有兵甲十万,个个精锐,城高池深,想给全家桶九族升天套餐?皇太子?就是皇帝老子,那也得心里面好好掂量掂量。

老头子忠勇王宣威大将军现在麾下大军八十万,正在东海平海妖,军中名将无数,战力卓越。

而石京有名有姓的连守帝宫的御林军加起来,也不过有军队四十万,还都是军中贵族,没有真正上过战场的。

好不容易当次大将军之子,人上人,说心里话,老父亲功勋卓越,为建立大石维护大石付出了巨多的心血,这太子是个看着聪明实则极端自大自负的“战神”。

就那么死了。

赵坤朝不甘心。

不入京,装傻充愣,不知道有什么秦雨媚,这是亏,便是那位权满石京的太子爷有证据,也得装糊涂把亏吃进肚子里。

太子爷一天拿不到八十万大军的兵权,就是当了皇帝,也清算不了这笔账。

太子爷不知道赵开山是多么的忠心,那么便一直会将他和老头当成是一伙的,毕竟一般爹,基本上都不食子。

看着转得跟陀螺一样的刘管家赵坤朝有些烦得摆了摆手:“别转了,去扯三尺白绫、下一壶毒酒、寻一把尖刀、送一身衣裙,速回。”

“是。”

终于是有了事情做,刘管家连忙下去了。

他决定尽快派出信使,去往东海告知大将军这件事情,这大将军府的各方人马眼线恐怕是要比真正的下人还多,百户带着人冲过来就已经说明事情漏了,这消息是堵不住的,事情需要解决。

没过多久,四样东西就是送进了房间里。

“美人儿,四样,你选一样吧。”赵坤朝看向了一直沉默着的秦雨媚。

秦雨媚面色一片冰寒,她冷声道:“世子莫非是以为囚住那些兵卒,再杀了雨媚,就真的能够瞒天过海吗?幼稚!怕是雨媚还未身死,东宫就已经是收到了连夜快马加鞭传过去的消息。”

赵坤朝闻言笑了起来,他挥挥手屏退下人:“我以为你会不堪受辱,以死以正清白。看来这江南第一美女,除了很润,性格也是平平无奇。”

他看过书,知道秦雨媚会隐忍,即便他现在刺激对方。

但那时候的赵坤朝不给力。

“赵坤朝!”秦雨媚怒了。

“秦雨媚!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刺杀本世子被我反杀,江南秦家跟着陪葬;第二,一起想办法活,本世子虽然因为种种原因却之不恭了,但你认为本世子真的蠢到会主动去动太子的人吗?护送你的人为何是凭着驿站不去,来我大将军府客居,天一亮,那百户就带人来了?”

“自缢,服毒,抹喉,你可以任选一种死法,我不动手,江南秦家也会陪葬。或是,穿上衣服,联络秦家,寻求破局的一线生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