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你是风么?

“这个...”顾兮兮才刚开口,话就顿在口中,她瞧见伙计王小五欲言又止。

“翠云姐,你看这样可好...”顾兮兮将自己想法全盘托出。

她的想法倒是不错,只是也得翠云她们的配合。

“兮兮妹子这注意好啊,你放心,咱姐妹谁跟谁啊!你说的,姐一定帮你办成。”翠云满口答应。

旁侧香梅、芹芹也都露出欣赏和支持的神色。

顾兮兮其实也就是嘱托她们赌坊日后一定不要再对王老汉敞开大门。

至于那一百两银子,还是要还的。

就是顾兮兮出面,恳请翠云她们多宽限些时日。

这些对翠云她们而言小事一桩,当即满口答应下来。

同时翠云还向顾兮兮保证,她会联合严州城内所有赌坊,都将王老汉拒之门外。

翠云她们仨毕竟是严州城道上混的,她们的话,同行自是都会给些情面。

几番闲聊后,三人这才笑盈盈地同顾兮兮告别。

行至牙行门口,感受到周围偷窥过来的目光。

三人故意停下脚步,翠云姐彪壮身子朝前猛地一跺脚,就见路面上的青石板砖裂开小道缝隙,她朝周围扫视一圈后高声道:

“以后兴顺牙行,就归我翠云罩着,谁敢来兴顺牙行找事,就是找我的茬!绝不会轻饶。”

放下霸气话,三人再行离开。

不远处目睹这一幕的李承义、刘芸夫妇,吓得瓜子掉落一地。

“咋个回事儿?她们不是来砸兴顺牙行场子的?”

“顾兮兮那黄毛丫头给她们惯的什么迷魂药?怎得还让她们给护犊子上了!”刘芸尖酸刻薄道。

“不行,凭什么他们孤儿寡母就能过的那么舒坦?”李承义也跟着气愤道。

两人相互对视,都揣着一肚子坏水,不约而同地回到自家铺子里,打算商议新计策。

不多时,就见几名官差气势浩荡来到兴顺牙行里,一通搜查。

为首的还是年轻的小捕快秦风。

“秦捕头,这是怎么了?”顾兮兮跟他也算有过几面之缘,算是个能说上话的交情。

“小娘子,我们也是按规矩办事,有人举报说你们牙行和盐帮私下有勾结。”

盐帮?顾兮兮皱眉,好像在大明国,私自贩盐可是掉脑袋的重罪。

“秦捕头说的哪里话,咱家就是做宅院买卖的牙行,哪敢勾结盐帮?”顾兮兮解释道,她想起刚才离开的翠云三人,又道:“方才翠云姐她们来找我牙行喝茶,怕是被街坊邻里误会了吧。”

“金玉赌坊的翠云?”秦风皱眉,他当然知道她们,顿时哭笑不得,道:“那当真是误会了。”

秦风脑海中想到方才去府衙报案的那对夫妇,颇为头疼,奈何按照他们行事规矩,若非当堂对证,不能直接讲明报案者是何人的。

秦风与顾兮兮打过几次交道,对这位兴顺牙行的小娘子颇有几分好感,他好心提醒道:“顾小娘子,秦某提醒你一句,小人难防啊。”

“确实。”顾兮兮连连点头,待她要送秦风等人离去时候,却猛的瞧见秦风面上隐约有黑气攒动。

“秦捕头...”顾兮兮叫住他。

“顾小娘子,还有何事?”秦风停住脚步,认真看着她问道。

见顾兮兮一直盯着自己脸看,饶是秦风不拘小节的性子,也有些不好意思面颊微红。

“顾小娘子?”他再度出声提醒,打断顾兮兮相面。

“秦捕头,我观你面上气色不正,近日会走背字,若是遇上什么大案子,及早避开吧。”

“还有就是,莫要独身一人,少出门,尤其是晚上阴气重之时。”顾兮兮一本正经提醒道。

秦风闻言哈哈大笑起来,“顾小娘子不必多虑,我自幼习武,不说是武林高手,但身手也不会差。”

“若是真有那亡命之徒敢上前招惹,于我而言,不过是功劳一件。”

顾兮兮蹙着眉头,坚持道:“凡事还是多加小心,命理一事,难断。”

“晓得了,多谢顾小娘子提醒,你的心意,秦某心领。”秦风嘴上这般说,其实并未将顾兮兮所言当回事。

同顾兮兮告别后,带着捕快们回府衙复命。

秦风等一众府衙刚走,兴顺牙行里,伙计王小五‘噗通’一声跪在顾兮兮面前。

“少夫人,您的大恩大德,小五没齿难忘。”他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

“一百两银子虽然不少,不过我一定努力干活,争取早日还上。”他道。

身旁王老汉怯懦懦的不敢出声,正打算溜走,却被顾兮兮一记眼刀瞪回去。

“谁欠的银子,就该谁来还。”顾兮兮将伙计王小五从地上扶起来,对他说道。

“父债子偿是没错,不过,你爹这不活的还好好的?况且他自己有手有脚的。”顾兮兮说话时候,上下打量着王老汉。

她寻思着,反正左右牙行里现下挺缺人手的,不妨给王老汉安排个活计?

就是不知道他都能做些什么呢?

“王老汉,你都能做什么?”顾兮兮问道。

王老汉被她一问,快速低头,目光闪躲。

顾兮兮面色一沉,冷声道:“今日我是替你将要债的劝回去了,倘若改日她们再来呢?到时候要的恐怕就不止是你的双手,保不齐还有双脚双腿!”

她这话倒是有用,话音落下,就见王老汉浑身哆嗦起来。

“要想不丢手脚,不妨想想踏实干活赚银子吧。”

“何况你家中又有温顺妻子和孝顺的儿子呢?”顾兮兮继续道。

“呜呜...”王老汉再绷不住,眼泪顺着黝黑脸颊滑落,“我特么不是人,我跟人学赌钱,还打老婆和儿子,我真不是人...”

他边说便打脸自己。

顾兮兮倒也不阻止,任由他去打。

她觉得王老汉正需要打醒他自己。

“爹,没事,小五现在也能赚钱了,咱们一起努力,肯定能将一百两银子还上,也一定能给娘治好病的。”王小五扑上去,抱住他爹王老汉道。

他说完看向顾兮兮,回答她先前问题,“少夫人,我爹其实是个木匠,以前就靠手艺活吃饭。”

“木匠啊...”顾兮兮蹙起眉头,“行吧,我知道了,我会留意下,若是有活计,肯定给他介绍。”

顾兮兮将抓来的药交给王老汉,让他先回家给小五他娘熬上喝掉。

天色将近黄昏时候,顾兮兮左右等着李君泽都没下学,倒是有些着急。

她跟王双花打过招呼,就同王小五一起去到他家。

照例给高翠香把脉。

这副药的效果挺不错,才喝下一服,劳损亏空的身子就比昨日情况要好些。

顾兮兮叮嘱王家父子两人,千万照顾好高翠香,莫要让她做太操劳的活儿。

出堂屋,行至院落里时候,顾兮兮还提了句他家的风水。

王老汉满口答应,一定尽快填平院落。

天色已然暗沉下来,顾兮兮没多寒暄,向他们告别后朝牙行方向回去。

严州城,一处二进门院落中。

秦风头向下一沉,猛地清醒过来。

他身前桌子上,摆满各式卷宗。

“怎得又睡过去了?可能最近太劳累吧。”他自言自语道。

只是回想起来方才打盹时候的梦。

脸上不禁浮现几分傻笑。

他又梦见那气质如兰的白裙女子打着油纸伞,施施问道:

“你,是叫风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