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上头有人好办事

王老汉怒瞪李君泽,“毛都没长齐的臭小子,横什么横?信不信老子打到你爬着出去?”

说罢,王老汉撸起袖子,转身从门后抄起木棍,就要同李君泽干架。

“君泽,小心!”顾兮兮连忙出声提醒。

李君泽不做闪躲,正好,他打算给王老汉点小教训。

王老汉举着木棍,酿跄着奔他面门而来。

李君泽侧身,轻而易举躲过这一击,同时脚下横扫,就将王老汉绊倒在地。

“臭小子,有点东西,老子刚才一时大意...”王老汉说着,从地上爬起,打算捡起木棍再来。

李君泽在他够到木棍之前,稍用力就踹远。

“特娘的!”王老汉气炸,跳起身就要暴打。

却见李君泽抓住他手腕,向他身后用力扭动,王老汉整个人不得不弓起腰身,口中直呼:“疼疼疼——”

“我知道错了,快放开我。”王老汉连忙求饶。

李君泽松手,下一秒,就见王老汉如过街老鼠般蹿出门口。

“玛德臭小子,你给老子等着!好汉不吃眼前亏,这笔账老子早晚找你算!”

王老汉嘴上功夫挺溜,脚底也没差到哪去,跟抹油一般,迅速消失在浓烈夜色中,不见踪影。

顾兮兮悬着的心落下,忙上前检查李君泽有没有受伤。

她好奇地看着他,仿若第一天才认识他那般。

她想,君泽身手好像蛮不错的,那当初为何是被人打傻的呢?

不过这份好奇也就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堂屋内重归平静。

地面上的狼藉和高翠香脸上泪痕,都在提醒几人刚才发生的事儿。

“造孽啊...”高翠香干脆嚎啕大哭出声,“老王他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他为人挺忠厚老实,对我和小五也都好。”

“都是隔壁老张害的,三个月前非拉着他去赌坊耍,结果人就变成这般模样。”

“都是造孽啊!”

顾兮兮听她哭得肝肠寸断,心中很不是滋味。

她上前,安抚着高翠香,待到她不哭后,又到里屋,为她行针,让她休养生息。

“少东家、少夫人,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王小五眼眶红肿,在柴门外向两人道歉道。

“天黑不好走,我送你们回牙行吧。”

“不必了。”顾兮兮拦下他,道:“你快回去好好陪你娘,这才是最重要的。”

“明日我们再过来。”

“嗯。”王小五点头。

待到顾兮兮、李君泽两人行远,眼泪止不住的滚落。

第二日清早,龅牙伙计来的比平时稍迟。

他到牙行的时候,王双花把该打扫的活计都已经做完。

顾兮兮直接带他一同先去仁德堂抓药。

府衙地牢。

一大早,牛不二和杜明二人就被带离牢房。

从严州城南门出,沿着大路,一路向西南方向行。

两人皆带着沉重的脚铐枷锁,行进速度还是挺慢。

随行的三名差役倒也没急着催促两人。

任由他二人慢吞吞前行。

到巳时之际,才行出严州城十里地。

“在这里稍作歇息吧。”为首的差役说道。

其他二人无异议,当即靠着大树休息喝水。

“大...大人,这里可是乱葬岗啊,咱们干嘛要在这儿停下?”杜明是个胆小的,饶是现下青天白日,他仍旧颤抖不止。

环顾四周,几棵树木倒是青葱郁郁,大抵是吸收血肉养分的缘故。

道路两侧都是没有墓碑的坟包。

能被葬在这里的,大多都是些可怜人。

这里的可怜人还有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的可怜必有可恨之处!

“哼。”衙役一声冷笑,“当然是有大人物要见你们。”

“谁?”杜明一脸迷茫问道。

牛不二刚坐下的身子‘腾’地又站起来,警惕地望向周围。

不远处路的尽头,出现一道白衣青衫身影。

伴随着那人走近,牛不二牙关都在打颤。

满脸难以置信。

“李、君、泽!”他一字一顿地叫出这个名字。

“大人,这二人要如何处置?”为首的差役拱手,冲李君泽问道。

“杀。”李君泽凤眸冷冽,淡淡吐出这一个字。

“不要杀我!少东家,看在我为兴顺牙行做事多年,饶过我吧。”杜明很不争气地一把鼻涕一把泪跪在地上求饶。

牛不二此刻面上脸色青白一阵,无比的复杂。

经过短暂思考,他很不争气地‘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我...我不想死...”他躬身弯腰,枷锁重重磕碰在地面上,双手掩面痛泣。

“晚了。”李君泽冷冷道。

他暗中早就收集牛不二罪证已久。

原本他没打算将对方置于死地的。

但!

牛不二千不该万不该,动了他不该动的人。

若他不曾对顾兮兮起杀心,李君泽或许会考虑放他一马。

凡事都没有如果,他也不是天生逆来顺受的性子。

龙之逆鳞,触之必死。

顾兮兮,就是那块在他颈部倒生的逆鳞。

“铿——”刀光剑影闪过,人头落地。

另两名差役就在乱葬岗原地挖坑埋尸。

三名差役中管事那个继续拱手,恭维道:“大人,您看这样处理可否满意?”

李君泽点头,分明才十七八少年模样,却流露出与年纪不匹配的成熟冷漠。

他从怀中掏出一枚玉佩,递给那名差役。

“我并不是什么大人,真正的大人物,是远在帝都那位。”

“这玉佩,劳烦帮我送到他手中。”

“他若问起,就说...此间事了,我与他两清。”

李君泽说完,身影渐行渐远,朝严州城方向回去。

差役低头看向手中玉佩,一个激灵。

娘耶!五爪为龙,四爪为蟒。

这玉佩上雕刻的正是四爪蟒。

是皇族才会有的物件!

差役朝着李君泽离去方向望去,心中暗松口气,还好他没有慢待对方。

即便家中就是个开牙行的,架不住人家认得大人物啊!

那也是他们这种小官差得罪不起的存在。

难怪上面对流放岭南两名犯人的判决书会下来的这般快。

上头有人,可真好啊。

顾兮兮开的方子上药材都不贵,打包好带回家直接煎服即可。

仁德堂掌柜认得她,知道她就是孙大夫特别说过的神医小娘子,收钱时候都按药材进价算。

十五天的药包加起来,都没超过一两银子。

回牙行路上,刚拐进巷子,她就瞧见兴顺牙行门外围着不少人。

顾兮兮心中咯噔一下,牙行出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