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三法司会审

“牛哥,此话怎讲?”杜明忙手脚并用朝他爬过来,拖动着脚铐锁链哗啦作响。

牛不二懒散的半躺在牢房石床上,口中发出一声不屑冷哼,道:“那李君泽指定想不到,我早就料到会有出事这天,所以提前买通衙役。”

“等我们二人被流放出严州城地界,就是东山再起之时!”

“不然你以为,我这些年当牙行伙计昧下的银子,真都吃喝玩乐啦?”

杜明听完,长舒一口气,忍不住竖起大拇指对牛不二夸赞道:“还是牛哥高明!”

“牛哥,那咱们的家人...”杜明正欲继续问牛不二,二人的家眷该如何安置时,就听得地牢不远处响起脚步声。

吓得他立即噤声。

随即,火光亮起,两名身着捕快装的差役走来,停顿在他们的牢房前。

“牛不二、杜明,你二人将于明日被流放岭南。”

差役通知完,正欲离去,却见牛不二连忙上前,腆着笑脸问道:“敢问差大哥,郑火他们的处决也出来了吗?是砍头还是绞死?”

差役宛若看傻子般瞥他一眼,没好气道:“哪有这么快?他们这些人牙子保不准有通敌叛国之嫌,要押往京都,受三法司会审。”

差役们讲完,不等牛不二再问,即刻离开昏暗的牢房。

方才差役在的时候,杜明怕的要命,等他们走掉后,他才哆嗦着嘴唇出声问道:“牛...牛哥,三法司会审又是什么?”

牛不二叹气道:“刑部、督察院与大理寺,合称三法司,刑部受天下刑名,督察院纠察,大理寺驳正。”

“这下老火头他们可惨了,保不准要受千刀万剐之刑!”

杜明闻声,差点吓尿裤子。

牛不二上前拍着他肩膀安慰道:“放心,咱们定会安然无恙!”

“只是此番没想到,竟栽在李君泽这个臭小子手上,还有顾兮兮那个臭丫头,也因此逃过一劫,早知如此,应当早些时候动手,将她卖去东瀛那鸟不拉屎地方,给她吃尽苦头!”

“就是没想到,还没过三日,咱们流放的判决就已下来。”牛不二觉得这其中有蹊跷,可又说不上来。

牛不二倒是乐观的很,冷笑一声道:“不过这倒是好事,早点离开地牢也不错。”

杜明没牛不二这般看得开,他哭丧着张脸,“牛哥,咱们这次能保住小命都算好的了,可别再想那有的没的。”

他后悔跟着牛不二一起做见不得人的勾当事。

只是有些恶事做下,注定要自食恶果。

兴顺牙行。

顾兮兮将今日在公堂上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讲给王双花和龅牙伙计听。

两人听的津津乐道。

“活该,早就看他二人不是什么正儿八经好人,被流放岭南还算便宜他们了。”龅牙伙计义愤填膺说道。

王双花倒是没像他那般激动,不过想到两人做的恶事,也是心有余悸,毕竟这两人先前也算计过她们母子。

“这二人落得这般下场,也算罪有应得。”王双花如是道。

说罢,她从身后拿出上次马夫人来时顾兮兮见过的小木盒。

木盒打开,里面躺着白花花的二百多两银子。

都是这段时日攒下来的,除去牙行房屋买卖抽成所获的银子,其他就是顾兮兮给人瞧病的诊金和答谢。

王双花从中取出二两碎银,就递给龅牙伙计,“这是本月的工钱。”

龅牙伙计双手接过工钱,面露纠结神色,却没当即言说。

王双花瞧他这般,挠着头有些不好意思道:“咱家牙行这月工钱发的是晚了些...”

“不过小五你千万放心啊,肯定不会少你的一分的!”王双花信誓旦旦保证道。

哪知她这话讲完,龅牙伙计王小五眉头皱的更深。

顾兮兮瞧着他似是有什么事儿难以启齿,便柔声问道:“小五,可是遇到什么难处?不妨讲出来,大家一起帮你想法子。”

龅牙伙计顿时哀叹,说道:“我娘病重,我爹又被人带去赌坊...唉,我本想向夫人说说,提前预支几个月的工钱。”

“但见东家对我这般好,又给我远超平时的工钱,我无论如何也不好意思再开口提预支。”他垂头丧气道。

寻常大户人家的大丫鬟们月钱也不过才一两银子。

龅牙伙计自知上个月自己也没帮上太大的忙,毕竟他挺笨的,除去勤奋,毫无其他长处可言。

他觉得自己是不配拿这二两银子的。

原来想着等发上月工钱时候,稍稍提一下预支的事,好应个急先给他娘看病抓药。

没料想,王双花直接给他二两银子,竟是让他不好意思再提预支几个月工钱的事儿。

顾兮兮倩然一笑,宽慰道:“原来是为这事所忧啊,娘亲病重,你为人子女,自当是急切的。”

“不过,小五是不是忘了?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就有一位大夫。”顾兮兮道。

“啊?大夫在哪?”龅牙伙计挠着头四下张望,都没瞧见顾兮兮口中的大夫,不免出声疑惑问道。

“就是我啊。”顾兮兮轻笑道。

“你放心吧,我给你娘看病,不要诊金的。”

龅牙伙计闻言,大喜过望,“少夫人这...这等大恩大德,该让小五如何报答呢!”

他说着,就要给顾兮兮下跪磕头。

顾兮兮眼疾手快,就将他拦住。

“无事,你好好为牙行做事,就是最大报答了。”她笑意盈盈道。

“好的,小五一定努力做事。”龅牙伙计万般激动道。

眼看也要到黄昏,顾兮兮打算今日先随他去家中走一趟。

他们这边刚准备出门,一直在阁楼上看书的李君泽正巧走下楼。

“兮兮去哪?带上君泽吧。”

顾兮兮抬头,正对上他那一剪秋水满眼是她的双眸。

她下意识双颊绯红低头,“我们正要去小五家,给她娘看病,你若是想跟上来,倒也不是不可。”

“不过要快些了,天色已晚。”

“好。”李君泽温润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

好快,什么时候下楼到她身旁的?她竟都未曾发现!

“咱们出发吧。”他自然而然地牵起她白净小素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