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李君泽的私房钱

李君泽瞥向牛不二,凤眸冷寞,沉声道:

“一年前,你将初到严州城的卖花女骗到郑火家,将其卖掉,你共计分得三十两银子。”

“三个月前,城西明月巷刘家,那对绝户人家母女的失踪,也是你所为,获五十两银子。”

“五日前,日落西山后,你约后街王寡妇于你家中潇洒,实则同郑火将其绑走卖掉,获五十两银子。”

“你与郑火结识八年之久,这期间你靠此已赚得三千两不义之财。”

李君泽每说一句,牛不二脸色跟着苍白一分。

待他说完,牛不二早已满头冷汗,双腿打颤。

牛不二仍旧不服气,狡辩道:“你那一本子破纸又能说明什么?”

“她们这些人失踪又不是什么大秘密,只要用心打听,都能晓得。”

“李君泽你小子故意趁此机会落井下石呢吧!”

面对牛不二的拒不承认,李君泽没跟他口舌相争,反倒是转身,望向公堂外围观的众人。

“时候已到,你若恨他,就不妨站出来做个人证。”

话音落下,就见人群中走出个俏丽的女子。

“哎!是王寡妇啊。”

“我还寻思着这几天咋地没见王寡妇,不会真的先前被牛不二伙同人牙子给卖掉了吧?”

“王寡妇可是后街出名一枝花,肯定价钱不菲吧!光分成都五十两银子,赶上刘家绝户母女两人的了。”

“...”

王寡妇听着周遭众人议论,身体顿住发抖,竟是怯懦了。

她是个丈夫死后就无依无靠的小寡妇,即便如此,才更注重名声节气。

今日肯出堂作证,本就是好不容易鼓起极大勇气。

眼下被众人七嘴八舌议论,整个人瞬间气馁。

“别怕,君泽说了,会让那些坏人得到应有惩罚的。”人群中,一双白嫩小手挽住她的臂膀,是顾兮兮。

王寡妇朝那个挽住她手臂的豆蔻少女望去,她觉得少女很好看。

这一刻,明知前方可能是万丈荆棘,她仍愿继续前行。

顾兮兮搀扶着王寡妇,送她踏入公堂。

“大人,小女子就是王寡妇,五日前被牛不二哄骗,要被人牙子卖去出云国,好在有李公子出手,托人买下,小女子才免遭祸殃。”王寡妇声泪俱下道。

“啪——”一声惊堂木落下。

“牛不二,你可知罪?”陆太守厉声呵道。

“大...大人,这其中,有误会!一定有误会!”牛不二神色慌张。

伙同人牙子拐卖人口,那可是掉脑袋的重罪。

牛不二早就打定主意,打死都不能认罪!

“大人,王寡妇一定是被李君泽收买了。”牛不二辩解道:“谁不知道,王寡妇缺钱,谁给钱她就陪谁,这样的女人,她的话难道可信?”

“牛不二!你血口喷人!”王寡妇被气的不轻,冲上来就要挠花他的脸,却被公堂旁侧的衙役们控制住。

待到王寡妇镇静下来,公堂上又陷入尴尬中。

众人此刻分拨三派,有继续支持牛不二的,也有觉得李君泽他们说得对的,更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陆太守左右为难,他自是清楚,牛不二与那些人牙子是脱不开干系的。

奈何人证物证不足,他不好当众做定夺。

“王寡妇真有钱就谁都陪?我出五两银子,早就想她许久了。”

“兴顺牙行就是李君泽家的,我瞧着他就是故意来陷害老牛的。”

“你们别瞎讲,太守大人肯定会给个公正的。”

就在众人吵成一团时候,李君泽不紧不慢出声道:“太守大人,那三千两银子,就在牛不二家中。”

“他家供奉祖先的排位下,有两个木箱子,银子就放在其中。”

“牛不二做事小心谨慎,他不敢去钱庄,故而那三千两,都是真金白银。”

“哦?竟还有这种事?”陆太守眼神凌厉,大手挥下当机立断道:“马上去搜牛不二家。”

几名捕快领命,即刻动身。

“三千两银子啊!我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嘞。”

“老牛看起来可不像个有钱的主儿,要我说,差大人们指定扑个空。”

“真想见见三千两银子啊...”

一盏茶功夫过去,五六名捕快将两个沉重的木箱抬进公堂中。

箱子打开,全是白花花耀眼的银子。

“!”全场一片哗然。

“牛不二,你还有什么好说的?”陆太守愤怒到脸色发青。

他手指向牛不二,厉喝道,若不是秉持良好教养,他怕忍不住就要当场怒骂牛不二。

“大...大人饶命...”牛不二再绷不住,双腿噗通跪倒在地,全身颤抖着求饶。

“押下去!流放岭南。”陆太守挥手,立即有衙役就将牛不二、杜明、郑火押送往地牢。

事已至此,真相大白。

退堂后,众人纷纷散去。

不过这其中的故事,怕是要在严州城内被说上三天三夜了。

顾兮兮同李君泽二人,先将王寡妇送回家,又安抚她几句后,两人才打道回牙行。

“兮兮...”李君泽欲言又止,“你会不会怪我?”

“啊?”顾兮兮愣住,少女娇嫩脸上露出疑惑不解,“为什么要怪你啊?”

“就是...那个,买王寡妇的一百两银子,是我攒下的私房钱。”李君泽不好意思出声解释。

“那段时间,明明牙行连赁金都要交不起了,我还...”

李君泽话没说完,就感到怀里一阵柔软。

是顾兮兮,不但撞入他怀中,还反手将他抱紧。

“兮兮不会怪君泽。”她抬头,清明眼眸中尽是笑意。

“这件事,君泽做的很好。”她认真道。

“王寡妇本来就是个可怜人,如果没有君泽,她就会被卖去异国他乡,岂不是更可怜?”

“这一百两银子,该花。”顾兮兮一本正经道。

“就是可惜其他已经被卖掉的女子,要找回很难。”顾兮兮嘟着嘴,忧愁道。

李君泽揉了揉她乌黑秀发,安抚道:“无事,有陆太守在,想来他定会好好善用那三千两银子的。”

“也是!”顾兮兮眉头稍稍舒展,“陆太守是个好官哩!”

衙门地牢。

牛不二、杜明被关在同一间牢房中,不过没跟人牙子们关一起。

“牛哥,我们是不是完蛋了?去到岭南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可怎么活啊!”杜明小声啜泣哀嚎道。

“呵呵,只要不砍头,咱们就能活。”牛不二冷笑一声道:“你且放心,咱们不一定会倒霉,我已经打通好关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