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公堂对峙

牛不二满脸堆笑,从衣袖里掏出个金元宝,就要递给对方。

“呵呵,别耍那么多花样,待会到公堂上,是冤是罪,一切都有太守大人来审判。”那捕快刚正不阿训斥道。

牛不二面上一阵尴尬。

不待他继续喊冤枉,几名官差就将他和杜明二人强行押走。

后面跟着不少看热闹的群众,浩浩荡荡朝府衙方向去。

顾兮兮见人群走远,刚想回到牙行里,就见李君泽拉紧她的手跟在人群后走。

“君泽?”顾兮兮疑惑出声。

“兮兮难道不想跟上去看看?”李君泽狡黠眨眼,冲她反问道。

好吧,她确实挺好奇的。

只是牙行毕竟也离不开人啊。

“少东家、少夫人,你们放心去吧,我肯定帮你们守好牙行。”龅牙伙计刚才也站在门口看热闹。

他瞧见顾兮兮面露纠结神色,连忙殷勤出声道。

顾兮兮听他保证,后顾之忧被打消,她点头道:“也好,左右牙行现在也没什么客人,我和君泽去看看就回。”

两人并行,跟着人群往府衙方向走去。

待她二人到的时候,严州城陆太守已经身穿云雁服端坐公堂之上。

“啪——”惊堂木响起。

“升堂。”

衙役们分站两侧,高声呼道:“威——武——”

“堂下牛不二杜明,你二人可否知罪?”陆太守约莫二十七八,面容年轻,但行事稳重老练。

他倒也不多废话,直奔入主题。

“你们身为大明子民,竟帮着人牙子拐卖女子,还不认罪么?”

牛不二闻言浑身一颤,他平日行事极为小心谨慎,怎得会被府衙发现?

难道...他心中升起不祥预感。

一旁杜明牙关打颤,早已撑不住压力,当即跪地用力地磕头叩首,高呼道:“大人饶命啊!”

废物!牛不二暗骂道。

他眼珠子快速滴溜溜转,不慌不忙道:“大人,私通人牙子拐卖人口,那可是重罪,草民只是旺来牙行的一名普普通通小伙计,怎么敢做那种掉脑袋的事儿呢?”

“大人,这其中必有误会,不知可否有人证亦或是物证?”

牛不二庆幸还好他早就留着一手,跟老火头他们接头时候,从不叫旁的人瞧见。

还好他们都是嘴上传信,压根就不会留下证据。

“这...”陆太守犹豫。

牛不二忙逮着机会,狡辩道:“大人,没证据,就是你们府衙也不能乱抓人吧?”

“今天来的可也都是严州城的各位父老乡亲们,谁不知道我牛不二为人忠厚老实,连偷鸡摸狗事儿都没干过,又怎么会帮着人牙子拐卖女子呢?”

“还请太守大人务必还草民一个清白。”

他话音落下,周遭围观的群众议论纷纷。

“上次去旺来牙行买宅院时候见过他两次,确实是旺来牙行的伙计没错啊!一个牙行伙计再能耐,也不会跟人牙子搭上线吧?”

“我认识老牛这么多年,小打小闹坏事是有过,但帮着人牙子拐人这么大的事儿,以他胆量肯定不敢的呀!”

“没凭没据就直接抓人审问,和那些无作为的昏官有什么两样。”

“...”

来围观的不少都是街坊邻居,有些同牛不二相熟的,当即出声帮他讲话。

陆太守面色一沉,“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带上来。”他冲一旁衙役吩咐道。

不多时,被叫作老火头的光头彪汉被带到公堂上。

顾兮兮对他印象颇深,记得他好像是那伙人牙子的小头目?

“犯人郑火,你可认得堂上的这二人?”陆太守拍板质问道。

郑火,绰号老火头,他闻声缓缓抬起那双阴鸷双眼,与牛不二闪躲目光在半空中交汇。

沉默几个呼吸后,他面无表情而又阴沉答道:“不认识。”

话音落下,公堂四周又是一阵唏嘘声。

牛不二暗自松口气。

还好他和郑火交情过深,两人互相承诺过,不论两人中谁出事,剩下那个都会帮着照顾家眷亲属。

郑火最放心不下的,无疑是他那瞎眼老娘郑婆子。

恰好牛不二又认郑婆子做干娘。

郑火当然不会轻易出卖他牛不二这个好兄弟。

“老火头竟然是人牙子?他们一家是十年前闹饥荒时候来严州城投奔亲戚的,当时我还好心接济过他家嘞。呸!真是一片好心喂了狗东西!”

“平时还真没瞧出来,这小子是个人牙子!这下好了,老郑家出这么个败类,祖坟都得保不住吧!”

“犯人既然说不认识老牛,是不是也就说老牛他们是无辜的哩?”

“就是的,连证据都没,快些放人吧。”

听着众人议论,陆太守坐立难安,拿起惊堂木又放下,头顶亮晃晃的明镜高悬四个大字很是扎眼。

堂下顾兮兮也诧异中,她昨日分明瞧见牛不二同人牙子头目老火头在无人小巷接头讲话,商议着怎么抓她卖银子。

眼下两人公堂对峙,竟互相装作不相识?是早就商议好的么?

顾兮兮眉头皱起,这下该如何是好?

要如何拆穿二人伪装呢?

“大人——”

就在她深思之际,身旁响起清亮有力的磁性声音。

“我这里有证据。”

顾兮兮好奇地看着方才出声的李君泽。

许是感受到她目光的注视,李君泽略微侧头朝她看来,嘴角上扬春风笑意,温润如玉的声音只对她道:“兮兮别怕,坏人一定会得到应有惩罚的。”

似是安抚,但更像承诺。

“是何证据,快呈上来,让本官一探究竟。”陆太守腾地径直站起身,急切道。

李君泽在牛不二恨得牙根痒目光注视下,不慌不忙走入公堂,从怀中掏出一本薄子。

衙役从他手中接过去薄子,就呈递给陆太守。

“太守大人,这里面记载的,都是牛不二物色到、被郑火等人卖去他处的活人,多是些命运孤苦的女子。”李君泽义正言辞道。

“你胡说!”牛不二情绪激动反驳。

很快他意识到自己失态,连忙转而反驳道:“李君泽你是我牛不二前东家,我知你对我跳槽旺来牙行一事一直怀恨在心,但在这种人命关天大事上,你可别公报私仇地开玩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