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谁说男人跑的一定更快?

“这是哪儿?”施文轩迷茫问道。

“托你的福,咱们都被人牙子迷晕带到这儿了。”李安言没好气怼道。

“我?与我何干?”施文轩疑惑。

“还不是因为你,我今天跟着你走进一间庭院,就瞧见好多壮汉,他们将你打晕,我本来想拔刀相助的,结果也被带过来了。”李安言委屈道。

顾兮兮在旁侧听着,好奇出声道:“你们认识?”

“不认识!”

“大抵算不上认识。”

两人异口同声回答。

顾兮兮见二人都是这个反应,心中大抵已经明了,看来这个男子,就是李安言昨日遇上的那朵‘烂桃花’。

“好吧,不管你们认识不认识,咱们现在都是一条船上患难与共的朋友。”顾兮兮夹在中间劝解道,“快想法子,怎么自救。”

“那好吧,本姑娘就勉为其难地跟他合作一次。”李安言傲娇道。

“所以眼下我们是被带到了哪里?他们想做什么?”施文轩思考分析道。

见自己被无视,李安言不免暴怒,“你这人!好心救你,竟连句感谢都没有。”

“要感谢,也得有命才行。”施文轩无奈苦笑。

他觉得自己最近总走背运,好像被什么人盯上那般,接二连三碰上坏事。

他寻思着,自己老实安分守己读书,也没得罪什么人吧!

李安言不满地撇嘴,她觉得事情远没有那么严重。

尽管屋内昏暗到伸手不见五指,她还是朝刚才顾兮兮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顾小娘子,你可有什么法子?”

顾兮兮沉思片刻,道:“咱们所在的这处宅院,还在严州城内,距离府衙不远不近。”

“不过要想大家都得救,唯有报官这条路子可行。”

“我担心的是,人牙子行事嚣张,恐怕暗中早已官匪勾结、串通一气。”顾兮兮露出担忧神色。

“那不可能!”李安言情绪激动道。

“严州太守陆大人是出名的清廉好官,绝不会行那苟且事。”她神色义正言辞。

“嗯,那就好。”顾兮兮点头,她不知道李安言为何如此确定,不过也说不准人家正好就认识太守大人呢?

“待会儿咱们先探查院子里情况,然后找个脚程快的,绕过他们视线去报官。”顾兮兮继续道,“就交给这位公子吧,男子体力好,脚程总归快些。”

李安言撇嘴,“谁说他们男人就跑得快?我还会轻功呢!说不准到底谁快谁慢呢。”

“你会轻功?”顾兮兮诧异,她竟是没瞧出来李安言还是个练家子。

“也好,那就李姑娘去报官,我和这位公子想法子拖住他们。”顾兮兮道。

三人这厢刚商议完,就听得门外响起声音。

“货齐了?”粗狂彪汉声音响起。

顾兮兮记得这声音,是那个被称作老火头的光头大汉。

“八个好货,外送个四脚壮羊,都在里面呢。”牙婆刺耳声音回答道。

“成,看好点,明日一早,就运出城去。”彪汉道。

“这次的货往哪卖?东瀛岛还是出云国?”牙婆好奇道。

“都不是。”

“卖去草原,路虽远了些,不过元族那些蛮子出价很高。”彪汉老火头道。

他似是来了聊天兴致,同那牙婆继续讲道:

“道上消息,听闻元族今年朝贡大明国的礼品里面有他们的公主嘞,我猜他们急着买大明年轻女子回去,怕与这事有关。”

牙婆讪讪两声笑,“那些蛮子们怪缺暖床的,即便不朝贡,平日也没少给咱们送银子。”

“哈哈,知道就好,这批货可一定看好了,千万不能有任何闪失!”

“晓得晓得,我做事,火爷您放心!”

“...”

房间内,死寂般可怕。

直到门外两人声音渐行渐远,施文轩才弱弱开口问道:“货我知道指的是人,但四脚羊又是什么?”

顾兮兮正要解释,就听李安言抢先一步怼道:“四脚羊说的就你!你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买回去可不得当牲口呗?遇上灾荒年,直接杀了吃。”

“啊!”施文轩显然被吓得不轻。

李安言虽有故意吓唬他的嫌疑,不过她所言没有半点虚假成分。

“太可怕了。”良久,施文轩才又出声道,“我们必须赶在明日天亮之前逃出去!”

三人打定主意,立即行动起来。

顾兮兮给二人松绑开。

将门悄悄打开条缝隙,能瞧见院落里燃起的篝火,和几个喝酒醉倒的壮汉。

不远处还有几个喝上头的壮汉正在吵翻脸地划拳中。

趁他们不注意,顾兮兮将门推开十指宽度,勉勉强强能容纳一人通行。

三人悄摸着朝后院去,一路有惊无险。

后门没上锁,只插着木栓。

眼看就要打开后门之际。

就听得前院发出惊呼声,“有人跑了,快抓人呐!”是牙婆那尖锐刺耳声音。

就在刚才顾兮兮她们离开这档子功夫,那牙婆举着油灯进房间查人数。

一眼就瞧出少人。

“砰——”后门被直接撞开。

两名彪汉从外面进来。

还好她们方才没有直接开后门溜走,否则不得同这二人撞个满怀?

“按计划行事,你先走。”顾兮兮将还在发愣的李安言猛地推一把。

李安言这才反应过来,拔腿就要朝门外跑去。

“想跑?没那么容易!”两名彪汉手中棍棒朝她身上落去。

“磅——”实打实木棍敲击在后背的声响。

李安言回头,就见是施文轩挡在她身后。

“你...”她刚想出声感谢。

就见施文轩倔强抬起头,借着月光,她正好瞧见他嘴角淌出的血迹。

“快...走...”他用力将她推走,并将后门关上,防止两名彪汉追出去。

待施文轩转身回头时候。

啊?他满头问号。

发生什么?这两人怎得都躺地上了?

他看向不远处好像寸步未动的顾兮兮,是她做的?

这时,前院那些喝到微醺的彪汉们也都闻讯赶来后院。

“就...就特马是你们要跑?”

“给...给我打...嗝,男的打断腿,女的留着。”老火头醉到站不稳,大着舌头对手下众人命令道。

一群醉汉,摇摇晃晃就要上前来。

“小娘子,莫怕,我来保护你。”施文轩尽管怕到双腿颤抖,却还是勇敢挡在顾兮兮身前。

“我平日里不光只读书,也有注重练身体的。”他不知是在安抚顾兮兮,还是在为自己鼓劲。

“不必了。”顾兮兮轻声道。

说话间,她一脚踹飞那个已经靠上前的人牙子彪汉。

宛若沙袋般,‘砰——’地一声落地巨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