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女子难,难过鬼门关

仁德堂小伙计倒是没察觉她的怀疑,他一边气喘吁吁赶路,一边同顾兮兮讲起来病人情况。

“是计屠户家的娘子难产,产婆们都束手无策,将咱家孙神医请过去。”

“孙神医说,他碍于身份,毕竟不能看清产妇情况,所以叫我赶忙来兴顺牙行找您的。”

原来如此,顾兮兮点头表示明白。

那这条路,就是去计屠户家的方向了。

仅仅一盏茶功夫,两人就赶到。

这是一处简单的小院。

顾兮兮到的时候,孙大夫同另一名络腮胡子大汉正在堂屋外焦急踱步。

这位络腮胡子大汉想必就是计屠夫。

见到顾兮兮过来,计屠夫箭步上前,就给她跪下,“神医娘子,孙大夫说你一定有办法救我娘子,求求你,务必要保她们母子平安啊!”

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眼下计屠夫赫然下跪,即便他没说,顾兮兮也能感觉到,他对自家娘子的一往情深。

“我定当尽力为之。”顾兮兮简短回应,就推门进堂屋。

“啊——”

“好痛,我快不行了。”

她还未走至床边,就听见床上计屠夫娘子发出撕心裂肺呐喊。

“计家娘子,努力啊。”

“再加把劲,很快就能冒头了!”

“...”

两名上了年纪的产婆,在床榻旁焦急忙碌着,不断为计屠夫娘子鼓劲。

“糟了,她昏过去了,这可如何是好?”其中一名产婆惊慌道。

顾兮兮忙快步上前,忙道:“我是大夫,快让我看看。”

两名产婆闻声不敢耽搁,立即给她腾出地方。

顾兮兮将手指并拢,放在计屠夫娘子腕上诊脉。

“气力不足,消耗过多昏厥。”她断言道。

紧接着掏出随身携带的银针包,‘咻咻’几针扎下去。

计屠夫娘子幽幽转醒,“好像没那么痛了。”她虚弱道。

顾兮兮继续把脉,面色愈加凝重起来,“计娘子,我刚才扎的是你的天枢、内关、承扶等穴,只是暂且激发你的潜能。”

“但倘若半个时辰后孩子仍不能生出来,届时你和孩子都会有危险。”

说完,顾兮兮又将双手放置在计娘子肚子上。

“我稍作按压,痛了就告诉我。”她认真嘱咐道。

计娘子连连点头。

旁侧两位产婆都没见过这阵势,只得站在原地围观着。

她们对顾兮兮做法持怀疑态度,不过想到先前孙大夫在外面将顾兮兮吹成仙女下凡的神医,她二人还是打算看看再说。

反正她们眼下也束手无策。

顾兮兮在计家娘子腹部多处稍用力按压,期间按压到疼痛处,计家娘子就会呼痛。

一番操作下来,顾兮兮自己额头上也布满冷汗。

“计娘子,你是不是一个月前就很少走动了?也没去医馆看过脉?”顾兮兮问道。

计家娘子点头称是,“肚子太大行动不便,老计又忙,再者说医馆里的大夫都是男人,所以就没怎么去过。”

她这话说完,旁侧站着的两个产婆中一人猛地一拍脑门,道:“哎呀,上次城南老李头难产死掉的那个儿媳妇,也是肚子大走动少,胎儿身子大,结果大出血呀。”

“你说的这个我有印象,钱木匠他媳妇不也是这么死的?做女人真难,生孩子犹如过鬼门关!”另一个产婆跟着附和道。

听产婆们这么讲,计娘子慌了神,面色愈加苍白。

顾兮兮忙用眼神制止两个产婆的闲唠。

她二人也自知自己失言,忙安慰道:“计娘子放心,有神医小娘子在,你定能安然无恙。”

“就是就是,孙大夫说了,神医小娘子的医术还在他之上嘞!”

顾兮兮也上前,握紧计娘子的手,安抚她道:“你这是胎位异常,比起寻常女子生产,是会困难些,不过不会有性命之忧的。”

胎位异常是女子难产中常见的情况,一般而言不会导致产妇直接死亡。

不过在大明国,大夫们多为男子,即便进产房,也只能隔着屏风诊治。

容易误诊和错失最佳医治时机,不少女子因此一尸两命。

即便像孙大夫这样资历老练的,碰上胎位不正情况,通常也只能作出保大亦或是保小的抉择。

“计娘子,用力。”顾兮兮道。

同时,她手中银针飞速,分别扎在关元穴、归来穴和三阴交穴上。

“啊——”又是一声撕心裂肺后。

“哇哇哇——”房间内响起婴儿啼哭声。

门外,计屠夫松口气,虚弱地蹲坐地上。

房门被打开,产婆喜滋滋地将孩子抱出递给他,“恭喜恭喜,母女平安!”

“太好了!”计屠夫忙站起身,将孩子抱在怀里,喜极而泣。

顾兮兮走出堂屋,洗干净手,又开了副孕妇产后调养身子的药方,这才算空闲下来。

“孙大夫,这是十两银子的诊金。”计屠户张开手,将被汗水浸湿的十两银子递给孙大夫。

十两银子,已经是他们这样人家的全部家当了。

孙大夫乐着从他手里直拿起一半银子,说道:“这诊金我不能收,应当给顾丫头,是她救了你娘子。”

“另外,按照仁德堂规矩,上门看病的诊金是双倍没错,不过顾丫头有些特殊,她是三倍诊金,这原本的五两银子,你们出。”

“另外的两倍,是归我们仁德堂自己出的。”说着,孙大夫就将五两银子递给顾兮兮。

顾兮兮头一次觉得,小小的五两碎银,竟是那般的沉重。

是一对母女的性命,更是一户人家的希望。

同时她这才知道,自己多出来的诊金,都是仁德堂出的。

仁德堂是孙大夫一生的心血,换而言之就是,孙大夫自己出高价诊金请她看病。

她从那五两银子中又拿出三两,递给计屠夫,说道:“这孩子是我接生的,算是有缘,三两银子就当我随的满月酒。”

她没将银子全退回去,毕竟若是开了免诊金看病先河,她日后就别想再做其他事情。

诊金必须得收,不过该根据病人情况,酌情收取。

“孙爷爷,另外的十两银子我就...”顾兮兮刚想说,仁德堂那部分诊金她就不要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