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突如其来的大雨

旺来牙行,新来伙计将自己刚才亲眼所见原封不动讲给牛不二听。

牛不二又托人打探几番,很快就搞清楚事情缘由。

“牛哥,咱们这笔大买卖就这么凉了?”杜明问道。

就算他只能跟着吃点蚊子肉,这单买卖少说也是能分到二十两银子的。

眼见到手银子飞走,如何能不心痛呢?

牛不二跟他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整个人气到着急上火。

“又是顾兮兮那个臭丫头!她竟屡次坏咱们好事!”牛不二暴跳如雷道。

“牛哥,我看有这个丫头在,兴顺牙行是倒不了。”杜明连声叹气道,“要想咱们原计划继续,恐怕就只能...”

他话说到一半,故意停下。

“就只能什么?”牛不二正气上头,见他说话还支支吾吾,不免更生气,抓住他衣襟,就质问道。

“牛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咱们直接把那丫头给...”杜明说到后面,又没了声音,但却将手放在脖子前比划,做出个‘咔嚓’的动作。

牛不二面色阴沉,似是在思索决策。

良久之后,他才道,“看来只有这个法子行得通!”

“去联系下老火他们,就说搞到个好货。”

杜明嘿嘿一笑,跟着道:“我看李君泽那模样,也不像能行事的男人,那丫头八成还是个黄花货!”

牛不二眼神中尽是阴冷笑意,瞥向杜明,“还是你小子鸡贼,就按你刚才的说!咱们这笔买卖的损失银子,拿那丫头来补,妙哉!”

两人相视一笑,眼神中皆是凶恶与贪婪。

杜明会意后,趁着天没黑就溜出牙行去找人了。

天色已近黄昏,头顶乌云压城。

廊檐下剪尾燕叽喳着低飞掠过,密麻成群蚂蚁排队搬家。

瞧这模样,指定得下雨!

顾兮兮站在牙行门口,左右张望着,她担忧李君泽放学归来路上会淋湿。

她朝南巷口望着,瞧不见自己要等的人,不免一声叹气。

刚一转身,顾兮兮就撞进结实胸膛里。

抬头望见李君泽那双清澈如水的星眸。

“在等我?”他温润如玉声音在头顶响起。

被一语戳破小心思,顾兮兮‘唰’地脸色通红。

“才...才没有呢!”她傲娇地反驳道。

“啊?原来不是在等我,可惜了,这好吃的桂花糕...”李君泽故作惋惜道。

“唔,我要吃!”顾兮兮如贪食的小猫,一爪扑向他手里的油纸包。

松软的桂花糕带着秋月桂花独有香气,她美滋滋地捏起一块,放入口中,立即化开,甜丝丝的直达心底。

“兮兮喜欢就好,不枉我特意绕道去买回来。”李君泽宠溺一笑,揉着她乌黑秀发温柔道。

顾兮兮动作一滞,原来是特意绕道去买的啊!

难怪今天不是从南巷口那边回来的。

“兮丫,君泽,吃晚饭咯。”王双花声音从牙行里传出。

“来咯,娘。”顾兮兮吃着桂花糕,含糊不清应道,忙拉着李君泽就朝铺子里走。

“这次的桂花糕好甜呐,娘也快尝尝。”

说来也巧,她二人方踏入牙行,外面就下起瓢泼大雨。

豆大雨滴噼里啪啦地砸在街道上,整个严州城都安静到只闻雨声。

这场雨来的突然,不少没来得及回家的,都被淋在路上。

其中就包括李安言。

“真要命,这大雨怎么说来就来?糟糕,偏偏今早出门时候见晴空万里,就没带伞。”李安言躲在屋檐下,嘟着朱唇小嘴,气鼓鼓地说道。

“唉,算我自认倒霉吧。”她叹气道,“看来那顾小娘子说的有几分道理,我今日是要倒霉。”

“不过她还说我今日会遇桃花?眼下都要天黑了,又下着倾盆大雨,街上都没个人影,上哪遇劳子桃花?”

“果然还是骗人吧!”李安言自言自语,十分笃定道。

就在这时,不远处跑来一名青衫巾帽书生。

雨下的着实够大,即便他打着油纸伞,仍旧被淋成落汤鸡。

附近唯有这一处屋檐够突出,能够暂且避雨。

他站在屋檐另一旁,遵循男女有别规矩,丝毫不敢往李安言这边有任何逾越。

李安言望着灰蒙蒙天空,忍不住长叹倒霉。

她眼角余光瞥见那书生,忽觉得几分眼熟,不免集中注意力去打量。

是他!

昨日在醉香楼门口与她撞个满怀又满口‘之乎者也’的读书人。

李安言嘴角浮现几分玩弄笑容,她朝施文轩靠近过去。

用力地一巴掌拍在对方肩膀上,“昨天撞完本姑娘,就着急跑路,结果今天就被本姑娘碰上!”

“本姑娘今日心情不爽,活该你倒霉!”

李安言说着,粉嫩拳头握紧,就准备照着施文轩的眼睛打下去。

她觉得给这个老实的读书人打个熊猫眼出来,应该会蛮可爱的!

然而,下一秒——

施文轩恰好躲闪开,口中喃喃道:“对不起姑娘,男女授受不亲,还请姑娘自重。”

好像她是什么洪水猛兽般,叫他避之不及。

李安言这一拳打在墙壁上,眼泪‘唰’地一下子涌满眼眶,好痛!

“你居然还敢躲!本来昨天就是你走路不看,先撞上本姑娘的,是你不对在先!”李安言委屈地吼道。

施文轩哪里见过这般胡搅蛮缠又不讲道理的姑娘呢?

他一时慌了神。

想去安慰李安言,可双手又无处安放。

“姑娘你可别哭呀,你打我骂我,我都认了。”他索性认输,一副任由处置模样。

昨日他急着去醉香楼找李君泽,确实不小心撞到人。

但他当时已道歉过,便将这件事抛之脑后。

方才躲雨时,他也未认出李安言,被对方提醒后,才想起这档子事。

至于刚才的躲闪,完全就是无心之举。

“这可是你说的!打骂都由我处置。”李安言转悲为喜、破涕而笑,眼中浮现狡黠神色道。

施文轩觉得好像哪里有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罢了,对方不过是个弱女子而已,他让她三分又如何?

施文轩点头应道,“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说任由姑娘处置,就说到做到。”

他话音才刚落下,就见不远处跑来一群壮汉。

“找到那小子了,他在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