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桃花劫,遇桃花

“尹兄此法虽好,但眼下我们几人被胡、沈二位夫子盯得正紧,近日还是莫要轻举妄动为妙。”卢松摇着羽扇,意味深长道。

尹志有些不耐烦,不过想到上次牢狱之灾已经惹得父亲不快,他还是选择暂且隐忍。

唐启倒是有些初生牛犊不怕虎,他冷笑两声傲慢道:“不是还有个施文轩么?”

“先拿他开刀也不错。”

“他同李君泽不是挺要好?呵呵,先拿这小子开刀,回头继续弄李君泽!”

严州城,锦绣坊。

这里琳琅满目的都是绫罗绸缎和眼花缭乱的成衣。

别看王双花平日里将银子看得紧,往外掏银子时候抠搜谨慎。

但给顾兮兮花起钱,那叫一个大方,眼都不带眨一下。

“这个鹅黄色的织锦缎要三尺,做成宽袖留仙裙...再来二尺云锦,做成披帛...绛红太老气,要月白的。”

顾兮兮拉扯王双花衣袖,有些难为情道:“娘,这些要花不少银子吧?”

王双花握紧她的手,语重心长道:“兮丫,该花的钱,是不能省的,女孩子家家就该对自己好些。”

说罢,她将顾兮兮推过去,让坊内绣娘们量尺寸。

“嫂子,你家姑娘可生的真好看哩!我女儿要是有这幅美貌,一定多做几套漂亮衣裳。”

“还真头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女娃子呢,瞧这小模样年纪还不大吧?长大后指不定跟宫里的娘娘们一样好看嘞!”

“丫头可有婚配?我正好有个儿子,同你差不多年岁...”

绣娘们七嘴八舌。

听到她们打顾兮兮注意,王双花冲上前就将顾兮兮护在身后,“这是我家君泽媳妇,你们可不许打主意。”

“哎呀,居然已经婚配了呀。”几个绣娘带着失望一哄而散。

“店家,我来取三日前定做的衣裙。”就在这时,门外走进一少女,高声喝道。

这少女不是别人,正是李安言。

她今日打扮一身粉嫩,先前金簪换成桃粉小珠花,没了盛气凌人的贵气,倒多了些活泼烂漫的天真。

她才踏进锦绣坊,就瞧见顾兮兮。

她大大咧咧地直呼道:“兴顺牙行的小娘子,你也在这儿?”

顾兮兮哭笑不得点头,“是。”

这姑娘也太自来熟吧!她们先前不过仅有一面之缘而已。

还是对方杀上门,追问她们牙行客人傅楼的下落。

顾兮兮甚至都还不知道,这姑娘的名姓嘞。

“小娘子,你好像会看相啊?要不帮我瞧上一眼?”李安言凑近过来,对着顾兮兮好奇地上下打量,一脸期待地说道。

李安言自幼就对风水相面兴趣浓厚,可惜她是个女儿身,不然一定央求钦天监的天师们收她为徒。

顾兮兮从她踏进锦绣坊开始,就已经在观她面相。

倒不是顾兮兮习惯看人先看面,只是她觉得李安言今日有劫,所以不免多瞧上了两眼。

“你今日有劫难,而且,还是桃花劫。”顾兮兮直言不讳道,“遇桃花本是美事,只是这桃花与运数相冲,你怕是要倒霉。”

“你骗人!”李安言原本心情挺美,出门前,她也是特地打扮过一番的。

眼下才刚到锦绣坊,就被人说今日要倒霉?换做是谁,怕都会当场恼怒。

顾兮兮有些无奈,是对方让她帮着看相的啊,她也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李姑娘,你的新衣裳。”就在这时,绣娘将李安言定做的新衣送来。

李安言接过包袱,冲着顾兮兮一声冷哼,“昨日在醉香楼,还以为你有几分真本事呢,现在来看,和那些街边骗人神棍也没什么两样!”

“本姑娘今天还就要较真到底,我倒要看看,能倒霉到何种地步?”

“倘若都让你说中,本姑娘明日必定亲自登门道歉。”

“若是你说的不对,呵呵,明天就去砸你家场子。”

说罢,李安言扬长而去。

顾兮兮原地露出古怪神色,她们大明国的女子,都这么彪悍的么?

不过这位李小姐的脾性,倒挺有趣,是个直来直去、敢爱敢恨的主儿。

“兮丫,在想什么呢?”王双花刚才去和绣娘们商议着给顾兮兮做个什么版式襦裙,她自然不知道方才发生的事儿。

王双花付过定金后,就见顾兮兮原地发呆。

她快步走上前,拉起顾兮兮白嫩小手,就朝旁侧首饰铺子里去。

“娘再给兮丫添几件首饰,兮丫是喜欢簪子多一些还是更喜欢珠花嘞?”

“啊?”顾兮兮被拉着走进妙簪坊,才反应过来。

“娘,不用给我买首饰的。”她忙道。

“那不行嘞,别人家媳妇有的,兮兮也得有!”王双花一本正经道。

说着,她就拿起一支翠玉雕刻的吟荷初浅玉簪往顾兮兮头上比划。

“兮兮,你也来买簪子呢?”身后传来温婉女声。

顾兮兮顺着声音瞧过去,是身着白裙温柔娴淑的沈子宁。

她身侧还有另两人,倒也不是什么旁的面生之辈,正是王婆同王小姐。

沈子宁款步走过来,亲切地握住顾兮兮双手。

“兮兮,想必这位就是你婆母吧。”她见顾兮兮是同王双花一起踏进妙簪坊的。

又从她相公方开济那里得知,顾兮兮已婚配。

她当即便猜出王双花身份。

“嗯,这是我娘。”顾兮兮点头应道,她目光看向沈子宁身侧的王婆和王小姐。

想到昨晚在醉香楼发生的事儿,她犹豫着,该如何同这二人打招呼。

不等她出声,沈子宁就已经介绍道:“这二位分别是阿济的姑母与表妹。”

感受到顾兮兮目光,王小姐微微福身礼貌打招呼道:“顾小娘子,叫我雪兰就好。”

“雪兰姐。”顾兮兮回应道,她心中生出诧异,王小姐竟就是方公子的那位表妹!

等她重抬起头,想仔细看清王雪兰面相时候,对方已经转过身去,同母亲王婆去别处挑选首饰了。

沈子宁倒是没急着走开,似有话要同她讲。

“兮兮,可从她身上看出什么端倪?”沈子宁见王雪兰她们离远,忙拉住顾兮兮问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