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三碗香辣小馄饨下肚,顾兮兮才算吃个饱。

望着有些圆滚滚肚皮,忍不住一声叹息。

她这么能吃,同那些小家碧玉、大家闺秀做派截然相反,会不会被嫌弃?

想到这儿,顾兮兮忍不住偷瞄向李君泽,正对上他那双充满笑意含情脉脉的凤眸。

糟糕!偷看被发现了!

顾兮兮羞红地低下头。

下一秒,她感到温热气息打在耳畔,呼之欲来的,还有他那温润动听的声音。

“娘子莫怕,咱家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不过养你,还是没问题的。”

!!!

顾兮兮露出古怪表情,这是什么话?

到底是嫌她吃得多呢?还是让她放心敞开吃呢?

‘养你...还是没问题的。’

这大概,已经是一个直男,能讲出的,最真挚承诺了。

吃过晚饭,顾兮兮三人同龅牙伙计分道扬镳,就回了牙行。

明天就是月初交铺子赁金日子,顾兮兮盘完今天的账目,又翻看本月账本流水。

她是月中才跟着王双花他们来严州城的。

后面的账目都是经她手记下,自然毫无问题。

只是上半月的账目,总有几个地方对不上。

偏偏出问题的,是牛不二、杜明等人的。

顾兮兮细想便知,这几人恐怕平日里没少在背后动手脚。

但眼下几人已经跳槽去旺来牙行,她就追查出问题,也不能将几人怎样。

索性就别白费力气。

反正二百两银子的赁金也已凑齐,接下来日子不必再像眼下这般拮据了。

盘完账,顾兮兮才上楼。

房间内,李君泽在挑灯夜读中。

望着发出昏黄光亮的油灯,顾兮兮内心中不禁感慨,还是电力时代好。

倘若日后有更多银子话,一定得换明亮的大油灯!将整个屋子都照亮那种。

“君泽,该睡了。”她轻步走到李君泽身后,提醒道。

“嗯。”李君泽应声,笔尖上提写完最后一笔,这才放下。

“账都盘完啦?”李君泽回头将她抱在怀中,柔声问道。

“都盘完了,明日要给马夫人的赁金也已经备好。”顾兮兮道。

李君泽宠溺一笑,手指刮过她的鼻翼,欣慰道:“兮兮辛苦。”

他想起今晚在醉香楼发生的事儿,好奇出声:“那马夫人和大伯串通一气,给咱家牙行涨赁金,兮兮今日为何还要出手相助?”

顾兮兮温柔一笑,解释道:“冤冤相报何时了?马夫人毕竟咱家房东,以后少不了打交道,能帮点是点,说不定因此两家能‘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呢!”

“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好诗啊,以前从未听过,这是兮兮自己作的?”李君泽沉浸回味在顾兮兮刚才无意念出的这句诗里,由衷地赞叹不已。

听他这么问,顾兮兮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念出的那句视,是鲁迅的名句。

李君泽是大明国这个未知时代的,当然绝对没有听闻过这句诗!

顾兮兮搅紧衣角,局促地解释道:“是...是我师父她老人家说的。”

“她是个世外高人,对了,我的相面风水医术,也都是她教的,可惜后面搬来大牛村后,就再也没见过师父她老人家了。”

根据原身记忆,顾家是在她十岁时候,才从别处搬来大牛村的。

“原来如此,兮兮真厉害。”好在李君泽信了,没再继续深究。

顾兮兮刚撒完谎,脸部不免发烫,她立即转移话题道:“君泽方才在写什么?”

说着,她的视线挪移到书桌上,龙飞凤舞的字体跃入眼帘。

好俊逸的书法!刚柔并济,字如其人。

“君泽的字真好看。”顾兮兮毫不吝啬夸赞道:“一看就是考状元的料。”

李君泽微弯浮现宠溺笑意,说道:“娘子想让我读书考取功名?”

顾兮兮闻声,瞪大疑惑的眼睛看着他,那意思好似在问,‘难道读书不就是为了考取功名?’

李君泽又是一笑,道:“倒也不是不可。”

顾兮兮有些愣住,不过还没等她追问,就感觉自己整个身子都轻浮飘着。

竟是被李君泽拦腰抱起。

她瞬间脸红,宛若乖巧小猫咪般,窝在他臂弯中,将头埋进他的胸膛里。

这该死又羞耻的公主抱!

直至走到床榻旁,她都没感觉到那人将她放下。

顾兮兮好奇地睁开眼睛,发现李君泽正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见她投过来好奇目光,他忽的春风一笑,说道:“娘子还是太瘦太轻了些。”

记得她被以二两银子卖给他冲喜那日,他一脸傻憨憨模样,也是这般说她瘦小的。

还说什么,太瘦的生不出孩子...

‘唰——’顾兮兮脸红如火,滚烫炙热。

身下就是床榻,天呢,她到底在想什么!

挣脱他的怀抱,她轻巧翻滚跃向床榻最里面,顺手将棉被全裹在身上。

宛若蛹虫般,将自己封闭。

被子里,传出她翁憋声:“我...我困了,先睡了。”

李君泽有些无奈,他刚才好像没说错吧?怎么好好的人儿,忽的就生气了?

他柔声哄道:“娘子,咱们就这一床被子,秋夜风凉,你真的忍心看着为夫挨冻吗?”

话音落下,是一片寂静沉默。

就在李君泽以为顾兮兮真的睡着时候,就见被子轻微晃动两下,一处被角被小心翼翼送出来。

他不多言,掀起被角钻入其中,将那小巧人儿整个拥入怀中。

同时他松了口气,还好他的小娘子只是害羞,并未生气啊。

第二日天亮,顾兮兮跟着起个大早。

吃过饭,在牙行门口目送李君泽去书院。

目光还没收回,就见旺来牙行的伙计们忙碌着搬挪门口东西。

将先前搞‘让利三分’的昭告牌都搬回了铺子。

看这样子,是不打算再搞下去。

顾兮兮叹息,这事,她早就猜到。

李承义他们搞让利,无非就是想挤兑她家兴顺牙行,让她们没生意可做。

再联合马夫人涨赁金,到时候交不出银子,她们自然就得关门大吉。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李承义肯定没料到,她顾兮兮看风水还能救人,千钧一发之际赚回赁金。

旺来牙行这次行径,算是将严州城内所有同行都给得罪了。

他自己让利出去的可是真金白银,而兴顺牙行也没关门大吉。

李承义这次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旺来牙行内。

刘芸心中气的要命,却还得赔着笑,为王婆、王小姐母女二人递茶。

“王小姐,上次您给提议的让利活动是不错,但这么长久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