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这点哪里够你吃的?

马夫人先前承了王小姐人情,自是不好追究王婆的。

她不耐烦地皱眉。

“这件事就算了。”

说罢,马夫人就要转身离开。

瞧见那刘柱子跟发疯似的,哭闹着朝她奔来。

“马夫人,我是真的喜欢你,正好我死了老婆,你又是个寡妇,咱们就在一起呗!”

刘柱子眼见事情败露,竟是想破罐子破摔。

他意欲当众对马夫人动手动脚,好逼迫她就范。

眼看着刘柱子张开手臂,就要将马夫人抱住。

大明国注重女子贞洁名声,倘若马夫人被他这么当众一抱。

不论嫁不嫁与他,日后都得受流言蜚语诟病。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刘柱子身体倒飞出去,他阴谋未能得逞。

出手的,正是顾兮兮。

刘柱子砸碎他们刚才吃饭的桌子,噼里啪啦碗盘碎落一地。

他自己也浑身狼狈。

刘柱子站起身,就冲顾兮兮嚣张道:“小丫头片子,居然打劳资我?”

“知道我是谁么?明年劳资就要参加春闱,倒时候考中大官回来,把你们都杀了!”

说着,他又看向马夫人,道:“你现在跟了我,保证有你好日子过。”

马夫人一脸嫌弃看着他,仿若看笑话。

别说他刘柱子是否有能力高中状元,单单是今日他敢撂下狠话,马夫人还能让他顺利进京赶考么?

“君泽兄,你也在!正好有事等下也要跟你说。”身穿青衫戴巾帽的施文轩终于挤过人群,抬头就瞧见李君泽,他连忙出声道。

紧接着,他又瞧向李承义。

施文轩板起脸,严肃问道:“李老板,是你从尹志他们手里买来的诗文吧?”

李承义心中咯噔一下,他买诗文的时候,对方几个学生承诺过,绝对不会告知他人的。

面前的书生,瞧模样也是清风书院的,他是如何知道?

见李承义不讲话,施文轩有些急了,他又道:“那是尹志他们从夫子那里偷来的诗文,而且是君泽兄所作。”

“这件事现在已经被夫子知道,还请你们归还诗文,否则就等着见官吧!”

李承义闻言,差点没昏倒过去。

诗文居然是偷的!

而且还是李君泽写的?

现在不归还要见官?

李承义扶住旁侧桌子,才勉强站稳身形,还好那两篇诗文原稿都被他带在身上。

不敢有任何怠慢,李承义忙拿出,递给施文轩。

施文轩将诗文讨要回来,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看向李君泽。

“君泽兄,夫子说过,明日一早学堂上,定会给你个交代的。”

“嗯。”

李君泽点过头后,施文轩又急匆匆离去,那两篇诗文自然也被他一并带走。

“君泽写的诗文!太好了,君泽又会写诗文了。”一直未曾讲话的王双花激动道,眉间隐约残存的愁云哗然消散。

顾兮兮几分诧异,那被马夫人评做‘妙啊’的好诗,竟是自家相公所做?

感受到顾兮兮目光,李君泽冲她宠溺一笑道:“这首春意盈客,是写来打算挂咱家牙行里的。”

“另外一首...是送你的。”

而且是一首情意绵绵的情诗。

李承义花钱托尹志等人写两首诗,分别以‘情’和‘酒’为题。

偏偏就是这么巧,李君泽所作的二首,正符合。

这才被尹志等人悄摸偷走。

“闲卧看花落,酒醉梦留人。停杯自思量,流水迎新客。”顾兮兮回忆着,将刚才刘柱子念出来的那首诗重又复述出。

“春意盈客...原来如此,是迎客诗,并非饮酒诗,难怪刚才总觉得哪里有些古怪。”顾兮兮道。

她不太懂诗词,是凭着感觉走,觉得刘柱子在方才那般场合下念出的这首诗虽好,却意境不符。

倘若放在开门迎客的牙行里,自然再合适不过!

“原来这首诗叫春意盈客么?”马夫人小声嘀咕道,眸中更平添几分欣赏神色。

就在这时,醉香楼门口涌进一大批人。

“姓刘的那小子就在这儿,这次他肯定跑不掉!敢欠咱们赌坊五百两银子,少说得剁他一只手!”

这批人约莫有二十来人,各个身强彪壮,手持长棍。

他们出现后,快速清场。

醉香楼里众食客一哄而散。

在这混乱中,顾兮兮感到自己的手被握紧,抬头看去,正是李君泽。

两人相视一笑,带着王双花还有龅牙伙计,火速离开危险之地。

跑出来后,顾兮兮一拍脑门,有些懊悔道:“好像忘了付饭钱,咱们这算不算吃霸王餐?”

李君泽手指轻轻刮过她的鼻子,道:“无妨,明日让娘送过来便是。”

“也对。”顾兮兮恍然大悟道,原本她认知里古人多严厉拘谨。

大明国很多民风习俗,好像真的和她以为中的古代生活确实不一样!

“我们去吃馄饨吧。”李君泽瞥见不远处小摊贩说道。

刚才那桌菜,总共就上来四五道,剩下的都还在后厨烧着。

更何况大部分肉都被李君泽、王双花两人夹进顾兮兮碗中呢?

想到这儿,顾兮兮满脸懊恼,可恶!早知道应该吃光碗里的肉再去管闲事的!

就在她发呆时候,已经被李君泽拉过去坐下。

“老板,四碗小馄饨,三碗不要辣,另一碗多放香菜多放辣。”李君泽淡淡道。

说话间,他满脸宠溺看着顾兮兮。

听到‘多放香菜多放辣’时候,顾兮兮已经麻溜抄起筷子,有些迫不及待。

严州城地处江南地带,饮食多清淡。

顾兮兮以前在饭桌上提过一嘴,自己爱吃香菜嗜重辣。

她说这话的时候,李君泽还是那个整天傻乐着跑在她身后的小跟班。

她也就是随口提了下罢,他居然一直记得!

一碗温热小馄饨下肚,肚子已有六成饱。

王双花她们才刚吃两个。

顾兮兮嘴还没抹完,就见李君泽嘴角微弯,喊道:“小二,再来一碗,多放香菜多放辣。”

顾兮兮有些不好意思小声道:“君泽,我吃饱了...”

李君泽侧头疑惑看着她,那目光好似在问,‘你在讲什么?’‘你吃多少难道我还不知道吗?’‘这点哪里够你吃的?’

顾兮兮:!!!

好吧,她确实没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