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路见不平一声吼

李承义振振有词,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顾兮兮身上泼脏水。

倒是刘芸惊魂未定,听当家的这么说,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失态。

对啊,倘若心中无鬼,又怎么会恼羞成怒?

刘芸望向身旁表弟,但凡争气点,她也不用如此操心。

马夫人眉头皱起,看先顾兮兮,隐忍着怒气问道:“李家的小媳妇,空口无凭怎么随意断言他人呢?”

顾兮兮解释道:“马夫人,我学过一些相面之术,这些都是从刘柱子面相上看出来的。”

“呸,你是哪里来的野丫头?”刘柱子当然不知道顾兮兮和李承义一家的渊源。

但他知道,倘若再任由顾兮兮讲下去,今天的这门好事,指定得黄了!

刘柱子不讲话,顾兮兮差点就将他忘了,他的相,还没看完呢!

“颧骨高,两颊扁,丧妻相。”

“不止如此,你命中注定有一子一女,应是你那死去妻子所留。”

“可惜你少无为,中不成,且嗜酒好赌,注定晚景凄凉!”

“可怜你父母仍健在,却被你说成已亡人,大不敬也!”

顾兮兮劈头盖脸一阵痛批。

刘柱子、刘芸、李承义等人眼神皆闪过慌乱神色。

就在顾兮兮说话间,整个醉香楼食客们的目光也都被吸引过来。

王双花她们也放下碗筷,站到她身旁,没有开口讲话,坚定眼神已经表明要力挺她。

没有人注意到的角落桌子。

“这个小娘子看着好生面熟...唔,她家不是开牙行的么?怎得还会看相呢?”李安言望着人群风波中心的顾兮兮,疑惑地讲道。

“不过她说的,好像有些道理。”李安言摇头晃脑思索着。

忽的,她拉住坐在她对面的傅楼道:“表哥,你身为张天师的亲传徒弟,你说,那小娘子讲的对不对啊?“

傅楼淡然地瞥她一眼,丝毫不予理会,只是不停吃着饭,仿若周遭无论发生什么都与他无关。

“你这人,也忒无趣了些,平时让你帮我看相,你总说我们有血脉相连,是瞧不出的...”

“眼下让你断别人的相,你也不肯...”李安言不满地喋喋不休。

‘啪——’傅楼轻声放下碗筷。

“吃好了没有?”他问道。

“啊?”李安言一时没反应过来,她方才只顾着吐槽,哪里有吃饭?

“结账,再晚些,这儿可就要成是非之地了。”傅楼又道。

将三两银子放在桌上后,径直出醉香楼离开,全然不顾还在呆愣中的李安言。

“表哥,等等我。”李安言咬紧嘴唇,还是不甘心地追出去。

却在出门槛时候,与一名急匆匆行来的男子撞个满怀。

“姑娘,对不起,在下赶时间,还请原谅在下的唐突。”说话的是个青衫巾帽的书生。

李安言瞧着他身上打扮,是清风学院的学生,讲起话来咬文嚼字的。

她顿时来了兴趣,说道:“无事,下次注意便是。”

哪知她才刚讲完这句话,那书生道谢,一头扎进醉香楼的人群中,不见踪影。

“嘿!这书呆子!我还没把话说完呢?急个什么啊!”李安言气的直跺脚。

那头,傅楼已经上马车,对她发出又一遍催促。

“哼,今天算你好运,别让本公...本小姐再碰上!不然一定没你好果子吃!”李安言对着空气撂下狠话。

急匆匆上马车,扬长离去。

醉香楼内。

大家都围绕着看热闹。

“这小娘子看模样年纪不大,真会看相呢?”

“八成是胡诌的吧!谁不知道兴顺牙行和旺来牙行不对付呢?一定是同行恶搞呢。”

“吃瓜不嫌热闹大!李老板你倒是说话啊,她说你表弟丧妻,到底对不对啊?”

“...”

李承义闻声,脸上青白一阵,很是难堪。

他要怎么解释?

他心里简直慌的一批啊!

李承义用看怪物的目光望向顾兮兮,这毛都没齐的小丫头,怎得一说一个准呢?

刘柱子家里什么情况,他这做表姐夫的,自是再清楚不过。

他好奇的是,顾兮兮是怎么知道的?

他目光盯着顾兮兮,朝旁侧挪动,瞧见的是似笑非笑的李君泽,以及有些担忧却丝毫没怯懦的王双花二人。

难道,是他们家提前得知消息,暗中打探过柱子的情况?

李承义摇头,很快推掉自己的想法,兴顺牙行自身难保、自顾不暇,怎得还有心思忙旁的事情?

就在这时,看客人群中忽的有人喊道:“柱子,是你啊?”

“这衣服哪搞得?穿身上还真像个秀才。刚才他们一直喊刘柱子,我还不确定是不是你哩!”说话的老乡穿着粗布麻衣。

他也是上阳庄的,刘柱子同村。

“刘家她芸姐,早就听说你跟着夫家来严州城做生意,瞧这身打扮,一定是买卖干大发了吧?”

“你们咋得不讲话?不认识我了?我是你们隔壁家吉老三啊!”

这人一说话,刘芸、李承义顿时脸色更加难堪。

千防万算,怎得就是没想到,会在醉香楼碰上老乡!

那吉老三可没有顾兮兮的好听力,他可不知道,李承义他们这桌先前讲过什么。

他上前拉住刘柱子就道:“昨个儿你爹娘还念叨着你啥时候回家哩,家里的两个小奶娃饿的天天哭。”

“唉,也是命苦的俩娃娃,才生出来,娘就难产死了。”

吉老三自说自话,却不影响旁人理解。

尤其是马夫人,脸色骤变,冲吉老三问道:“老乡,你是说,刘柱子的爹娘健在?况且他还有两个孩子,孩子的娘难产死掉了?”

吉老三愣了下,摸着脑袋,他刚才讲的话,也没那么难懂吧!

“对啊,刚才不都说了么?”

马夫人得到肯定答复,攥手成拳。

旁侧王婆见事情不对,忙急着把自己摘出来,冲刘芸道:“刘氏,你表弟的情况,怎么不跟我说全乎啊?”

“瞧这样子是刚死老婆没多久吧?这么急着出来说亲作甚?”

说罢她又瞧向马夫人,连忙道歉道:“马夫人,这事实在不好意思,怪我没提前打探清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