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堂堂飞花宫少主,就值三百两银子?

孙大夫让仁德堂掌柜按三倍诊金付给顾兮兮。

也就一个时辰功夫,到手五十两银子。

那些病人们起初是不信她这个年纪轻轻小丫头的。

还是孙大夫站出来,直言顾兮兮是自己关门弟子。

众人才敢让她瞧病。

一个时辰后,宫飞尘皮肤表层的漆黑已经洗净。

他换上一身干净的缂丝白衫。

顾兮兮被孙扬羽恭敬请去厢房,为宫飞尘诊脉。

“宫公子身体已无大碍,只是体内煞气要想彻底根除,须得连续行针七日,劳烦孙爷爷再行五日了。”

她收回手,似是想起什么,又道:“此一番折腾,宫公子身体受到劳损,我这有副方子,可补心静气,不免服上半个月,好生静养。”

“有劳顾小娘子了。”宫飞尘礼貌点头道,再无前面半分的怀疑和不敬。

孙扬羽的书童拿来笔墨,顾兮兮握着毛笔,怔住了。

让她写箓画符还行,让她写字?还是古繁体字?

这有点难!

顾兮兮腼腆一笑,将笔递给孙扬羽,说道:“那个,我不大识字,我来说,让孙公子写吧。”

厢房内众人皆是大跌眼镜。

这位看相医人布风水、无所不能的小娘子,竟不识字!

这么一想,众人顿时觉得心中平衡。

“白芍两钱、茯苓三钱、灵芝一钱...”

方子写好,书童去抓药,孙大夫还特意吩咐,让账房那边将药方抄下来,他回头要好生潜心研究。

“顾小娘子不计前嫌,这次救我性命,这份大恩大德,我宫飞尘必牢记心间。”

“只是不知,顾小娘子想要何种回报?无论是银子,还是天灵地宝、神丹妙药,只要我宫飞尘有的,定双手奉上。”宫飞尘认真道。

“也算上我一个。”孙扬羽凑热闹补充道。

“飞尘没有的东西,我来凑。”他拍拍胸脯,豪义冲天。

“这个...”顾兮兮迟疑了一下。

宫飞尘和孙扬羽也不急,等着她开价。

就算是顾兮兮狮子大开口,他们也都认了。

可他们没想到,顾兮兮纠结之后,小声说道:“救人就是顺带的...如果你们非要给钱,就二百两银子好了。”

宫飞尘愣住。

孙扬羽当场哈哈大笑起来。

“顾小娘子,你该不会打算用这二百两银子去交牙行铺子赁金吧?”

顾兮兮诚实点头,她确实是这么想的,没想到被孙扬羽直接点破。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我...是不是要的有些多了?”

二百两银子,够普通农户家吃喝二十年不愁。

宫飞尘则是诧异中,不,应当说,是怀疑人生。

他堂堂飞花宫少主的性命,就值二百两银子?有些低价的离谱啊!

就那处听澜居,不过是他诸多别院中的一个,都能挂一千两银子卖出。

他在问顾兮兮要什么的时候,甚至想是否直接送她夜明珠呢?

孙扬羽笑的前仰后合,说道:“这笔钱,我替飞尘出,不过我给你三百两银子。”

“日后你们牙行有什么事,可尽管来仁德堂找我。”

他觉得顾兮兮这个小娘子挺淳朴实在,又是个有本事在身的。

做个顺水人情,打好关系,倒也不错!

孙扬羽从怀里掏出三张银票,递给顾兮兮。

“谢谢。”顾兮兮诚挚说道:“这下娘她不用愁赁金了。”

“先前在牙行里你扶着的那位,是你娘?”孙扬羽好奇道,他就是觉得,这对母女怎得长的不相像。

“嗯,是我婆母。”顾兮兮解释道。

婆母?孙扬羽眼神里蒙上几分失落,这神医小娘子,竟已早早婚配啊!

时候不早,孙大夫还想留顾兮兮用饭的,被她以怕娘担忧为由婉拒掉了。

孙扬羽让自家书童赶着马车将顾兮兮送回牙行的。

跳下马车的时候,正巧日头偏西,已近黄昏。

顾兮兮满脸喜色踏入牙行,见到王双花,一分不少地将三百两银票上交。

“娘,咱们的赁金有着落了。”她道。

“真的!是真的吗?我不是在做梦吧?兮丫快掐娘。”王双花惊喜交加,有些难以置信。

手中的三百两银票本该轻如鸿毛,却令她觉得沉甸甸的放心。

李君泽正好放学归来,见母女二人有说有笑,他嘴角轻弯起宠溺弧度,凑上前来。

“什么事?娘和兮兮都这般开心?”

不等顾兮兮出声解释,王双花就拉着她炫宝似的夸赞不停。

“是兮丫,她去给人看病,赚了三百两银子回来,这真是太好了,咱家铺子赁金终于有了着落。”

李君泽皱眉问道:“娘,赁金的事儿,怎么不告诉我呢?”

他语气中隐约间带着几分埋怨。

顾兮兮忙道:“娘说怕你读书分心,就没让告诉你。”

“对了娘,今天赚这么多,你也别忙活下厨了,叫上小五咱们一起去酒楼可好?”

她想着王双花白日受到惊吓,就莫要再操劳晚饭,刚好赚回这么多白花花银子,大家一起去热闹下也好。

“行,都听兮丫的。”王双花拍板定钉道。

李君泽牵紧顾兮兮的手,眼神中满是宠溺笑容,一切尽在不言中。

兴顺牙行提早打烊,一行人整整齐齐,向醉香楼出发。

醉香楼是距离兴顺牙行最近的酒楼,鲜香可口,物美价廉。

还不必提早预订。

顾兮兮她们到的时候,正是饭点上客之际。

虽不至于宾客满座,但楼上包厢早已没空闲位。

好在几人都不是那挑剔的主儿,寻着个靠窗四方桌就坐下点菜。

“烧大鹅、辣兔头、荷塘小炒、溜三样、桂花糯米藕、玉带虾仁、红扒鱼翅、水晶肴蹄...”

方一坐下,王双花犹如报菜名般,讲出一连串。

顾兮兮眨巴水汪汪大眼睛,好多她都没见过,不过光是听着,就够馋人的!

“你们若有其他想吃的,直接点便是。”

顾兮兮摇头,她可不晓得,醉香楼里都能点啥,不过她想,干锅包心菜、干锅花菜这种,这个时代还没出现吧!

龅牙伙计有些拘谨,他觉得能被东家请吃饭,就够荣幸的,哪里还敢提要求点菜呢?

李君泽抿茶轻笑,他看出顾兮兮和龅牙伙计两人心思,就对他娘王双花道:“娘看着点便是。”

王双花被哄得开心一笑,继续对店小二道:“肉酿生麸、油发豆莛、荷叶肉、玛瑙银杏、软烧豆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