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他最宝贵的,是她!

金光浓烈,与顾兮兮掌心白光撞做一团。

九字真言秘术!

是顾兮兮学到的第一门道法,也是她此番来破阵的仰仗。

没有任何法器助力下,这就是顾兮兮所能拿出的最强实力。

白光穿刺击过,将金光打散,直奔乾坤八卦困阵而去。

凉亭顶上的宝镜遭此一击,突然发出剧烈哀鸣。

连带每一枚青铜镜都随之颤动鸣响。

傅楼看准时机,手中金钱剑散开,呈一百零八枚铜钱排列半空中。

紧接着,只见他手一挥,所有铜钱直奔阵眼宝镜而去,连续击打。

每一下攻击,都让宝镜周身的金光弱上半分。

但他的法器金钱剑只能削弱困阵,想要破阵,很难。

就在这时,古井中的鹿鸣悠悠传出。

竟与那宝镜哀鸣互夺光彩,不分上下。

就是现在!

顾兮兮手中重新结印,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白瓜射出,‘唰——’地钻入乾坤八卦困阵中。

“噼里啪啦——”无数青铜镜从凉亭顶部掉落,甚至砸在顾兮兮和傅楼身上。

古井内,一道白光快速升起,在绕着顾兮兮、傅楼二人轮转一圈后,旋即朝秦岭山脉飞去,钻入其中消失不见。

可以说,是她、傅楼、鹿灵三者合力破掉这困阵。

“顾小娘子,你可还好?”傅楼出声道,忽的他嘴角淌出鲜血血迹。

“我无事,倒是傅公子你,似乎伤得不轻。”顾兮兮摆摆手,有些有气无力道。

接连两次使用九字真言,让她有些力竭。

这具重生后的身体,到底比不上前世的。

不然她能连用百次都不带大喘气!

和她比起来,傅楼就惨兮兮多了。

胸口好几道血痕,面色也苍白到可怕。

“...”傅楼一声长叹,“我的伤不要紧,待回去涂抹上药,便会无事。”

“今日多谢顾小娘子相救,否则的话,我不光要失败,更会命丧于此,日后傅某必将重报。”

顾兮兮有些不好意思地连忙摆手谢绝:“傅公子不必如此!”

“我只是打定主意今晚来破阵,凑巧遇上傅公子你罢了,看来你我有缘啊。”

傅楼虚弱地笑了笑,说道:“救命之恩,哪有凑巧一说?你我皆是玄门中人,难道还要客气?”

顾兮兮一乐,应声点头:“倒也是。”

“实不相瞒,我乃钦天监张天师之徒,此番奉师命来严州城破阵。”傅楼又道:“不知顾小娘子又是师从何处?”

“我师从玄水道人,师父她避世绝俗,想来傅公子应当未曾听闻过。”顾兮兮将先前讲给孙大夫他们的说辞重又拿出道。

避世绝俗!定是高人!

傅楼眼中不免流露出几分尊崇。

“顾小娘子,今日一事,还望保密。”傅楼冲着顾兮兮拱手作揖,客气说道:“傅某有伤在身,就先行一步。”

其实不必傅楼叮嘱,顾兮兮也绝不外传今晚的事儿。

秦岭山脉鹿灵?玄门规矩,是不能为外人道也。

顾兮兮正欲离开,却瞧见脚边不远处,那面镜沿雕刻飞禽走兽的宝镜还是完好无损的。

她弯腰捡起,只见宝镜背面,展翅翱翔的大鸟呼之欲出!

鸟旁刻着道文,上书‘朱雀宝镜’四个字。

好东西!

能被用来做阵眼,并困住山间鹿灵的,岂会是凡物?

这波收获颇丰!

顾兮兮喜滋滋地将宝镜收入怀中。

她正缺个趁手的法器。

倘若今晚有法器在手破阵,原本八成的把握就是十成!

走出凉亭,月色皎洁如水倾泻。

糟糕!

刚才耽搁不少时间,现在定已是子时后。

顾兮兮加快脚程,往回赶。

牙行的大门没关紧,轻轻一推就开。

一楼没有人影,茶桌上有盏油灯亮着,似是为她而留。

顾兮兮端起油灯,蹑手蹑脚踏上二楼,生怕发出点声音吵醒他人。

然而她才刚推开门,就见房间内,李君泽正负手立于窗前。

“君...君泽...”顾兮兮心虚开口。

眼下天色确实已晚,无论李君泽要怎么责怪她,顾兮兮都认。

她垂下头猜想着,他的脸上此刻该是怎样无奈苦等后的愤怒表情呢?

“东西可都买好了?”李君泽温润声音在她头顶响起。

出乎顾兮兮意料,李君泽非但没有任何怪罪意思,反倒转过身,就将她轻拥入怀。

“娘子,天色晚凉,你穿的又单薄,为夫担心你会被冻坏的。”他言语间皆是关切。

顾兮兮窝在他温暖怀抱中,用力地点头,保证道:“好啦,下次肯定不会再回来这么晚了。”

李君泽点头,“嗯。”

他下巴微颔,在她额头轻蹭,眼中尽是春风笑意。

全程不争不抢不闹,却已然吃定她。

“娘子。”李君泽温润声音再度响起。

顾兮兮有些羞红脸,她总觉得这般叫法太过腻人,可真当娘子二字从这人口中呼出时,她发现自己竟心神微漾。

“我有个礼物想送给你,不知你是否会喜欢?”李君泽道。

“嗯?是什么啊?”顾兮兮问道。

却瞧见李君泽神秘一笑道:“娘子不妨猜猜看?”

“为夫可给你一点提示...打开便能看到我最宝贵的。”

“最宝贵的...”顾兮兮蹙眉思考,“是物件?”

李君泽嘴角弯起宠溺弧度,答道:“是也不是。”

“唔...”顾兮兮认真地想,百思不得其解,只得撒娇求饶道:“君泽,兮兮猜不出来,我认输好不好,快给我看看是什么吧?”

李君泽本就没想为难她,当即凤眸浅笑,从怀里掏出一物,递给顾兮兮。

顾兮兮定眼看去,是铜镜!

她举起来,从昏黄镜面中瞧见的,正是豆蔻少女清嫩容颜。

打开便能看到我最宝贵的...

李君泽这句话还回荡在她耳畔。

他最宝贵的,是她!

顾兮兮抿嘴浅笑,柔声道:“谢谢君泽,这个礼物,我很喜欢。”

第二日,许是知道顾兮兮睡得晚,直到牙行开门,王双花也没上楼来叫她。

顾兮兮醒来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身侧人已不在,还留有余香温度。

她想君泽这时候,应当坐在学堂里读书中才是。

外面街道熙攘吵闹,大批客人涌进旺来牙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