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是心动,她的心动

顾兮兮回头,撞见李君泽那双充满笑意的星眸。

她的心情也跟着忽的明亮起来。

脑海中浮现那句‘雨过天晴云**,这般颜色做将来。’

就好像,划过心头的那抹雨后天青,不巧,在等的就是你。

“君泽!下学回来的还挺早,怎么样?有没有被欺负?”

顾兮兮拉着李君泽,将他前后左右上下地仔细打量一番后,见没新伤,这才放下心来。

“没有。”李君泽脸颊微红,有些傲娇地别过头去。

随后,他一直背在身后的右手伸出。

“糖葫芦!”顾兮兮大喜。

“呐,给你的。”他记得,他这小媳妇,可是最爱吃甜食的。

果不其然,抱着糖葫芦啃,顾兮兮瞬间将烦恼抛之脑后,一切不顺都烟消云散了。

李君泽在她啃咬糖葫芦的时候,也趁机将宽大右手放在她头上轻抚。

可恶,他心中总有一股忍不住想将她紧紧拥入怀中的冲动。

就像之前,他还痴傻时候那般。

只是,他又怕会吓到她。

强忍下心中冲动,李君泽白衣拂袖,无尽风采,嘴角挂上轻笑道:

“今日重阳节,想来夕市必定热闹,兮兮可想去瞧上一番?”

顾兮兮抱着糖葫芦啃,含糊不清应声道:“蚝鸭~”

用过晚饭,两人跟王双花打过招呼,就出门上街。

刚出牙行,李君泽就将顾兮兮那双被夜风吹得有些凉意的小手握紧。

丝丝温暖,通过联结处,相互传达心底。

街上人来人往熙攘吵闹,却都在此时此刻沦为背景。

顾兮兮猛地发现,这好像是她和李君泽二人,头一次正儿八经的约会!

好紧张!

她忍不住将李君泽的手又拉紧几分。

感受到顾兮兮的动作,李君泽回头看她,眸中尽是深邃情深。

他身后月光倾泻,华灯初映,仿若身上也渡上银霜。

俊朗清逸的面庞还是那张脸,却给顾兮兮与之先前截然不同感觉。

但——

他望向自己时,那直达眼底的真心笑意,从未曾变化。

这种感觉就好像...饲养多年的小奶狗一朝长大,成为忠实可靠的大狼狗!

“瞧一瞧看一看,猜对谜底送花灯咯。”

顾兮兮被街边叫卖声吸引,尤其是那只栩栩如生的玉兔花灯,就差让她留下口水。

以前玄水道观祈福大会时候,也会挂很多花灯。

但都没有这只玉兔花灯好看。

许是看出顾兮兮渴求的心,李君泽主动上前,问小贩谜题。

“公子可否听过风吹幡动的故事?”

顾兮兮闻言,眼前一亮,忙抢先道:“可是那风吹幡动,是风在动,还是幡在动的题目?”

“正是。”小贩点头。

顾兮兮蹙起眉头,小声嘀咕着:“风动还是幡动...到底是王阳明心学更胜一筹,还是程朱理学...”

“是心动。”李君泽掷地有声道。

她转头,却撞入他的怀中。

抬头,是清明而又似曾相识的痴恋目光。

这一刻,她仿若觉得,他还是那个傻子君泽。

“不是风动,不是翻动,是心动。”他又重复道。

是心动,更是心猿意马的偏宠。

管他什么心学还是理学,都抵不住轮回千载换来一世无憾的心动。

有你陪伴,亦是风雨袭来仍不动如山,予你心安。

顾兮兮原本疑惑的脸上,忽守得云开见月明般,露出痴笑。

那倩然一笑,让天地都为之失色。

“原来竟是心动。”顾兮兮后知后觉道。

她一直百思不解的答案,缘来就在身边!

“这玉兔花灯,就是这位公子的了。”小贩是个有眼力劲儿的,也不问他们要哪款花灯,径直摘下玉兔灯,就塞入顾兮兮手中。

“祝二位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顾兮兮面色羞红,拉着李君泽快步涌入人群中。

眼见时候不早,顾兮兮心里挂念着严州城南破阵救鹿灵一事,她望向李君泽,低头扯谎道:

“君泽,娘先前叫我买几样东西回去,在城北那边,有些距离。”

“你今日功课还未曾做,要不先回去?”

李君泽意味深长地瞥她一眼,他这小媳妇撒谎着实不够高明。

他娘王双花就算要她带东西,也不会让她大晚上去买回来。

更何况,她还不好意思垂着头呢?

李君泽心中无奈叹气,罢了,自己的小娘子,自己当然要宠,就陪她演戏又如何?

“嗯,确实,还有些功课未做...”

顾兮兮不等他把话说完,就摆摆手忙道:“好,那你快些回去吧!我去买东西,很快就回来。”

她竟是先他一步走掉了!

李君泽尬在原地。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很是受伤,就好像遭到负心汉抛弃的小媳妇。

不过——

正巧,他也有东西要去‘买’。

顾兮兮来到凉亭古井旁附近,已经亥时中。

再有半个时辰,就是子时。

周遭煞气比白日愈加浓烈,这与乾坤八卦困阵入夜后威力被削减有很大关系。

隐约间,还能听见从古井中传出呦呦鹿鸣。

这声音,几分悲凉,几分凄惨,又夹杂着几分期盼。

顾兮兮不免加快脚步,穿过造景竹林,就听见‘锵——’一声巨响。

正是凉亭中所发出来的。

她抬头,借着月光瞧见,有一白衣人正手持金钱剑,与困阵抗衡中。

那人头发和衣角皆飞扬着,口中念念有词。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下一秒——

宝镜折返强烈金光,那光芒打在白衣人身上,顿时就让白衣人口吐鲜血倒飞出去。

顾兮兮晓得,白衣人应当跟她一样,是前来破阵之人。

并且还是同道中人!

只是那乾坤八卦困阵着实厉害,他非但没能成功,还遭到反噬。

顾兮兮立即咬破手指,掠过眼前,开启天眼。

白衣人已经站起,重新踏入凉亭。

“兄台,我来祝你一臂之力。”她走出来说道。

那人回头,两人目光在半空中交汇,皆面色一惊。

怎么是他/她?

“傅公子。”顾兮兮率先叫出声。

“顾小娘子...小心!“傅楼正欲说什么,话未讲完,就急切喊道。

顾兮兮抬头,就见凉亭顶上的八卦阵发生轮转,金光再度袭来。

她不敢小觑,左手指尖鲜血快速抹在右手心,双手合在一起结印: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