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山灵护野,属御方神

这座山,已有灵性!

果真乃风水宝地也!

顾兮兮止不住地感慨。

见山脉并无异象,她转而低头,观察地面上黑雾的走向。

只见黑雾从‘听澜居’后门急剧涌入,迅速侵占整个庭院,就连邻家都没能幸免。

后门那里,必有古怪!

顾兮兮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从梧桐树干上跳下,朝听澜居后门而去。

后门外,是一处造景凉亭。

琉璃玉亭,溪石竹林。

顾兮兮沿着小路走进楼台,瞧见一处幽深的古井。

古井呈八角状,井上青苔斑驳,似年头已久。

煞气,正滋滋不断地从里面冒出来。

这煞气中夹杂着白光,井内似有灵气缭绕。

顾兮兮刚看过去,就觉得眼睛被闪到,一时有些恍惚,天眼也因此失去效力,被强行关掉。

她顺着那折射光芒的方向望去,只见在凉亭顶部内侧搭建的悬梁上,摆满铜镜,呈八卦摆设。

刚才灼伤顾兮兮天眼的,是位于中宫位的阵眼。

那面铜镜明亮反光,镜沿是精雕细刻的各类飞禽走兽。

道家法器宝镜!

乾坤八卦困阵!

顾兮兮接连震撼。

宝镜加困阵,这是道家用来封印和镇压的。

那井中被封印镇压的,又是何物?竟会产出如此浓烈奇怪的煞气。

她壮着胆子,朝井里面探头。

半透明鹿灵坐卧井底,虚弱到连呼吸都清浅不一。

许是感受到她的目光,鹿灵抬头望过来,眼角滑落两行清泪。

是山灵!

山灵护野,属御方神。

何方能人异士,竟将秦岭山灵锁在这八角井中?

好在对方布置的只是乾坤八卦困阵,虽限制鹿灵自由,却并不会伤其半分。

若是杀阵,怕煞气只会更重!

只是——

这阵法多年来相安无事,缘何近一个月,出现这磅礴煞气?

顾兮兮继续观察四周,却见在乾坤八卦阵坤位上,有面铜镜已被打破。

原来如此!

困阵出现破绽,才让煞气外漏。

也让原本风水福地的听澜居变成现在这般模样。

倘若置之不理,任由煞气蔓延下去,整个秦岭山下的庭院,都将遭到侵蚀!

届时,会有更多人为此丧命。

要想救他们,倒也简单,只需破掉乾坤八卦困阵即可。

只是她刚才被阵眼灼伤天眼,短时间内不能再开。

原本八成破阵的把握,只剩三成。

现在又是日头正足时候,是宝镜乾坤八卦阵最强时。

强行破阵,易遭反噬。

顾兮兮心中打定主意,不能牵连无辜人丢掉性命,这阵一定要破。

她打算入夜后找个借口溜出门,来破阵。

“顾小娘子?人呢?”听澜居后院,传来宫飞尘声音。

顾兮兮回来,就见宫飞尘和杜明二人正在庭院里等候。

杜明时不时奉承吹捧宫飞尘两句,倒是让宫飞尘对他一直冷冰冰的面色缓和几分。

见顾兮兮从后门走进来的,杜明抢在宫飞尘前面开口道:“我们是来帮宫公子看庭院的,你打开后门做什么?莫非要引贼入室?”

宫飞尘本就对顾兮兮起疑心,此刻听到‘贼’这个字,不免面色冷沉下来。

顾兮兮倒是个爽快的人,她忽视杜明的无礼,对宫飞尘道:“宫公子,我已经寻到破解煞气的法子。”

“只是,你身上的煞气,有些麻烦。”

“你被煞气侵蚀已久,那煞气已逼近三花顶和心脏,寻常的法子,已很难将煞气引出。”

“而且,煞气早已侵蚀体魄,要想全部祛除干净,至少也得三个时日以上!”

宫飞尘面色愈加冷寒,心中暗道,难道真如前面那个牙行伙计所言,这小娘子果真想讹他钱?

他是个不差钱的主儿,况且他一向秉承钱财乃身外之物原则。

只是,性命攸关的大事,可容不得开任何玩笑。

宫飞尘沉着脸,继续问道:“那小娘子打算以何种法子来治我身上煞气?”

顾兮兮思索片刻后道:“破煞符是断不能用在人身上的,如今之计,唯有用行针穿脉一法,将公子体内煞气慢慢引出。”

“呵呵,照你这么说岂不是随便一个大夫都能治呢?”杜明闻声,顿时冷嘲热讽出声。

顾兮兮瞥他一眼,皱着眉头继续道:“那倒是不能,又不是所有大夫都懂得如何除煞。”

此言一出,就见宫飞尘脸色愈加冰寒,“按照顾小娘子的说法,唯有你才能为我祛除煞气?”

宫飞尘先前是看过大夫的,但那些神医大夫们无一不说,他这病,他们治不了。

怎么到了顾兮兮这儿,行针就能除煞?

顾兮兮察觉到宫飞尘的敌意,不过她仍是如实说道:“若有其他能将山医命相卜融汇贯通的玄门中人,倒也可以一试。”

宫飞尘一声冷哼,“顾小娘子的心意,我心领了,今日便到此为止,请回吧。”

“宫公子...”顾兮兮还想说什么,却见宫飞尘眸色冰寒,转身拂袖快步离去。

她留在原地,脸色有些古怪。

怎得这公子变脸犹如翻书?是不是他们有钱人家公子哥都这般?

她就是想说,他身上煞气很重,即便是将宅院转手他人,也难以除煞。

倘若三日过后,煞气于三花顶集聚,饶是她,都再无妙手回天术。

算了!既然对方不乐意让她出手,她也强迫不得。

正所谓,吉人自有天相,是福是祸,都得他自己受着。

倒是杜明,这次没做跟屁虫,他轻蔑地看着顾兮兮,说道:“那点江湖骗子伎俩,一两次或许还行得通。”

“夜路走多了,总会撞鬼的,似是宫公子这般有见识的高人,又怎会被你所骗?”

“劝你这黄毛小丫头跟着那对傻子寡母早点滚回大牛村吧,严州城不是你们这种乡巴佬能待下去的地方。”

杜明说罢,还故意趾高气昂地拍拍身上青灰长衫。

顾兮兮没理会他这种小人,转身离去。

她走回牙行,整日都恍惚,沉浸在如何破那困阵的思考中。

直到李君泽出现在她身后,都未曾发现。

“在想什么呢?那么入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