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说她是个骗银子的神棍?

宫飞尘说出这句话的同时,藏在衣袖下的手中已经捏紧淬毒飞镖。

他等待着,若是感到面前几人谁有丝毫不对劲地方,他绝对会毫不犹豫出手。

江湖中人行事,不得不小心谨慎。

顾兮兮察觉到宫飞尘的紧张,她解释道:“我会些医术,还懂得点看相风水,从你进门起,就察觉你脚步轻浮,头重脚轻。”

“原来如此...”宫飞尘表面上点头,实则未放下半点戒心,他继续道:“你这小娘子有点本事,不妨给我仔细瞧看?”

旁侧当跟屁虫的杜明一听这话急了,连忙道:“我说宫公子啊,你可千万别信这黄毛丫头的话,她这么小年纪,哪里懂什么医术风水?”

宫飞尘闻言,冷冷瞥他一眼。

只这一眼,就让杜明仿若坠入冰窖般,觉得浑身寒冷无比。

可怕!面前男子,绝对不能惹!

杜明哆嗦着身躯,不敢再多话。

宫飞尘自来熟的在茶桌旁坐下,主动伸出手腕,朝顾兮兮道:“有劳小娘子为我把脉。”

宫飞尘之所以会这么做,是有原因的。

一个月前,他身体突发状况,日渐虚弱,常有鲜血咳出。

遍访名医,皆无从对症下药。

与此同时,他日夜被噩梦缠身,消耗心神。

若非他武功高强,怕已遭不住。

偶然间遇到一位道门朋友告诉他,是那处城北宅院出了问题。

就是因着这件事,他才急着挂记牙行卖出那间庭院。

顾兮兮不多言,将食指中指并拢,轻轻搭在宫飞尘的脉门上。

脉搏跳动正常,比起常人不弱。

果真是煞气作祟!

顾兮兮直言道:“公子这是煞气缠身,若不及时驱散煞气,怕会危及性命。”

宫飞尘心底诧异,这番话,竟与那位道门朋友所言一般无二!

这牙行小娘子,是有本事在身的。

“敢问小娘子,我这可是遭人算计才这般模样?”

顾兮兮摇头:“从面相看,你虽有冤仇,却近日不会有争端。”

顾兮兮蹙眉思虑,既无旁人刻意谋害,那想来多半是风水出了问题。

她出声道:“敢问公子,近期是否都居于严州城北那处庭院?”

宫飞尘点头,“正是。”

“那我们现在过去看看吧,或许能发现些什么。”顾兮兮道。

“有劳了。”宫飞尘客气道,站起身率先朝牙行外走去。

杜明紧随其后,生怕一个眨眼就弄丢这桩大买卖。

顾兮兮同王双花她们打过招呼后,随后跟上。

宫飞尘是坐轿而来。

顾兮兮和杜明二人跟随在轿夫后面,朝严州城北方向走。

好在路程不远,半个时辰就到。

严州城北皆是大户人家,朱门阔府,亭台楼阁,水榭假山...

一路走来,看的直叫人眼花缭乱。

让顾兮兮感慨的是,此处天地灵气充裕,鸟语花香自然,是不可多得的风水宝地!

宫飞尘的庭院是五进四的大宅子。

门口拜访两尊气势汹汹的石狮子。

牌匾挂着的字样,也独具一格,‘听澜居’!

字体龙飞凤舞,笔走游龙,想来定是出自名家之手。

庭院内,精致假景环绕,又是另一番富贵天地,

才刚踏进大门,顾兮兮娇躯一颤。

她顿下脚步,快速咬破手指尖,在双眸前略过。

在她的视界里,整座庭院,乃至旁侧其他人家庭院的部分,都被一大团黑雾吞噬包裹。

是煞气!

极为浓烈的煞气!

普通人,是无法感知到煞气存在,他们顶多会察觉身体不适。

可顾兮兮如何能感觉不到煞气?

只是...

如此庞大数量的煞气,隐约间还夹杂着白光,是顾兮兮闻所未闻。

杜明生平第一次见富贵人家宅院,宛若进大观园般瞪大眼睛,已经震惊到说不出话来。

他感觉不到任何煞气存在,只踮着脚小心来回东瞧西望。

顾兮兮就站在门口,观望半空中煞气走向,没有挪动半步。

宫飞尘很快就发现她的异常,走过来问道:“顾小娘子,可是察觉到不妥?”

“这里的煞气,很重。”顾兮兮直言道。

“煞气?很重?”宫飞尘皱眉。

他那位道门朋友只是说这处庭院与他命格不和产生煞气,叫他早些出手为妙。

为何面前这位小娘子面色如此凝重?还将此处情况说的极为糟糕?

那位道门朋友一年前拜入武当教,多少有些正统道法在身。

宫飞尘自然信他更多些。

“依娘子之见,这些煞气,又该如何解决呢?”宫飞尘问道。

这才是宫飞尘最关心的地方,这处庭院乃他心头所好。

每年总会在这里住上小半年,真让他卖出去,还真有些舍不得。

顾兮兮仍旧在观察空中黑气走向,认真作答道:“须得寻到煞气源头,方能对症下药,除掉煞气。”

“那就有劳顾小娘子了。”宫飞尘礼貌道。

顾兮兮强忍着不适,踏入被黑雾吞噬的庭院中。

天眼视界中,漆黑一片,现在的她,宛若失去光明的瞎子。

每走两三步,她就稍作停顿,快速掐指。

约莫一盏茶功夫后,才绕过围墙,进入后院。

杜明就在前院左右观赏感慨,刚才他有意躲旁侧听着二人间对话。

眼下见顾兮兮走出前院,他可算等到机会,忙上前,就拉住宫飞尘。

“宫公子,这小娘子就是个神棍罢了,若她真的会医术风水,又怎会心甘情愿给一家小牙行做活计呢?”

“宫公子,你可千万别被她给骗了。”

“我瞧着这丫头见你有钱,保不齐想讹你一笔。”

“现在吓唬你说煞气重,待会儿还不得说你病重难救?好收你更多银子啊。”

杜明说话吹鼻子瞪眼,张力十足,

宫飞尘本就对顾兮兮保持戒备心,此时听杜明这么讲,不免生起疑心。

顾兮兮趁着宫飞尘他们在前院功夫,她三下五除二就攀爬跳上后院的高大梧桐树上。

正所谓,站得高,看得远。

这一望,她就瞧见震撼人心的波澜壮阔景象。

只见整个秦岭山脉,宛若蜿蜒的长龙般盘踞着。

听澜居所在,不偏不倚正是龙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