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他不傻了?

“人没死。”顾兮兮轻描淡写道。

“从东门出城,走十里地的小渔村,人就躲在那里。”

女人面色阴晴不定,似是在判断,顾兮兮说的是真是假。

三个女人聚绕一起,小声讨论。

“翠云姐,这丫头好像真有点本事,我觉得她讲的八成为真?”

“信口开河谁不会啊?我们现在都在牢里,眼看就要秋后,离问斩期都没几天了...”

“但倘若,她讲的是真的,那我们岂不是有救?”

“...”

就在三人说话间,远处走来几个衙役官差。

‘哗啦哗啦——’铁锁响动,门被打开。

“谁是顾兮兮?出来。”为首的王捕头道。

顾兮兮应声走出。

王捕头在看清楚牢房里另三人的时候,也不免皱起眉头小声嘀咕:“怎得把这小娘子和她们三人关在一起?”

转而他见顾兮兮来到面前,又道:“这件事来龙去脉太守大人已知晓,按理说你打了人,是该罚,但毕竟对方有错在先。”

“太守大人为小娘子名声考虑,就不打算升堂审案。”

“不过小娘子放心,那五人已被勒令各自责罚二十大板,待到身上的伤养好后,就行罚。”

“只是小娘子你毕竟也动了手,需赔偿对方一百两银子。”

顾兮兮眉头蹙起,她不晓得,该上哪凑出这一百两银子去。

真是三文钱难倒英雄好汉!

似是看出她的顾虑,王捕头又道:“钱的话,小娘子你婆母已拿出,你现在可以回家了。”

婆母?王双花?

顾兮兮点头道谢,跟着王捕头他们走出地牢,到府衙门口,就见在此焦急等待来回踱步的王双花。

“娘——”顾兮兮鼻子一酸,喊道。

这种被人惦念和等待的感觉,真的很温暖。

“兮丫,有没有受苦?咱们回家吧,我给你和君泽炖了鸡汤。”王双花满脸殷切关心道。

王双花身后站着的,是目光柔和的李君泽。

感觉到顾兮兮的目光,他星眸微扬,勾唇浅笑,什么都没说,却好像什么都说了。

顾兮兮长舒一口气,“咱们回家!”

到牙行时候天色已黑,龅牙伙计没有关铺子离开,而是一直等他们回来。

晚饭是炖鸡汤和几个简单素菜,没回家的龅牙伙计也被留下一同用饭。

鸡汤炖了将近三个时辰,汤底浓郁清亮,很是暖胃。

王双花掰下大鸡腿,就放入顾兮兮碗中。

吃饭全程,她只字不提那一百两银子的事儿。

顾兮兮晓得,王双花那么爱银子的人儿,咋滴能不心疼?

只是在对方眼中,她这个胜似亲女儿的儿媳妇,可比银子来的更重要!

顾兮兮加快扒拉米饭速度,心中发誓,一定要赚比一百两多十倍、百倍乃至更多的银子回来!

夜晚,牙行打样后,顾兮兮像往常一样,在柜台核对账本,比对牙行记录簿。

“今日又出去一百两银子,账上剩下的银子不足十两,再不开张,怕是连月钱都发不出去。”

“奇怪,严州城北靠秦岭山脉,怎还会有宅院...”

顾兮兮望着今日才挂记上的宅院,发出疑惑。

就在这时,身后响起声音,“北城山脚那边宅院不少,都是些富阔人家才买得起的庭院。”

顾兮兮回头,就见李君泽抿着唇眼眸柔和地看着她。

他声音带着几分磁性,在这静谧的夜晚,格外温柔好听。

或许是刚干完活,灰头土脸的,但那双明亮的星眸仍旧熠采精神。

他自然地搂住她腰肢,双睫宛若蝶翼,带着温热的气息掠过顾兮兮耳畔。

“君...君泽...”顾兮兮双颊绯红,连忙后退,却撞上柜台,笔纸散落一地。

李君泽则快速将她拥入怀中,大手拂过她被撞的后腰,柔声关心道:“有没有撞疼?”

顾兮兮摇头,转而不确定地问道:“君泽你这是...好起来了?”

“嗯。”李君泽淡然地应道,“怎么?我好起来,你就不喜欢了?”

说着,他嘴角疯狂扬起弧度,凤眸浮现浓烈笑意,又凑前几分,一本正经问道:“兮兮以前说的话,可还算数?”

“啊?”顾兮兮一愣,她说的...什么话?

难道是...说永远不会离开他那句?还是说,不论他什么样子都喜欢他的那句?

顾兮兮觉得这一刻,她头脑很混乱!

难道这就是恋爱的感觉?

她这边还在发呆,然而下一秒——

就见李君泽伸出食指,从她的鼻尖勾过。

刹那间,顾兮兮觉得自己浑身通过一阵酥麻电流,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觉。

可这动作,又不是两人间第一次做。

先前还是她自己交给李君泽的。

“那个...时候不早,我困了,我们上楼睡觉吧。”

说罢,顾兮兮仓皇而逃。

李君泽望着她消失在二楼身影,久久不肯收回。

他长叹一声,这些时日所发生的事情,就好似做了一场梦。

顾兮兮,于他而言,不单单是在他被打傻后,家里买回的冲喜小媳妇。

她是温暖的光芒,在他最困难时候,照亮黑暗。

也是她,将他从无尽深渊里拉出来。

第二日一早,牙行才刚开门不久,就听得铺子外面响起‘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怎么回事?

顾兮兮一愣,快步走出铺子,想看看什么事这么热闹。

街巷里,旺来牙行门前,舞狮队敲锣打鼓卖力表演。

喜庆的鞭炮声也引来附近众人围观。

只见李承义穿着富贵红宽袖衫袍,满脸乐呵呵,口中不断喊道:“旺来牙行店庆,凡是在本牙行购买宅院者,皆让利三分!”

牛不二等一众伙计也四散分开,纷纷抢着往自家铺子里拉客。

顾兮兮皱眉,天底下可没掉馅饼的好事!旺来牙行这安的什么心?肯主动让利三分?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倒是李君泽不知何时站在了她身侧,凤眸微眯,神情几分冷漠道:“看来大伯这是宁可自己少赚钱,也要将咱们兴顺牙行耗死。”

“只是,这般行事,破坏行规。”

“想必不出十天半个月,就会有同行找麻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