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牢狱之灾

顾兮兮跟在两名官差身后走,心中愈加疑惑,这好像并不是去公堂的方向。

“顾小娘子,我们到了。”两人忽的停下脚步说道。

顾兮兮朝前看去,只见出现在身前的,是一扇漆黑木门,此外再无旁物。

“差大哥,我们是不是来错了地方?”顾兮兮好奇问道。

她悄悄咬破手指,掠过眼睛,刹那间,顾兮兮看到那木门后黑云缭绕飘聚,煞气十足,是谓大凶之地也。

而官府里会出现这种风水的地方,唯有...牢狱!

顾兮兮惊诧,眼前漆黑木门是地牢入口!

“就是这里,没错。”两人不耐烦道,将她推搡着,下入地牢中。

顾兮兮皱着眉头,被他们带着往地牢深处走,四周无比潮湿阴暗,偶尔还有尖牙老鼠掠过。

简陋二字,已经不足以形容。

终于,两人在一处牢房前停下,打开铁锁后,将顾兮兮推进去。

“顾小娘子先在此等候,若要消息会来告知你。”就像应付差事般,说完二人就离去。

好在顾兮兮耳力好,即便两人走远,她仍能听到他们的对话。

“居然连守城副将的儿子都敢打,谁给她吃的熊心豹子胆呢?”

“呵呵,不过是个没背景的村妇而已,将她同那些杀过人、必判斩首的犯人关一起,不死也得让她扒层皮。”

“高明!借刀杀人于无形中!有了尹将军这十两银子,咱弟兄今晚怡红楼潇洒去!哈哈哈...”

顾兮兮握紧拳头,可恶!尹志那厮竟借家中权势买通衙役来害她。

真乃小人也!

铁锁和木栅栏,这种破旧玩意儿,自然拦不住她。

她是清白的,自是不怕太守审案,但倘若越狱,无罪也将落下把柄。

转身回头,顾兮兮就见牢房里,三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看。

皆是女子。

大明国最重伦理纲常,自然会在牢狱内设立专门关押女犯人的女监牢房。

只是,紧盯她的三人都面带冷笑,仿若在看死人那般。

“来了个黄毛丫头,生的这般好看,定是个狐媚子!老妹儿们,怎么说?”

“给她扒皮抽筋划花脸,看她还怎么狐媚勾引男人!”

“这细腰瘦胳膊小腿的,打断了肯定更好看!”

三个凶悍女人你一言我一句,朝顾兮兮凑上前来。

甚至为首那个急不可耐的,一巴掌就照着顾兮兮右脸呼来。

“瞅什么瞅?不懂牢里规矩么!”

顾兮兮轻描淡写地出手,捏住这胖女人手腕,叫她不得再动弹半分。

胖女人当即瞪眼着急,对旁侧另外两个女人道:“你们还愣着作甚?一起上,好好教训这个狐媚子。”

就在两人撸起袖子准备开干时候,只听顾兮兮道:

“你们三个,都不会死。”

三人愣神。

顾兮兮刚才听那两名官差提到,他们故意将她和杀过人的死刑犯关在一起,为的就是让她们好生折磨她。

牢里光线昏暗,但顾兮兮刚才咬破手指开的天眼还在。

她能清楚地看到三个女人身上运势。

三人年纪约莫在二三十之间,面相上看,是安享晚年或中年富贵的命数。

如此这般,又怎会现在就被斩首呢?

为首的胖女人率先回过神,发狠说道:“小丫头是个会耍嘴皮子的!”

“不过,你别以为说两句好话,就能让我们姐几个放你一马。”

“你那套对付男人的招数,在咱们这儿,可不好使!”

她们仨也都是被衙役特别交代过的,当然会尽力‘照顾’顾兮兮。

顾兮兮盯着她面容打量,说道:“你其实并没有杀人,是被陷害入狱。”

“眉宽平,额高耸,中年或将大富大贵,家中钱财也会尽归你掌管。”

“只是,三白眼、川字纹...怕是家庭不睦,丈夫多会背叛。”

话音落下,就见胖女人激动反驳道:“你胡说!”

“我与相公百般恩爱,他怎会背叛我?”

顾兮兮收回捏着她手腕的右手,轻浅一笑道:“那你入狱之后,他可曾来看过你?”

“你说你没有杀人,他可曾信?”

“他是否说过,叫你坦白认罪,他会去求太守大人从轻发落?”

胖女人脸色青白一阵,显然都被顾兮兮猜中。

顾兮兮又道:“你命中有次劫难,不过会有惊无险度过。”

“杀人的凶器,就藏在你家柴房中,只要找出,一切将真相大白。”

“话已至此,信不信由你。”

顾兮兮说完,就见另一个看起来身形窈窕眉眼温顺的女人将胖女人拉过去,在她耳畔小声嘀咕什么。

“翠云姐,我之前路过你家,见你家那位偷摸进入隔壁俏寡妇家中。”

“这么重要事情,你怎得不早说?”

窈窕温顺女人委屈继续道:“你们夫妻感情那般好,我以为那是误会...”

“行了,这件事回头再说,还是先收拾眼前这个黄毛丫头要紧!”

三人达成一致,重又看向顾兮兮。

顾兮兮丝毫不慌,她抬头,直勾勾看向那个窈窕温顺女人。

“你家菜板里有少棘蜈蚣。”

“这种蜈蚣毒性极强,倘若不慎服食,会毙命。”

窈窕温顺女人脸色骤变,神情变得恍惚,顿了几息后,两行清泪落下,“这么说来,我相公他竟是因此而死!”

顾兮兮从女人的面相,以及掐指推算得出,女人丈夫死于意外中毒身亡。

这就足以说明,女人是被误会的。

见顾兮兮说的神乎其神,第三个黑瘦女人也立不住,忙道:“那你再说说我啊?我可是亲手杀了人,难不成也能逃过一死?”

她满脸鄙夷张扬地看着顾兮兮,她可不信顾兮兮能说那么准。

顾兮兮望向她,上下打量,说道:“额头窄扁,天生细纹,你幼时丧父母。”

女人瞬间惊诧,很快又强装淡定,挑眉说道:“这倒是没错,可这同我杀人有关系?”

顾兮兮在她嘲讽目光中,淡定自若一笑,自信道:“你没有杀人。”

“你胡说!”女人情绪激动辩解。

“我就是杀了人才坐牢的,怎么可能你说没杀,就没有?”

“你可有证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