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神医姑娘是谁?

“原来如此!”彪胖女人怒眼圆瞪,一把将跪在地上的牛不三拉起来,左右开弓啪啪就是几个大嘴巴子。

“难怪你一大早就催促我去金山寺上香,原来是打算跟老相好的卖老娘的院子是吧?”

就在这时,一直没出声的两个官差中较老那个,也道:“这位是怡红楼的翠儿姑娘吧?刚才看着就眼熟,但不记得你何时有相公,所以才没敢认。”

见官差认出自己,红罗裙妩媚的翠儿心中暗叫不妙!

她拔腿就想往外跑,却被彪胖女人身后的两名壮汉家丁拦下。

“臭青楼妓,居然都敢登堂入室到家里勾引男人了!今天老娘非要好好教你做人!”

她足有三四百斤重量,腰围更是怡红楼翠儿细柳腰肢的四五倍。

怡红楼翠儿姑娘花容失色,连忙道:“牛夫人,你听我解释...”

“我们是打算合伙算计那牙行小娘子的,我没勾引牛哥,这都是误会!”

情急之下,怡红楼翠儿姑娘口不择言地将计划全盘托出。

就算她全都招了,彪胖女人也没打算轻饶她。

一巴掌将她呼倒在地上,右半边脸瞬间红肿成馒头。

彪胖女人不依不饶,冲上前骑在翠儿的身上,左手薅着她的头发,右手啪啪地来回打脸。

她的力道很大,没两下,翠儿整张脸都肿成猪头。

“官差大人,我认罪...我有罪,快把我带牢里去!”怡红楼翠儿姑娘哪里遭过这般罪?当即冲看戏的两位捕快喊话求救。

老捕快轻咳两声,就走上前道:“牛夫人,差不多可以了,别搞出人命来,否则就是你爹刘员外也难摆平。”

彪胖女人闻声,这才住手,从翠儿身上站起来。

老捕快又道:“翠儿姑娘,若无其他事,就先回去吧。”

显然,他要包庇这位怡红楼的姑娘。

“不行,她还不能走。”小捕快拦住刚起身就要离去的翠儿。

他义正言辞道:“她自己刚才都说她认罪,带回去给太守大人审问。”

说着,小捕快从怀里掏出绳子,轻车熟路地绑在翠儿手腕上。

翠儿全程没反抗,被带去关牢里,总比被活活打死强。

顾兮兮饶有兴趣地看着面前这群人动作,看这样子,是没她什么事了。

不过她观那老捕快虽然脸上掠过不悦神色,但终究没有出声阻拦那小捕快。

有猫腻!

就在两个官差要带走翠儿之际,牛不三猛地扑上前,抱住小捕快大腿,哀求道:“大人,把我也带走吧,我是同伙,求...”

未等他把话讲完,就见小捕快嘴角挂上一丝玩味笑容道:“你没罪,不算同伙,况且你要卖的是自家房子,这属于你们的家事。”

“正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我们还是不便继续留在此地叨扰了。”

说罢,小捕快拽着绑住翠儿手腕绳子离开,老捕快紧随其后,全程不发一言。

牛不三吓得跌坐在地,脸色苍白,甚至不敢抬头去看自家彪胖夫人。

顾兮兮倒没着急离开,向那彪胖夫人问道:“夫人,你们家这院子还卖么?若是不卖,我得回去在记录薄上划掉。”

彪胖夫人虽说凶悍,不过也懂分寸,断然不会将怒火引燃到无关紧要者身上。

她道:“这院子不卖,你回去且划掉好了,阿狗。”

她冲身侧家丁使了个眼色,那老家丁当即从袖里掏出一两银子塞到顾兮兮手中。

“小娘子,我家小姐一点心意,辛苦您今日走这遭了,我送您出门。”家丁说着,将她往院子外带。

顾兮兮点头,收起银子,跟随着出门。

身后,传来惨痛哀嚎声,顾兮兮全当没听见。

她雇了辆马车回的牙行,正好赶在午时前回来。

旺来牙行门口,见她完好无损从马车下来,牛不二右眼皮突突直跳。

连铺子里的客人都来不及招呼,牛不二跟李承义知会一声后,就马上朝衙门赶去。

顾兮兮将他这番动作尽收入眼底,心道,这家伙果然有鬼!

她转身踏进自家铺子。

还未坐下喝口热茶,就被李君泽一个熊抱拥入怀中。

“兮兮媳妇,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啊?”李君泽紧紧抱着她,俊脸在她发间来回蹭,弄的她一阵发痒。

转过头,顾兮兮撞见李君泽那双纯净星眸,心跳没由得漏一拍。

“咳咳...君泽放心,兮兮答应你的承诺,肯定会做到。”顾兮兮红着脸哄他道:“去叫上娘和小五,咱们这就动身去方家。”

方家是严州城世家大户,祖上曾出过当朝宰相。

即便当今,也仍有入朝为官的儿郎。

方家家主喜得嫡长孙,自是要声势浩大庆贺,在自家摆起流水宴。

全严州城百姓们,都可前往,即便乞丐,也不会被驱赶,会提供专门桌子。

顾兮兮、李君泽他们到的时候,正是饭点人多时候。

饶是如此,方开济也一眼就于人群中认出她,忙挤过来拱手拜谢。

“神医姑娘!”方开济激动喊了声道:“子宁还一直念叨着想见见你,并当面感谢呢。”

“神医姑娘,是谁啊?”李君泽疑惑道,他好奇,这个男人怎么见到他媳妇这般激动呢?

王双花和龅牙伙计王小五也同样一脸疑惑。

顾兮兮将当日在仁德堂医馆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讲出,众人除李君泽外,这才明白。

“神医姑娘,可否跟我走一趟,看看子宁和麟儿?”方开济又道。

顾兮兮望了望李君泽、王双花他们,方开济似是看出她顾虑,说道:“神医姑娘放心,我定会叫人招待好你家人们的。”

随即他挥挥手,就见一名管家模样下人走上前。

“帮我好生招待贵客。”

管家应声点头,对李君泽、王双花他们作出恭敬姿态,“几位请随我这边来。”

顾兮兮则跟着方开济去往方家后院,走进一处娴雅清适的别院居内。

“子宁你快看,是谁来了?”方开济兴冲冲推开堂屋门,连忙道。

沈子宁起身转头,就瞧见跟在方开济身后一同进来的顾兮兮。

她搜索记忆,好像先前并未见过这个粉雕玉琢、精致可爱的豆蔻年华少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