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是寻仇还是寻亲

“顾小娘子,我今天是专程来感谢你的,没有你,我韩某人就要亏损大发了。”

在牛不二等人注视下,韩掌柜从袖里掏出一沓面额十两银子的银票。

“这间店铺我韩某人虽然不卖,不过钱肯定少不了你们牙行的,这是六十两银子,还望笑纳。”

六十两银子?比原本卖出那间铺子能拿到的一成收益还要多!

顾兮兮从他手中接过银票,转身塞进王双花手里。

王双花望着手里的银票,她整个懵在原地,还有人送钱上门这等好事?

“其实我也就是帮个小忙,实不相瞒,我是打算等韩掌柜酒楼生意好起来后,好卖出去的。”顾兮兮谦虚笑了笑说道。

韩掌柜眉目间都是笑意,这两天生意好到让他笑不拢嘴,听顾兮兮这么说,他跟着道:“就是生意不好,才想卖了酒楼。”

“现在生意兴荣红火,就是给我座金山,都不卖!”

韩掌柜是个直性子爽快人,他当即又说道:“顾小娘子帮我这么大忙,就是我韩某人的恩人,倘若日后有用的到韩某地方,千万别客气。”

顾兮兮指了指王双花手中银票,回他道:“这些就够了。”

不远处,旺来牙行的伙计们也都闻声出来看热闹。

包括李承义、牛不二两人在内,他们全都摸不着头脑,一个个心中暗自嘀咕,顾兮兮给韩掌柜吃了什么迷魂药?

铺子都没给他卖出去,怎么上赶着来送钱呢?

韩掌柜又客气地聊了几句,才告辞离开。

他在路过旺来牙行的时候,都不带多看牛不二等人一眼的。

今日刚来时候,牛不二就拉着他,说帮他卖出铺子。

韩掌柜阅人无数,自然一眼就明白其中弯弯绕绕。

还不是看他家酒楼生意好起来,马上找的买家!

王公子还站在旺来牙行铺子前,他刚听的一清二楚,知道韩掌柜就是那间酒楼的东家。

人家压根就没卖铺子打算,全是旺来牙行他们自己自作聪明!

想到这两日在酒楼吃食饭钱,都是他自掏腰包,王公子顿时怒上心头,他这是被人当猴耍啊!

他一巴掌直接甩在牛不二脸上,怒斥道:“玛德,姓牛的,你敢戏耍本公子?”

即便甩巴掌,牛不二也不敢翻脸,他低着头唯唯诺诺地不停道歉:“王公子啊,您看这不是赶巧了吗?”

“这样,我一定尽快帮您物色新的店铺,而且少收您一半的钱...你看如何?”

王公子气头上,压根听不进去任何话,“呵呵,我看算了吧,你们这种说话不算数的牙行,迟早倒闭!”

说罢,王公子气呼呼地拂袖离去。

“王公子、王公子...”牛不二并不想失去这个大客人,他大喊着想对方留下,听他再解释解释。

然而马车飞快疾驰离去。

这辆马车才刚出巷子,又一豪华马车疾驰而来,看那胭脂色纱帘,似是女子坐的马车。

马车径直停在兴顺牙行门口。

半只脚踏入自家牙行铺子的李承义等人,不免驻足观望。

车帘掀开,迎面扑来一阵小香风,似是西域贡品异香。

叮叮咚咚的首饰环翠作响,身穿胭脂色古香缎对襟襦裙的女子从马车上下来。

女子妆容精致,有倾城般容颜,不过看年纪也就是十四五模样。

她好奇地环顾四周,抬头看了眼兴顺牙行的门匾,最后将目光落在顾兮兮身上。

“这间牙行是你家开的不?”她问道。

顾兮兮巧笑嫣然点头回应。

那少女愣了下,她竟发现,这严州城的小娘子,居然比她还要漂亮!

少女唰地一下子脸红,不过气势上未弱半分,继续道:“傅楼在哪儿?我知道他来过你们牙行的。”

来寻人的?顾兮兮诧异。

她仔细打量眼前少女的面相,所以并未回答她问题。

倒是站在顾兮兮身旁的龅牙伙计,见少女有些嚣张跋扈神色,便小声怼道:“姑娘,按照我们牙行规矩,是不能随便泄露客人住处的。”

“你!本公...”李安言怒道:“本姑娘做事,需要你来指手画脚管教?”

瞧她生气的模样,指定是个被家里宠坏的主儿。

龅牙伙计被吓得缩回脖子,低头不敢再讲话。

那少女李安言一通训斥话语,全憋在胸腔,她很难对一个已经害怕的人去继续责怪。

“傅公子买下了城南清风巷的院子。”顾兮兮出声道,打断李安言怒火,将她视线吸引过来。

“他花了多少银子?”李安言追问。

“一百二十两。”顾兮兮答道。

“这么便宜啊...”李安言小声嘀咕,脸色几分怪异。

她没再多问其他的,登上马车,命令道:“去清风巷。”

竟是连一句谢字都未提。

“少夫人,这丫头好生厉害,她上来就问傅公子在哪,该不会是来寻仇的吧?”龅牙伙计等她上马车后,才敢继续出声。

顾兮兮勾起嘴角,逗笑说道:“你见哪有女子找男子寻仇的啊?”

龅牙伙计瞪大眼睛,不可思议道:“啊?真看不出来,傅公子身为读书人,居然还要做负心汉!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砰——’顾兮兮粉嫩小拳头敲打在龅牙伙计脑门上。

“想多了,人家只是来寻亲的。”

“你啊你,多读点书吧,总归不是坏事。”

李安言马车还未走出巷子,就被牛不二带着旺来牙行伙计们给拦下。

“小姐,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落脚处吧?不妨来我们旺来牙行看看?”

李安言狐疑地看着李承义他们,被当街拦下马车,她心情非常不爽!

“阿巳阿武,给我打。”

凭空而降两名黑衣人,就落在李承义等人身后。

噼里啪啦一顿混乱后,牛不二等人鼻青脸肿地躺在地上。

马车扬长而去。

牛不二拖着被差点打断的腿,带人回到旺来牙行。

李承义、刘芸二人正在喝茶,见伙计们皆带伤回来,也吓得忙站起去扶。

“哎呦喂,牛老弟,这是怎么了?”李承义皮笑肉不笑地假意关心。

牛不二摆手叹气道:“别提了,今天真是倒霉透顶,不光黄了王公子那笔买卖,还被不知道哪里来的疯女子叫人给打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