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他傻,没事,她能治!

方开济闻言,觉得她言之有理,同样望向孙全文,等待他决定。

孙全文向顾兮兮投去赞赏目光,转而哈哈大笑起来:“丫头医术着实令老夫佩服,就冲你这一声声爷爷,叫的这么甜,老夫怎能不同意?”

见孙全文点头应允,方开济令家丁掏出那张药方子。

顾兮兮快速过眼后,将方子交还方开济,并郑重道:“药方没有任何问题。”

方开济和孙全文都同时松口气。

尤其是方开济,原本他在听到只能保大或保小时候,整个人都宛若坠入地狱。

但顾兮兮的出现,重燃起希望,并且她真的说到做到。

方开济现在对顾兮兮医术没有任何怀疑,她说没问题,那就一定是没问题的!

“奇怪,到底是哪里出的问题?子宁昨日吃食也都和平日一样的...”方开济疑惑地呢喃自语。

顾兮兮想到那抹煞气,她出声道:“方公子,方沈二家,可有什么仇人?”

方开济疑惑地看着她,回答道:“我家向来乐善好施,我父母皆与人和善,不曾结仇。”

继而义正言辞道:“我岳丈沈夫子在严州城更是德高望重,更不可能有仇人。”

顾兮兮见他信誓旦旦,她长叹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观尊夫人面相,这是受到小人迫害。”

“丫头你还会看面相?”孙全文惊讶。

在两人质疑目光中,顾兮兮点头:“会一些。”

说完,她又补充道:“也是跟我师父学的。”

这下换做方开济惊讶:“你师父?”

没等顾兮兮解释,孙全文就拉着他乐呵道:“顾丫头的师父啊,叫玄水真人,那可是真正的世外高人哩。”

见孙全文提起玄水真人就一副尊崇模样,方开济也露出神往表情。

他看向顾兮兮,顿时又多几分尊重:“顾小娘子真厉害,还好今日遇见你,不然子宁和孩子怕都要危险。”

“也多谢顾小娘子的提醒,方某定会多加小心,提防小人。”

“这里有五十两银子,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还望收下。”

顾兮兮客气道:“医者父母心,救人是我应该做的。”

那五十两银子顾兮兮没拒绝,她觉得王双花好像很缺银子样子。

与二人告别后,顾兮兮穿过严州城街道,走回兴顺牙行。

“兮兮,你去哪了?君泽好想你!”刚进门,顾兮兮就被李君泽从身后偷袭。

她整个人都被他拥入怀中。

顾兮兮自信,以她的身手,躲开李君泽易如反掌。

只是她不忍看他伤心委屈的小模样。

反正眼下牙行里又没客人,陪他玩闹下倒也无妨。

顾兮兮握紧衣袖里的银针包,面容挂着最单纯无辜的笑意,哄道:“君泽走,一起回房间,给你看样好东西!”

不一会儿——

“呜呜,娘,兮兮她要拿针扎君泽。”李君泽哭哭从二楼跑下来。

身后跟着无奈的顾兮兮,“君泽乖,这个能给你治病的。”

王双花听闻动静,也走过来,听到顾兮兮说能治病,杏眼大亮冲上前,反手按住儿子道:“兮丫,娘帮你抓住君泽了。”

李君泽俊脸委屈地皱巴成一团,单纯幽怨小眼神看着王双花,似乎在问她,‘到底谁才是你亲生的啊?’。

“君泽放心,不会痛的哦。”顾兮兮安抚他道。

李君泽瞪大眼睛看着她,眼中满是纠结神色,他既害怕银针,却也不想拒绝顾兮兮,便小声说道:“那...兮兮一定轻点...”

没等说完,顾兮兮手中银针已经扎在他头顶穴位上。

李君泽:???

这也太快了叭。

“看,兮兮没骗君泽吧,真的不会痛。”顾兮兮道。

李君泽也后知后觉眨巴着无辜大眼睛,“真的不痛哦!”在王双花放开对他的束缚后,李君泽直接朝顾兮兮扑上去,将她紧紧揉入怀中。

“兮兮最好了,君泽最喜欢兮兮。”

望着李君泽近在咫尺的俊脸,顾兮兮双颊通红发烫。

明知道他是个傻子,却也为这最纯真简单的告白而感动。

她记得有一句情诗:‘你丑,没事,我瞎!’

而现在,他傻,没事,她能治!

“好了君泽,乖乖做好,我们继续扎针。”

夜晚,皎洁月色如水。

顾兮兮躺在床榻上,久久不能寐。

身旁是就连熟睡也要紧抱着她的李君泽。

他的脑子还没恢复,行针不可能这么快就见效。

但顾兮兮担心,恢复神智的李君泽,会不会变成另外一个人?

那他还会喜欢她么?

无论怎么看,她都只是大牛村顾家的黄毛小丫头。

而他是读书人,会喜欢这样子的她么?

第二日一早,顾兮兮难得睡了个懒觉。

起床用过早饭后,又给李君泽扎了遍穴位。

上午没什么客人,只有几个过来挂记的。

午时刚过,就见对面旺来牙行店铺前,停下一辆马车。

牛不二先从上面跳下来,紧接着,那位大腹便便的王公子笑呵呵走下马车。

“牛老弟,城隍庙旁的那间铺子我看不错,就它了。”

这二人今天中午又去韩掌柜家酒楼吃饭,依旧是生意兴荣、宾客爆满。

王公子当即拍板定主意,要用五百两银子盘下那间酒楼。

两人回旺来牙行,这是准备走流程交钱。

“王公子稍等,您先进来喝杯茶歇息片刻,已经派人去叫韩掌柜过来了。”牛不二满脸堆笑,好生恭维着。

心中不断算计,这笔买卖,他能从中拿多少的银子。

他和旺来牙行里的其他伙计们可不一样。

当初李承义挖他的时候,可是许诺每笔买卖的七成收益都归他。

说话这档功夫,就见韩掌柜从不远处走来。

牛不二灵机一动,立即拦下他打招呼,“韩掌柜!你那城隍庙旁铺子已经找好买家了,择日不如撞日,咱们现在就拿钱交房契吧。”

韩掌柜哈哈大笑,直截了当拒绝道:“那间铺子我不卖了。”

说罢,留下牛不二原地呆愣,他径直朝兴顺牙行走去。

碰巧王双花跟顾兮兮送上一位客人,从牙行里走出来。

“这间院子已经帮您挂记,有消息一定通知您。”两人笑吟吟地送客离开。

“顾小娘子!”韩掌柜一见到顾兮兮,就立即激动出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