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天生煞气

顾兮兮歪头看向孙老大夫,灵动眼睛浮现真诚笑意。

“你肯让我在旁侧盯着看?”孙大夫露出难以置信神色,就不怕他偷学走医术么?

那位方公子闻言,眼中亮起光芒,忙上前道:“还请姑娘和孙大夫,救我夫人和孩儿!”

孙大夫本来还想规劝两句,可眼下苦主都已发话,他自然不好再说什么。

另外,他倒也想长长见识,看顾兮兮这个小姑娘,打算用什么法子,将母子二人全部保住。

孙大夫没讲话,不过仁德堂的伙计们却是不乐意。

“这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还能救人?怕不是来我们仁德堂找事的吧?”

“孙大夫都说救不了,她还非要上,真不自量力!”

“这丫头都没把脉就说能救,把大家当傻子耍呢么?”

先前卖给顾兮兮银针的那位掌柜,也擦着额头的冷汗,不免担心起来。

“这小娘子到底行不行啊?”

周围看客们也就图个热闹,七嘴八舌毫不留情地议论着。

“估计是看方家有钱,想趁机讹一笔呢吧。”

“这么小丫头,怎么会医术?可怜方家少夫人和那未出世孩子的性命了。”

“人要是死在仁德堂,那他们药铺算不算帮凶呢?”

“肯定算,没听么,孙大夫等下也要帮忙的。”

“...”

顾兮兮深吸一口气,握紧袖子里的银针包,她看向孙大夫道:“劳烦准备一间厢房。”

方少夫人是女流之辈,眼下又需要引产孩子,当然需要私密点地方。

“女娃,你真有把握救两个?”孙全文还是不相信她,又反复问道:“倘若你要是失败,那少夫人和孩子岂不是都没了命?”

顾兮兮嘴角微弯,一抹自信笑容,说道:“就算不能保住两个,但保证夫人平安无事总归是可以的。”

“况且,我说能同时保住她们,自是能做到的,还请孙大夫速速准备厢房,莫要再耽搁时间。”

厢房内,顾兮兮摊开银针包,孙大夫认得这是出自他们仁德堂,不过他并未多言出声打扰顾兮兮,而是认真看她行针。

只见顾兮兮一针扎在方少夫人胸口处。

“你在作甚?那里并不是穴位。”孙大夫没忍住,惊慌出声提醒道。

“这里确实不是穴位,而是任脉与脾经的交汇处,也是可以的行针的。”顾兮兮皱着眉头解释道。

确实,那银针扎下的地方,并未有血迹渗出。

顾兮兮手中动作很快,就似是多年行医的老手那般,不多时便将整个任脉贯通。

水道、梁门、大赫...还差最后一个天枢!

最后一针扎下,只听一声嘹亮啼哭声响起。

与此同时,方少夫人幽幽转醒,声音几分虚弱道:“怎么不痛了?”

她方才是痛昏过去的,此时醒来,记忆还停留在自己先前受折磨之际。

压根没意识到,肚子已经卸货。

顾兮兮朝她面相看去,却见她眉间隐约有黑气攒动。

是煞气!

顾兮兮低头,掩饰住自己内心的惊诧神色。

她认真地将那新生儿检查一遍,发现孩子身上并无异常,这才松口气。

倘若新生儿从娘胎中带黑气出来,那便是天生煞气,会缠绕一生,这辈子都将事事不顺。

仁德堂内,翘首以待的众人也都听到那一声婴儿啼哭。

方开济慌忙进入厢房里,没多时,眼角挂泪,抱着个婴孩儿走出。

“看来,方少夫人是没了,只保住了小的。”仁德堂的伙计唏嘘道。

“出了这档子事,咱们仁德堂会不会跟着受牵连?”仁德堂掌柜也一声长叹。

方开济泪流不止,神色十分激动,他好几次张嘴,都没能说出话来。

终于平定好情绪,方开济高声道:“诸位,感谢上苍保佑,让我方家有后!”

“我方家将大摆流水宴三日,还请诸位莅临赏脸。”

“尊夫人可还好?”人群中,有人好奇发问。

方开济擦掉眼角泪水,哭着笑了,回答道:“子宁她平安无事,就是失血过多身子虚弱,孙大夫已经看过,说是静养几日便可。”

话音落下,众人纷纷感叹方沈两家好人有好报,感慨顾兮兮医术高明!

厢房内——

顾兮兮继续给方少夫人沈子宁行针,眼见对方额头上煞气消去大半,她才收针。

顾兮兮擦掉额头上冷汗,走到桌旁给自己倒茶,稍作缓和。

一旁的孙全文惊掉下巴地站在原地。

“敢问姑娘师承何人?医术之高明,是老夫平生未曾见过!太厉害了。”孙全文发出由衷赞叹。

顾兮兮疲惫脸上强行挤出一抹笑容,“我师父她...你们应该都没听过,她叫玄水真人,是修道的。”

她说的,正是前世将自己养大的道姑师父。

孙全文若有所思地点头,“原来如此,看来是隐居修行的世外高人啊!”

顾兮兮笑了笑,算是默认。

反正大明国没有玄水真人,孙大夫要这么以为,就随他去吧。

方开济抱着孩子重回到厢房,将孩子交给家丁后,轻手轻脚地为发妻沈子宁盖好被子。

“子宁身子虚弱,短时间内怕是不宜动,看来我们还得在此地叨扰片刻,还请孙大夫谅解。”

孙全文老脸一红,连忙摆手道:“无碍无碍。”

想到自己身为医者,居然都不能保全母子二人,孙全文此刻心中更多是愧疚。

他忽想起,方开济似乎说过昨日开的安胎药有问题,便问道:“方公子,你之前说尊夫人是喝了我仁德堂的安胎药,才腹痛难止的?”

方开济将身子躬的更弯,面带歉意道:“先前子宁疼痛难忍,我也是一时心急,不过昨晚确实是喝下煎服的安胎药后,子宁她才开始肚子痛。”

孙全文皱眉,“昨日开的方子,的确和以往不同,换了几味药,但也不可能出现问题的,这可是我们仁德堂用了百年的老方子。”

顾兮兮在旁侧,也听出其中的问题,她站起身道:“孙爷爷,可否让我瞧一瞧那方子?”

孙全文还没答复,一旁的方开济就忙道:“还好来的时候,我让人带上了那方子,这就拿给顾小娘子看。”

“方公子莫急。”顾兮兮拦在他身前道:“这方子可是仁德堂的,我想还是须得经过孙爷爷同意后再看,这样比较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