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保大?亦或是保小?

一两银子?可不便宜!

不过在这古代,银针制法本就是上乘的工艺。

顾兮兮知道自己能这么快拿到银针,还算运气好的。

她没讨价还价,直接将手中的一两碎银子递给那药铺掌柜。

“顾小娘子,欢迎下次再来啊。”掌柜的见她是个出手大方的,顿时笑的更乐呵。

她正打算退出人群离开药铺,就见突然爆发一阵混乱。

“庸医!你们都是一群庸医,我娘子就是服下你们开的药,才腹痛难止,难道你们仁德堂就是这般草菅人命么?”

顾兮兮顺着声音方向看去,就见一名书生模样青年男子正冲药铺坐诊大夫发难中。

旁侧坐在凳子上的,是面色惨白布满冷汗且几欲昏厥的怀孕小娘子。

看那小腹高高隆起的程度,约莫已是足月。

“我夫人原本还有半个月才临盆,昨晚从你们这抓了安胎药回去,服下便持续腹痛,今日一早更是见红!”书生模样男子此刻也全然顾不得形象。

一边焦急怒怼,一边去安抚那疼到满额头冷汗的孕妇。

顾兮兮不免好奇多看两眼,从她这个位置远远看去,恰好瞧见那女子鹅黄色襦裙上,隐约渗出红褐色血迹。

当下她的心中已有判断,这女子怕是要早产!

“方公子稍安勿躁,您放心,若真是我们仁德堂问题,我们定当负责到底,只是眼下最重要的,是尊夫人的身体。”

年过花甲的孙老大夫捋着白胡子,一脸凝重的说道。

同时他伸出那双布满皱纹的手,为孕妇把脉。

孙全文是仁德堂坐诊大夫,是严州城盛名在外的神医。

饶是顾兮兮原身记忆里,都有对这位老神医的印象。

“不好,尊夫人情况危险,腹中的孩子,怕是要保不住!”孙大夫脸色骤变,忙出声说道。

被叫作方公子的那个年轻男人,当即面色苍白,身形摇晃欲坠,眼看就要跌到在地,好在身后家丁立马扶住他。

“我夫人怀胎数月,眼看就快要临盆,出了这档子事,怕不是要伤她身子?”年轻男人倒是个痴情的,这会儿功夫考虑的全都是自家夫人身体安危。

随后,年轻男人甩开家丁,径直朝着孙大夫跪下去,磕头说道:“求大夫一定保她们母子平安!”

孙大夫摇头,无奈地说道:“方公子,事态紧急,尊夫人现已见红,又腹痛难止,怕是撑不了太久。”

“如今,唯有作出抉择这一出路...保大...亦或是,保小。”

方开济苦涩,不死心问道:“孙大夫,若是保大,那我夫人她日后可还能生育?”

孙大夫脸上划过古怪神色,不过还是如实说道:“胎儿已足月,若要强行引出来,必会伤到尊夫人身子,以后若想怀孕,怕有些难度。”

方开济闻声,面色更加难堪,他嘴角哆嗦着又继续问道:“若是保小,那我夫人她...是不是就要没命?”

在方开济紧盯的目光中,孙大夫沉重地点点头。

唰——

方开济气急攻心,口中喷出鲜血,堂堂七尺男儿,落下两行清泪。

孕妇早已疼昏过去,方开济握紧她的手,痛哭流涕道:“子宁,我该怎么办...你和孩子...叫我如何是好...”

周围看客见状也都纷纷唏嘘。

“方家乃是书香世家,沈小姐又是清风学院沈夫子的独女,可怜这对鸳鸯,怎得摊上这么个事儿呢?”

“听说方公子情深义重,曾许诺终生不纳妾,若是夫人不能生育,方家岂不是要断后?”

“方家乐善好施,沈夫子学生满天下,怎么就好人没好报?老天爷这是偏要让两家绝后啊!”

“...”

顾兮兮在旁侧听着众说纷纭,也注意到众人所提到的清风学院和沈夫子。

如果没有记错话,李君泽被人打傻前,就是在清风学院读书的。

另一旁,孙大夫也在面色焦急催促:“方公子,快做决定吧,再晚些儿,怕是要一尸两命。”

方开济双目失神,嘴角苦涩艰难作出决定道:“保大,请孙大夫一定要保证我夫人的性命!”

孙大夫一怔,低下头不敢去看方开济那无比悲伤的眼神,他道:“老夫一定尽力为之。”

说实在话,他也没太大把握,一定能保得住大人。

毕竟腹中孩子已近足月,此刻引出,和到鬼门关走一遭没两样。

更何况,孕妇还昏迷过去,就更难以医治。

顾兮兮见他这么说,就知道孙大夫其实也没十全把握。

她当即出声道:“我有办法能保住母子二人。”

孙大夫正在写方子,冷不丁听到人群中顾兮兮开口,手一抖,墨汁溅落纸张上,迅速晕染开来。

就连先前写下的那味白术字迹都被墨水遮掩。

他老眼中闪过惊诧,却在看到顾兮兮那一刻,化为失望。

孙全文板起脸,一副教训口气对顾兮兮道:“你这女娃儿,怎可信口雌黄说大话呢?”

他见眼前的顾兮兮粉雕玉琢可爱,才十三四岁模样,还没他孙子大,自然将顾兮兮刚才的话当做是‘说大话’。

顾兮兮穿过人群,走到孙全文面前,并未反驳他的质疑,而是看向那位方公子。

“我有八成把握,能保住你夫人和孩子,不过要尽快些,再拖下去,怕是会来不及。”

孙全文面色深沉,继续质问她道:“你这女娃娃,当真会医术?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莫要延误救人的时机。”

他们行医的,向来是越老越有资历,也越德高望重。

孙全文深知,孕妇情况很糟糕,整个严州城,再没人能妙手回春同时救下大人和孩子。

眼见孕妇发出痛苦嘤咛,身为医者,孙全文也跟着着急,他索性指着顾兮兮鼻子破口怒斥道:“你和方沈二家什么仇怨?竟在这里故意拖延时间?”

顾兮兮眉头轻皱,继续望着那位方公子说道:“公子快些做定夺,我既然说有法子同时保住夫人和孩子,自然是能做到的。”

“你们若是不放心,怕我动手脚,不是还有孙大夫旁侧全程盯着么?难不成连孙大夫也信不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