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被卖给傻子冲喜

“有人投河啦?”

“快来人,救人啊!”

大牛村外青草郁葱的河畔,伴随着水花声巨响,人们互相奔走呼喊。

“刚才跳下去的是谁啊?”

“好像是顾家那丫头。”

众人七嘴八舌议论着。

顾兮兮被好心人捞起,浑身湿透且没有气息,已是溺死。

“我可怜的女儿哇,你咋滴这想不开呢?”人群中,一个浑身打满补丁的妇人扑在顾兮兮身上,嚎啕大哭。

路过不明真相的以为她是真伤心欲绝。

但同村人都知道,妇人哭的,是那还没拿到手的几两白花花银子。

顾家的卖女儿,大牛村人尽皆知。

顾兮兮是顾家的小女儿,顾家人出了名好吃懒做,家里一直过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苦日子。

前不久,李家儿子在城里被人殴打成傻子。

李家无奈,便想出个‘冲喜’的法子。

那被选中冲喜的姑娘,就是顾兮兮。

“噗,什么水!好难喝...”顾兮兮吐出几口河水,悠悠转醒。

“兮...兮兮,你没死啊?”妇人杨氏眼神宛若见了鬼,心虚问道。

顾兮兮环顾四周,皆是陌生景色、不认识的面孔。

她惊诧,刚要开口时,脑袋刺痛,大量回忆突然涌入。

她穿越了!

被穿的原主也叫顾兮兮。

出生在贫苦农家。

就在不久前,被家中以二两银子价钱,卖给个傻子当媳妇冲喜。

原主一时想不开,在去李家的路上就投河自尽,才让她有机会得以穿来。

顾兮兮什么都没讲,任由原主娘亲杨氏拉着自己继续朝村里李家走去。

倒不是她没有反抗的心,实在是这具身体格外羸弱,又长期处于饿肚子状态,哪有力气逃跑呢?

既来之,则安之,是她的人生教条。

更何况她又刚死过一次,自然格外珍惜这来之不易的重生机会。

顾兮兮打定主意,走一步看一步再说。

李家也没多富裕,篱笆墙、茅草屋、几片小菜地。

院落倒是被打理的井井有条,看得出来家中做事的够勤快。

“李家嫂子,你家小媳妇我给送过来了。”杨氏扣响柴扉,眉眼间尽是焦急与喜色。

她于门前来回踱步,就等李家来人开门。

不多时,茅屋房内走出一个小妇人。

小妇人面容消瘦,人也不精神,不过瞧见顾兮兮时候,咧嘴笑的挺欢乐。

“给你钱。”小妇人看着就是个脑袋不大灵光的,不过倒懂得一手交钱一手交人道理。

她冲杨氏伸过来手并张开,手心是攥着沾满汗水的二两碎银。

杨氏喜滋滋接过来银子,放在嘴边咬了下,顿时乐到没边。

“李家嫂子,人给你送到了,我就先走了。”

杨氏生怕多待会儿出变故,忙招呼一声后就快步离去。

顾兮兮全程在旁侧看着,那杨氏自打见银子后,就没多看自己一眼。

果然是卖女儿!

“兮兮快进来。”倒是小妇人王双花格外热情,忙招呼她进门。

摸到她身上的湿衣服,王双花诧异,“咋滴是湿的哩?”

“路过河边,不小心掉下去了。”顾兮兮随便找了个借口。

王双花没多问,自打丈夫失踪后,她时常精神恍惚,脑子不大好使,基本旁的人说啥就是啥。

顾兮兮被王双花先拉到灶台旁,又被对方按住肩膀坐下。

“你坐着烤火,我去给你拿新衣服。”她道。

秋风瑟瑟,一路走来顾兮兮都沉浸穿越后的震惊中。

此刻靠近火炉,她才觉察到,打满补丁的湿衣服紧贴肌肤,这感觉真难受。

王双花动作倒挺快,没多时拿来一件大红色衣裙,瞅着尺寸似是照着顾兮兮身材做的。

就是在路过门槛时候,王双花心急绊倒摔在地。

顾兮兮刚站起身,就听她忙道,“你坐着你坐着!”

“天天摔个七八回,习惯了。”

顾兮兮没讲话,她站在原地,观察王双花。

她观王双花讲话不像是大牛村那些村妇。

王双花穿了件黄褐色夹袄,夹着些许白丝的头发被简单挽起,脸上刻满沧桑皱纹,精致眉眼不难看出年轻时应当是个美人。

更让顾兮兮在意的是,对方眉心中央,被黑气缠绕着,这是中了煞气的迹象!

好在这些煞气仅仅只是少量,不会危及性命,但会给王双花带来霉运。

顾兮兮前世自幼跟着师父在道观里长大。

立志要继承师父衣钵,将道观发扬光大,却不曾想,出师未捷身先死,她竟出车祸而英年早逝。

可悲可叹的短暂一生!

思绪收回,她已经换上王双花拿来的那件大红衣裙,看起来真有几分新婚小农妇模样。

借着缸里水,顾兮兮也瞧见自己现在这具身体清秀的面容。

许是年纪小,又或是长期营养不良缘故,她身体瘦小羸弱,仿若一阵微风都能给她撂倒。

脸倒是不错,虽然干瘦,但五官精致,不难看出是个美人胚子。

王双花瞧着顾兮兮瘦弱的身材,也眉头紧皱。

“我给你煮碗鸡蛋挂面。”她道。

“不...不用了,我不饿。”顾兮兮下意识拒绝,她知道现在还不是饭点。

鸡蛋和挂面又是农家少有的好东西,她不想让王氏破费又麻烦。

“咕噜噜——”肚子却在此时不争气地叫起来。

顾兮兮脸红低下头去。

“兮兮快去前堂等着吃就好。”王双花道。

顾兮兮点头,她发现这婆婆,或许是脑子不灵光缘故,说话挺直来直去,反倒是个好相处的主儿。

顾兮兮坐在前堂木桌旁等着,脑中从原身记忆里整理出目前所知道的情况。

她冲喜的相公叫李君泽,今年十七。

自幼聪明伶俐,是大牛村民口中的神童。

三个月前,李君泽在严州城内遭到毒手,被打成个傻子。

有村民给李家支招,不妨让李君泽成亲冲喜,这才有开头顾家卖女儿,而顾家女儿跳河那一幕。

李家谈不上是村里富裕大户,但李父去世前,曾在严州城里置办下一间房屋买卖牙行。

这些年来,李君泽一边在严州城读书考取功名,另一边顺带打理自家牙行。

母子二人倒也能衣食无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