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提上裤子说话就是硬气
  • 这可是师兄说的
  • 峡谷养爹人
  • 2059字
  • 2022-05-05 22:51:22

东莱国。

瀚州,上阳郡。

云烟渺渺,雾霭茫茫,远观巍巍山脉高耸,如刀琢斧刻,峰峦起伏之间,若玄龟卧盘。

以形为名,故曰卧龟山,位于仙临县北。

沿山路直行,可见一条狭窄岔路,青苔石板经风吹雨打,出现道道裂痕,一座古朴道观,坐落在岔路深处。

饱经岁月侵蚀,外墙处处开裂,偏殿满是尘埃,仅有主殿尚存几分香火气……

描述错误,这座道观不是古朴,而是破落。

“师兄,我们要断粮了!”

后院角落,一棵老歪脖子树下。一名少女身穿道袍,头戴道簪,看起来简洁朴素,是个女冠。

此时她俏生生叉着腰,鹅蛋脸上红扑扑露出嗔怒,嗓音虽清脆悦耳,却不似往日间粘人。

“……啊?我不是半月前就下山采购过吗?你这么快就吃完了?!”

一道有些压抑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说到后面似乎语气一畅。

少女闻言大怒:“胡说!什么叫我这么快就吃完了?明明是师兄你吃的多!”

“师妹此言差矣。”

“师兄的【养气经】修炼有成,早已辟谷多日,平常只需餐风饮露即可,哪需这等凡食果腹,师妹是不是吃的太多把脑子吃……吃坏了?”

说到最后,这声音又有些压抑起来。

“你!”

少女怒气更盛,银牙一咬,突然露出一抹冷笑。

只见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开厕门,一把将艾文手中的厕纸夺过去!

撕拉——

艾文愣住,呆呆看着残留在手心的半截厕纸。他发誓,今天就是他们龟首峰朝霞门的祖师活过来,这点儿纸也不够用。

重新关上的厕门外,少女脸色多云转晴,眉宇间洋洋得意:“哎呀,师兄我可能真的吃坏脑子了,手里没事拿着厕纸干嘛?”

“好可怕~,师兄你要吗?不要我扔掉了,这厕纸还断了一截,看着真晦气。”

你这无师自通的绿茶语气是从哪学来的……

艾文堆起笑容,笑容里没有真诚,全是虚伪:“真是凑巧,那似乎是师兄遗漏在外面的,竟然被师妹无意间捡到了,果然是师兄的福气,快还给师兄吧。”

“这……我还要下山采购粮食呢,可我吃多了脑子不好,身上又没钱,正在想办法,不如师兄再等等吧。”

“……莫慌莫慌,以咱们师兄妹的关系,有师兄在,哪需要你来下山。虽然师兄脑子很蠢,但师兄身上有钱啊!人傻钱多说的就是师兄,下山被骗了也问题不大。”

“哼~”

发现臭师兄又在调侃她下山被骗,十两银子买了张凡画的事,少女娇哼一声,懒得跟他计较。

伸出手,一截厕纸与一张白纸递了进去。

“既然师兄都这么说了,画押吧,免得师兄又不认账。”

“岂有此……此……此言有理,师妹说的是。无凭无据,岂可为证?”

艾文说到一半,看到那截厕纸又缩回去,顿时脸都绿了,语气立刻变得严肃郑重。

并指如剑,轻轻一抹。

他的拇指上出现一道血痕。

“白纸黑字,清清楚楚。这下师妹总放心了吧。”

“这还差不多……”

少女嘀嘀咕咕,表情终于喜滋滋起来,把厕纸还给了艾文。

……

“呼——”

老歪脖子树下,一个身材修长,面容俊逸的青年道士走过来,满脸神清气爽。

然而下一刻,他一个趔趄……

“腿蹲麻了……”艾文暗想道。

炼气境终究还是肉体凡胎,尽管已可吐纳灵气,但蹲久了该麻还得麻。

不过没关系,他对自己修炼有成的评价并不是吹嘘,【养气经】即将修炼圆满,到时就可着手突破先天境了。

虽然听【养气经】这名字就知道,这功法属于大路货里的大路货,但艾文自诩资质出众,天资卓绝,区区先天难不倒他。

当然,主要原因是……他没得选。

这是他们朝霞门唯一的修炼功法,其他两个山峰的门派也比他们强不了多少,否则怎会一直在这灵气薄弱的卧龟山待着。

但据师父那个老道士所言,卧龟山在上古时曾是一处福地,有仙人道统坐落于此,如今的卧龟山三派就传承自这道统而来……艾文全当他在放屁。

五年前他刚穿越过来,不懂修仙界人心险恶,被老道士忽悠着当了徒弟……这也就算了,但没过两天老道士又给他带回个懵懵懂懂的年幼师妹。

然后自称身受重伤,直接当场去世,如今坟头草长得十分茂盛。

徒留一本【养气经】和一个破道观,让他自学自练,自谋生路,还兼具着教导与照顾师妹的责任,美其名曰肩负朝霞门门主之职,比穿越之前的996还惨。

还好作为车祸而死的穿越者,他有张看得见摸得着,就是暂时没法吃的大饼当盼头。

艾文念头一动。

【个人面板加载中,当前进度99%】

没错,这是他的金手指,只是还没开启。经过他两年来反复的测试验证,确认进度条与他的修炼进度一致,【养气经】修炼圆满后应该就可以加载完成。

如今,他马上就要熬出头了。

想到这里,艾文眼中不由泛起激动:

“桀桀桀桀……”

“师兄,该去下山买东西了。”

师妹凌灵打断他的思绪,并在不远处狐疑地看向他。

“师兄你在笑什么,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

艾文脸色一收,面无表情。

“什么买东西?你又在说胡话了师妹。”

“你!”

本来有些狐疑的眼神顿时被愤怒取代,凌灵当场拿出一张已签字画押的纸!

“白纸黑字,清清楚楚!”

“这可是师兄说的!”

“哈哈哈哈!”

艾文不由仰天长笑。

“师妹你再仔细看看,那白纸黑字是谁写的字?签字画押又是谁画的押?”

“??”

艾文自信的语气几乎让凌灵以为自己真上当了,连忙将视线转移到纸张内容上。

撕拉——

艾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纸张扯过来,只在凌灵手里留下一个碎角。

他笑眯眯地看着憨批师妹,将手里的纸揉成团……

咕嘟——

一张嘴,咽了下去。

“无凭无据,岂可为证?”

“这可是师兄说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