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日常

陆路站在无边无际的天地中,四周弥漫着浓雾。

脚步声在这安静的环境下,格外的响。

他一直不停的走,不知疲倦的走,可无论怎么走,都找不到出口,所有的一切都被浓雾笼罩,什么也看不见,时间和空间仿佛都在这里消失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陆路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什么都记不起来了,他忘了自己是谁,为什么来这里,脑子里只有不停的往前走这一个信念。

模模糊糊,好像有一双手在搅弄他的脑袋,窥探他的想法,这让他感到十分不舒服。

“觉醒之日快到了,祝贺你的诞生,我的孩子。”

这句不知从何处传来的话,直击他的灵魂。他忽然身体痉挛,脑袋传来剧痛,就像是被无数根钢针扎过一般。

叮铃铃铃~闹钟响了,陆路从梦中惊醒,喘着粗气,背后一身冷汗。

“已经连续做这样的梦快一个月了,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头啊!”

陆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立刻穿好衣服,收拾好床铺,拿起床头柜上的眼镜戴了上去。

“今早就吃煎蛋、培根,配火腿三明治吧。”

因为要准备早餐,所以陆路六点就起床了,毕竟他在这个家寄宿,是这个家的外人。

滋滋——

橙红色的火舌舔食着平底锅,陆路用平底锅的锅沿,把鸡蛋敲开,蛋液在热油里迅速凝固,还散发出好闻的香味。

可惜,一块鸡蛋壳耀武扬威的躺在蛋液里面,陆路一着急,想用手把平底锅里的蛋壳捡出来,可因为温度太高,他条件反射的缩了回去。

“好烫!”

锅里冒出黑烟,原本金黄的煎蛋变糊了。

陆路:……

……

婶婶一家陆陆续续的起床了,“早上好小陆,今天也辛苦你了。”叔叔带着假笑,说着十分体面的客套话。

“早上好,爸爸~”,说话的是陆路的堂弟黄一鸣,他懒洋洋从自己的房间里走出,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眯着眼睛,打了一个哈欠。

“早啊,丧门星!”

黄一鸣故意走到忙东忙西的陆路面前,挑衅似的恶狠狠地踩了他一脚。

乌黑的脚印在白鞋上十分扎眼,这双白鞋是陆路刚洗的,他想要让黄一鸣道歉,但是想到婶婶跋扈的性格,加上自己也是寄人篱下,也就忍了过去。

不可一世的黄一鸣,坐到原本属于陆路的座位上,用筷子翻开盘子里的煎蛋,眉头一皱,婶婶立马发现自己的宝贝儿子的反常。

“这蛋都糊了,还能吃吗?你就给我的宝贝儿子吃这个?去给我重做一份!”眼尖的婶婶夺过自己儿子的盘子,连盘子带早餐,一起扔进垃圾桶。

“不要那个眼神看着我,我也是锻炼你。不然你除了会学习,什么都做不好。你说说你,哪一点像我们黄家的种,看看我儿子,又会唱歌又会跳舞,你真是半根指头都比不上。”婶婶用手拖着下巴,眼神十分倨傲。

“孩子他妈,咱们不至于这样。”坐在一旁的叔叔假惺惺的劝阻着婶婶。

“你闭嘴,要不是我好心,谁收这个克父克母的丧门星,别以为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婶婶瞪着叔叔,一脸不屑。

陆路没有说话,他默默的做完自己的事,拿着书包走了。

陆路父母在他六岁的时候,出车祸去世了,原本他爷爷在带他,可今年爷爷因为实验所的项目到了关键,没法照顾他,所以就寄养在婶婶家了。

……

陆路出门的时候,天空灰蒙蒙的,看不见太阳。

“希望今天放学的时候,不要下雨。”

他走到街道的拐角,和所有漫画里的主人公一样,跟一个穿着修女服饰的女孩撞了个满怀。

“对不起。”道歉脱口而出,陆路赶紧扶起被撞到地上的修女,顺便捡起了散落在一边的书籍。

“这个是你掉的吗?”他仔细把书的边角整理好了之后,才递给了她。

“谢谢。”

修女的声音很清冷,她将书抱在胸前,朝陆路微微鞠躬,脸上没有表情。

遇见三无属性的少女该说些什么,他倒是想就这么直接离开,可这样做的话,会不会有些不太礼貌。

空气忽然变得很安静,穿堂而过的风吹起修女头上的头纱,浅金色的头发被风轻轻带起,她的面孔白皙又纤细,就像一幅画,美的让人难以置信。

这一刻,陆路的内心好像被雷击中,不由得的有点看呆了,有一种自己好像很久之前,就见过这个女孩的错觉。

整理好仪表的修女,眨着绿色的眼睛,不解的看了陆路。

“抱歉。”陆路尴尬的咳嗽一声,眼帘低垂,自己好像没有礼貌的盯着人家看了很久。

完了,该不会给她留下不好的印象了吧,陆路低着头,想着怎么挽回自己的形象,眼睛的余光正好瞄到女孩的手掌蹭破了皮。

“你的手好像受伤了。”

“嗯。”

花木兰的一套连招都没有这么沉默过,还能怎么办,只能尬聊了呗。

“对了,我正好带着酒精棉签。”

女孩子果然像花一样娇弱,陆路从口袋里拿出一次性折断式棉签,折了带有彩环的一端,酒精顺着塑料管流到了到另一端。

“可能会有一点痛,你忍着一点。”

涂完酒精后,陆路又掏出卡通创可贴,贴在蹭破皮的地方。

“好了。”

修女举起手,没有感情地盯着创可贴看了很久,想了想,拿下脖子上的玫瑰念珠,郑重的放在陆路手心。

“送你。”

“这怎么好意思,举手之劳而已,我怎么好意思收你的东西。”陆路就像是春节长辈给递红包一样,扭捏的推辞了起来。

修女依然惜字如金,说了再见之后,如一阵青烟,消失了。

陆路拿着玫瑰念珠,看向远方,走的好快,刚刚应该问她的名字的。

…………

汇英初级中学,八年级一班

“早上好,小陆~”陆路刚一进教室,班长就找上了他,“教导处要抽到作业,你把东西送过去了吗?”

“昨天就已经交了。”

“39,帮大忙了。”

突然,一个胖乎乎的男孩对他打招呼,“小陆陆~,你写数学作业了吗?”

“嗯”

“那就借我copy一下……”小胖子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他们的对话被另一个女生打断了。

“啊,陆路,你总于来了,我等了你半天,这次的班费你能不能帮忙总一下,然后出一个单据给老班交过去。”

“行”

“陆路,下周轮到咱们班升国旗了,你能不能帮忙拟一份发言稿。”

“好”

“陆路,有一个事情拜托你,你能不能……”

看见陆路如此繁忙,小胖子直接拿走了他的书包。

很快拿着陆路作业的小胖子那儿,就围了一群人,他们全都拿着自己的练习册奋笔疾书。

忙完一切的陆路很无奈,以前他也制止过这种行为,不过被人以装什么清高,抄你作业是看得起你,不要以为学习好就能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教育人,他就再也没浪费过口舌。

陆路走到自己倒数第二排靠窗的座位上,看着窗外发着呆。

我和那个女孩,还能不能再见面呢。

“陆路不愧是学习委员,你看他的作业多认真。”

“我妈老是拿我和他比,让我多学学他。可陆路是一道数学题能用13种方法解出来的天才,我一个普通人,怎么比!”

“是啊,什么东西好像轻轻松松就能学会,成绩又好,长的又好看,除非有事,平时都不和人闲聊,要是性格不那么孤僻就好了。”一个眼睛里冒着小爱心的女孩加入了讨论。

“陆仁嘉来了”

教室里有人如此惊呼。

原本围在陆路周围的人,看了一眼教室门口的男生,像四散的鸟,迅速离开,空气里全是装模作样的气息。

这个叫陆仁嘉的人是学校的不良,抽烟喝酒烫头,据传闻是这个学校的战神。

因为陆仁嘉和陆路都姓陆,所以陆母老是把他和陆路比,这导致陆仁嘉心里十分不爽,于是带着全班孤立陆路,谁要是让他看见和陆路走的近,谁就要挨打。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第一节是数学课,陆路听着数学老师粉笔刮蹭黑板的声音,莫名有些困了。

又是那个梦。

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无法逃脱的黑暗。

上课是不可以睡觉的,我一定要醒来。

奔跑,不停的奔跑,可无论怎么跑,周围还是一样的景色,一样的黑暗。

快点清醒啊!快点摆脱这里啊!

陆路拼命挣扎,想要逃开,可怎么样都没法醒来,虽然意识清醒,可无论怎么样都无法夺回自己身体的控制权,就像是鬼压床一样,他的身体已经不在属于自己。

陆路口袋里的玫瑰念珠散发了一点微光。

原本被束缚的感觉消失了,身体的主导权又回到了陆路的手上。

“陆路!”数学老师拿着戒尺抽在他的桌子上。

“太过分了,你居然敢在我的课上睡觉,不要以为学习好就可以为所欲为。”

“得救了”,正在睡觉的陆路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惹的周围同学哄堂大笑。

陆路羞得的低下了头,脸从脖子红到耳根,温度之高完全可以煎熟一个蛋。

这段时间他一直因为那个梦,睡眠不好,可是在课堂上打瞌睡,还是第一次。

“你来学校是来干什么的,你以为自己什么都会了,就可以不听讲了,你眼里有没有我这个老师,不喜欢上课的话,你完全可以在家呆着,不用来呀!!!你知不知道你这一下要耽误多少同学,全班同学的时间都被你浪费了。”

“老师,抱歉……”

“抱歉?我看你完全就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怪不得成天带一个蓝色的美瞳,我看你就是想标新立异,吸引大家的注意。”

“不是的,老师,我这个是天生的。”

“陆路,我就问你一句,我这个课你还想不想上!”

“想”

“好,那现在你就拿着书,给我站垃圾桶那去,以后我的数学课,你就一直给我站在垃圾桶旁边听讲。”

陆仁嘉一直故意笑的很大声,数学老师给了他一记刀眼之后,嘴角带着意味深长的笑意回到了讲台。

一整个上午,陆仁嘉都乐此不彼的拿陆路数学课,被老师罚站到垃圾桶旁边,身上还有垃圾桶的臭味取乐。

陆路对这些置若罔闻,如果搭理,他们反而得寸进尺,更加来劲。

后来,陆仁嘉自己也觉得无聊了,才停了下来。

可关于陆路的流言,却没有就此停住。

据说流言已经离谱到,别看八年级的年级第一陆路,长得好看,其实他有狐臭,他身边的人都被他臭晕了。

无论发生什么,时针都不会停下转动的脚步。

陆路终于挨到放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