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序章:降临

木叶9年,正值第一次忍界大战开始的第三个年头。

主要战场之一的汤之国某处树林上空,一颗巨大的发光球体像流星一般从星空之外朝着忍界快速坠落。

奇怪的是,星空中这么大的发光体朝着地面俯冲而下,但人们好像并没有看见这怪异的天象,光球眼看着就要砸入地面时,便以完全不符合物理逻辑的方式骤停,悬浮在半空中。

“卧槽!这什么鬼!*你*的!吓死老子了!什么鬼玩意!**************”

透过光球的表面,能看到一名蓝色半透明的人形身影趴在光球内,一边拍着还在起伏的胸膛,一边摇头晃脑地满嘴喷粪。

在一顿言语上的发泄过后,光球逐渐暗淡下来,光球内的身影也越来越清晰,男性,看不出来有没有穿衣服,整个身体像是由天蓝色半透明的能量所组成,五官不详,只能看到他那一双极其纯净的天蓝色双瞳,在不断地打量着光球外面的世界。

“有人吗?我**你个**”

我叫陈百隆,28岁,职业是火葬场员工,负责烧...呃,负责火化的。

因为我技术好,很会处理尸...呃...人体,而且特别会烧,所以有幸被远在小日子过得不错的一个社团组织请去处理他们boss的“偶鸡酱”,可谁想到他偶鸡酱居然诈尸了,吓得我赶紧给他棺材盖钉死,再捆了四条铁链。

做完这一切后,我看着依旧还在不停跳动的棺材。

“虽然人还没齐...但我的桃木剑在机场给扣了...M的,只能赶紧烧了。”

就在我打开炉门准备把棺材推进去的时候,灵堂外冲进来了数名穿着黑色西服的小日子,一边往我这跑一边大喊着“喂!八嘎呀路!桥豆麻袋!”

我看着这几名穿得人模狗样的大孝子,显然是不舍得与老人家离别,看着他们脸上那慌张的神色,我只好奋力把棺材往火化炉一推,“既然人已经离去了,你们要...”话还没说完,我感受到了后脑被什么东西撞击,两眼一黑便晕了过去。

直到...

百隆趴在光球边缘上,瞪大了双眼看着脚底下的树林,“那边有群人哎!”

只见光球下的树林里有着一个形状怪异的石建筑,还有七个穿着奇装异服的黑衣人朝着建筑中心走去,其中一人还抱着一名正在嗷嗷大哭的婴儿,其余的人手里也都拿着各色各样的东西,有的抱着几根大铁棒,有的拿着一个装满红色液体的大盆等等。

“咦!这石建筑怎么这么像历史书上的古祭坛?”

“喂!各位大哥!你们来帮个忙好吗?求你们了!”

然而百隆的喊声并没有引起他脚底下这群人的注意,这七名黑衣人依旧各忙各的,根本就听不到百隆的声音,也看不到悬浮在离地只有几米高的光球。

但黑衣人下手非常狠,低声朝着身后还在发呆的几人喝道“赶紧画阵!请邪神大人!”

几人闻言后立即收敛心神,纷纷用双手沾着那盆鲜红色的液体,开始在地面上涂抹。

在空中看着这突如其来的血腥场景,一下子没适应过来的百隆迅速俯身干呕了起来,但无论他怎么呕,也无法从自己的肚子里吐出任何东西,就连唾液也没有一滴。

一顿干呕无果后,百隆害怕地用余光打量着祭坛那边的动静,此时他脑海里有两种想法在不断地抗争着。

“救?还是不救?”

“不对!是帮!还是不帮?我能帮?我该帮?怎么帮?”

百隆还没做完思想斗争,但那七名黑衣人显然没什么思想斗争,也不会等到百隆作出决定,很快他们便用鲜红的液体在地面上画好一个奇怪的图案。

为首的黑衣人见一切准备就绪后,拿起一个小碗便走到了柱子前,小心翼翼地接起了小半碗顺着柱子留下来的血液,随后缓缓地走到了那个奇怪图案的正中心。

在确认了没有什么疏漏之后,便没有任何地犹豫仰头把那碗血喝了下去。

没留意到这边情况的百隆还在犹豫时,一道声音把他的思绪拉回了现实,只见那名黑衣人把那碗血喝完后,便拿起铁棒往自己的腹部捅去,扑哧一声便捅了个对穿,这下着实把百隆给吓傻了。

“捅自己干嘛?这什么情况...”

这一系列的事情让他的大脑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先是醒来时莫名从空中掉了下来,随后又有这个捅小孩的黑衣人,捅完小孩后还捅自己。

黑衣人的鲜血随着腹部的伤口不断往地面低落,但他并没有理会,只是忍着痛低声念叨着什么,一边念叨的同时,几名黑衣人看向被钉在柱子上那婴儿的目光越热切。

随着为首的那名黑衣人念叨的声音越来越大,剩余的六人也连忙跟着低声念叨,不同的是,这六人并没有站在那奇怪的图案上,而是每人拿起一根铁棒朝着柱子走去。就在六人走到柱子前后,便同时停下了念咒,一下子这一整片树林都安静了下来,只剩下那还在不断哭喊的婴儿声。

突然的寂静让百隆再次回过神来,他连忙看向祭坛处,当他目光扫视到石祭坛的同时,七人同时大声喊道“请邪神大人降临!”

说罢,站在柱子前的六人便奋力把手里的铁棒,插在那婴儿的身上。

大量的鲜血洒落后,几人连忙低头跪下,再次大喊道“请邪神大人降临!”

慢慢地,整根柱子都被鲜血所染红,被钉在柱子上的婴儿逐渐虚弱了下来,最后就这么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去。

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百隆心头难受得像是被人用刀戳了的感觉,无比愧疚的他此时张着嘴想大声哭喊,但无论他如何挣扎,就是发不出一丝声音。

伴随着情绪逐渐地崩溃,百隆那看似由蓝色能量体所组成的身体,也开始不稳定地闪烁了起来,一丝丝能量从他身体剥落,随后消失在空气中。此时的百隆并没有注意到身体的变化,而是在光球内通过肢体的方式发泄着自己悔恨的情绪,一会疯狂地拍打着光球内壁,一会用力地锤自己的大腿,一会又伸手扇自己的耳光。

而祭坛里的七名黑衣人并不知道百隆的情况,那六名站在柱子前的黑衣人见婴儿彻底死去后,每人再次拿起一根铁棒,狠狠地朝着自己的心脏扎去,顷刻间血液四溅。

就在这几人准备断气时,一道阴森的黑色虚影从那根被鲜血染红的柱子后慢慢浮现出来。

这道黑色虚影并没有理会这七名把他召唤出来的黑衣人,反而是缓缓地朝着被钉在柱子上那婴儿的尸体转去。

为首的那名黑衣人连忙跪在那怪异的图案上,急切地说道“邪神大人!我是您最忠实的信徒!请您赐予我教典!我会让邪神教壮大!让无数的人成为您的信徒!让无数的人为您奉上新鲜的血液!”说罢,这名黑衣人朝着邪神的虚影叩头。

邪神虚影依旧没有理会黑衣人,只见它猛吸了一口气后,那些原本溅潵在地面上和渗进柱子里的鲜血全部朝着邪神虚影飞去,就连七名黑衣人体内的鲜血也从他们的伤口涌出,被邪神的虚影所吸收。

顷刻间祭坛周遭便不再有一丝生机,而地面上则是多出了七具惨白的干尸,吸收完鲜血的邪神虚影并没有就此消失,而是伸手朝着那名婴儿的尸体摸去。

就在此时,原本包裹着百隆的光球轰的一声爆开,转化成两股肉眼可见的金色能量,其中一股迅速包裹着百隆那开始崩溃的身体,而另一股则是快速涌向被钉在柱子上的婴儿尸体。

原本还在对自己发狠的百隆一下子便被这股金色能量给压制住,巨大的力量瞬间把他从空中压在了地面上,连手指都无法动弹。

而婴儿的尸体被金色能量侵占后,一个肉眼可见的强大能量旋涡逐渐在头顶形成,原本还朝着婴儿尸体伸手的邪神虚影立即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疑惑地歪着头看了一眼正在迅速壮大的能量旋涡,连忙利索地转身往祭坛外飘去。

就在邪神转身的同时,这个能量旋涡像是察觉到邪神准备跑路的打算,一股强大的吸力与一股莫名的力量从旋涡中心涌现,邪神虚影仅仅是一瞬间便被这股莫名的力量所搅碎成一缕肉眼可见的黑色能量,随后被强大的吸力拉扯进旋涡的中心。

伴随着邪神的黑色能量被吸收,能量旋涡再次加速壮大,就连被另一股金色能量压在地面的百隆,也同样被能量旋涡拉扯着一点一点被吸过去。被两股力量所肆虐的百隆,此时双目无神地看着夜空,就这么放弃了抵抗,让这两股力量任意肆为。

这两股金色能量并不在乎百隆的感受,一股融入到婴儿尸体内,形成旋涡想把百隆吸进去。而另一股则是包裹着百隆的身体死死地把他压在地面上,不让对方把百隆吸走。

现在显然是婴儿尸体内的那股能量要稍占上风,但也仅仅是稍占上风,真想要把百隆连同百隆身上的金色能量吸收的话,按照现在这进度,也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

就在两股力量僵持不下时,百隆上方的空间莫名地躁动了起来,随后空间就像是像素一般被撑开,一道黑色的传送门就这么凭空出现。

一直平躺在地上看着夜空的百隆迅速被这个传送门所吸引,此时的他已经没有心情去惊讶了,因为今晚实在是发生了太多让他无法理解的事情。但无法理解归无法理解,该好奇的时候,人一样会好奇,我不懂,但妨碍我好奇想去看嘛?

其实当百隆被躁动的空间所吸引到目光,第一眼看过去的时候,他便隐隐地觉得这玩意有点熟悉,随后看着整个传送门出现的过程后,他的心里便已经有了答案。

“不是吧,这是黄泉比良坂?这不是火影忍者里的血继网罗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