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秦霸天的精神探测没起到一丝作用,陆小白嘴里微微上扬,秦霸天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白依依的修为岂是你能窥探的?

秦霸天的脸色煞是难看,一时之间有种进退维谷的意思。

“贤婿,你这话我真的不太明白。”秦霸天决定装傻充愣到底,你没有证据证明现在秦府有任何东西是你陆小白的。

“秦老爷,想必你也不喜欢我,这句贤婿不敢当,你放心,我会对外宣称与秦小姐和离。秦老爷,这是我最后的底线,总不至于秦老爷还想用那招吧?”陆小白说话的余光暼向白依依。

白依依自始至终都没开口说一个字,只是作为一个旁听者听他们的交流。

“贤婿说的是什么话,我怎么越听越糊涂,只不过你说的这件事老夫需要考虑考虑。”秦霸天想要拖延时间。

“秦老爷,我手中可是有证据的,要不要把他公诸于世?”陆小白抖了抖衣袖。

其实在结婚前,陆小白就发现秦雪莲跟倪秋云暗通款曲,说白了,陆小白就是顶着一张绿帽子,要不是陆小白的父亲需要看病医治,陆小白又岂会受此奇耻大辱。

秦霸天以为陆小白嘴里的证据是指自己下毒谋害他的证据,可是秦霸天转念一想,自己做的天衣无缝,他肯定是不知道的。

秦霸天看着陆小白,陆小白就像是换了一个人,此时的陆小白干练干脆,而之前的陆小白总是拖泥带水,犹豫不决。

可是在心里鉴定自己不会形迹败露,这是陆小白故意在诈他。

“贤婿?你说的证据是什么证据?”秦霸天端起一旁的茶水轻轻放在嘴唇边吹了吹,开口询问道。

陆小白微微一笑:“秦老爷,你可知你家女儿与人私通?”

此话一出,秦霸天借机暴跳而起:“陆小白,老夫尊你一声贤婿,你别拿我女儿的清白来控告老夫。”

陆小白却显得很淡定,很自然,轻轻放在手中的茶杯。

“秦老爷,你何必动怒呢,没有证据我焉敢如此一说。”

秦霸天身体散发出来的灵力冲击着陆小白,白依依动也没动,就将秦霸天的灵力全部冲散,很淡然。

白依依倒是用那可怜的眼神看着陆小白,可怜的小家伙,竟然被人戴绿帽子。

“秦老爷,不必动怒,你家小姐与倪秋云暗通款曲,只怕是生米都已经煮成熟饭了,如若秦老爷不嫌丢人,我们大可去请稳婆查验秦小姐的身子。”

陆小白顿了顿继续说道:“秦老爷,你要是说这事是我做的,其实也可以,毕竟我是秦小姐的名正言顺的夫君,只是我这结婚当晚就死了,不知该怎么跟秦小姐行那周公之礼?”

陆小白显得很平淡,自己的未婚妻在自己眼前跟别的男人厮混,这说出去陆小白的脸也是没有光的。

只不过现在陆小白本就顶着废物的名头,还会害怕更大的帽子吗?

秦霸天被彻底击败了,陆小白他是清楚的,两个人居住的地方一个在东一个在西,中间还隔着那么远。

而且陆小白平日里对秦雪莲的态度就是礼貌,根本不可能碰秦雪莲。

如今陆小白手上肯定是有两人厮混的证据,不然陆小白不可能如此明目张胆的来索要东西。

“贤婿,你这话可不能乱说。”秦霸天显然和气多了。

“秦老爷,你放心只要你把陆家的东西都给我,这件事谁也不会知道,我的底线已经给秦老爷了,如果秦老爷还需要考虑,我要是做出什么不合规矩的事情,到时候就请秦老爷见谅。”

陆小白的话还是很直接,就是一句话我就是这样的,如今的陆小白就像是一个癞皮狗,反正就是一句话我就是要东西来的。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如果是陆小白一个人倒也罢了,只是这旁边的女子的实力实在是深不可测,刚才的一番试探,根本没有任何的结果。

“贤婿,真的要把事情做得如此决绝?”秦霸天不得不说他是真的不要脸,为了陆家的酿酒秘技,将陆家三人全部杀死,到了陆小白这里居然说陆小白不通情理一样。

正当此时,秦雪莲也不知从何得知陆小白复活,正杀气腾腾地从外面走进来。

既然活过来还敢来,那就再杀一次就好了。

“陆小白,你还没死。”这是秦雪莲见到陆小白的第一句话。

这就表明,陆小白在秦雪莲心里就是一个死人。

“是呀,我这命大,阎王爷不收我,秦大小姐是不是很失望啊?”陆小白的话很讽刺,本是夫妻,却行同路人。

“没死就该好好苟且活着,你跑来秦府做什么?该不会是还想让我嫁给你吧。”秦雪莲不得不说把自己看得太高了。

陆小白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这段时间,陆小白见过的两位美女那才叫真正的绝色美女。

这秦雪莲竟然是高阳城第一美女,陆小白不由得心里叹息一声,高阳城没有女人了吗?

“你,你笑什么?”秦雪莲很生气。

“没什么,我现在正在跟秦老爷谈生意。”陆小白并不想跟一只破鞋说话。

秦雪莲疑惑地看了看陆小白,又踱步走到秦霸天身边,小声问道:“爹,你们谈什么生意?”

秦霸天对于秦雪莲的行为此时都想动手打人,只是不想让陆小白看笑话这才忍住没有动手。

“他来是要回陆家的东西。”秦霸天有一种有气无力之感。

秦雪莲一听哪里忍得下这口气,指着陆小白怒骂道:“陆小白你是不是得了失心疯?你是我秦家的赘婿,你陆家之物就是陪嫁,你还想要回去?”

秦雪莲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让人看着好不舒服。

白依依都看不下去了,想要动手教训她。

陆小白摇摇头,回头看着父女二人,这二人真是把不要脸发挥到极致。

“秦小姐,你说的也没错,可是我现在不想娶你了,我想休了你,那么陆家的东西就是还是我的。”陆小白此言一出,让秦霸天目瞪口呆。

这跟刚才说的好像不一样呢,不是说和离吗?怎么变成休妻了?还有入赘之人哪有资格休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