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陆小白重回秦府

因为陆小白的到来,整个酒楼如同见到幽灵一样,唯恐避之不及,陆小白有些纳闷,自己不是活人吗?怎么他们像是见了鬼一样?陆小白摇摇头。

陆小白与白依依选择二楼一个临街的窗户边坐下,陆小白对白依依很是客气,为什么?因为这白依依哪里都好,就有一点不好,以揍陆小白为乐趣。

“老板,点菜!”陆小白一边陪着笑脸请白依依坐下,亲自斟上一杯热茶恭敬地放在白依依的面前。

一边高声喊着,生怕这间酒楼的老板是一个聋子。

老板还很好奇刚才为什么吃饭的客人全部跑了,当他看到陆小白的那一刻,双脚发软,一个踉跄,差点从楼梯上摔下去。

要不是陆小白眼疾手快上前扶住老板,就怕是已经出了人命。

老板的双腿还在发颤,双手扶着楼梯,面露惊恐,陆小白好奇地看着老板的神情,自己难不成变成鬼了?

老板的声音都颤抖起来,仿若真的见到了不干净的东西。

“那个陆少爷您要吃点什么啊?”其实更重要的问题老板并没有问,他心里想要问的是你怎么还活着,不是都说一个多月前。

陆小白在新婚当夜喝醉酒摔死了,紧接着陆小白的父亲听之这个情况也一命呜呼。

秦家喜事变丧事,高阳城里的人都在替秦家感到不值当,毕竟早就听说秦家所做的“善事”!

可是自己眼前这个人分明就是陆小白,没有错啊,刚才陆小白伸手扶自己的时候,那手上可是有温度的呢。

死人是不可能有温度的,难不成这人死还能复生?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奇事。

“老板把你店里最贵的菜都上来,我这位朋友不差钱。”陆小白指了指端坐在凳子上,戴着面纱,从身形上看是女子的贵客。

老板点点头,此时的老板只想快速逃离这里,太可怕了,就算是复活,这也很恐怖的。

听到陆小白说完,老板回答一句:“好嘞,您稍等。”

转头撒丫子就下楼了,听着最后“噗通”一声,显然是脚下一滑,倒在楼梯口。

“老板您没事吧?”

“没事,快给楼上的客人准备店里最好的吃食送上去。”

听老板的口音明显就是害怕,声音一听就是人在害怕时发出来的声音。

陆小白略显尴尬地看着楼下发生的一切,这是真把自己当鬼了,好嘛!

陆小白无奈地坐回白依依对面的凳子上,倒上一杯茶,放在嘴边轻轻喝了一口,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

陆小白陷入了沉思,高阳城的大街小巷陆小白都去过,小时候是为了玩,长大了是为了帮助秦家打理生意,城里的店铺大多都是认识陆小白的。

这也是为什么酒楼吃饭的客人见到陆小白就吓得扔下筷子跑路了。

酒楼的老板看到陆小白那一刻腿肚子为啥发颤,这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白依依看着街道上的行人,仿若就像是看到恶心的东西一样,也不知道怎么滴,白依依总是对人类有一种排斥。

“客官,菜来嘞。”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听到店小二举着托盘从楼下走上来,口中的说话声才将两人的思绪拉回来。

“客官,慢用。”三个店小二将菜摆放整齐,为首那个瘦高个行礼。

可抬头看到陆小白的面容瞬间笑容满面的脸上就变得苍白起来。

看不到一丝血色,店小二已经被吓得面色惨白。

陆小白冲着店小二挥挥手:“我有那么可怕吗?”

大佬,你真的很可怕,你想啊,你都死了一个多月了,现在竟然活生生地出现在众人面前,这不得吓死一个人啊。

“没,没有。客官慢用,小人告退。”店小二慌不择路地转身差点从楼梯上摔下去。

白依依很难理解这些人做出来的反应,自己又没有露出什么狐狸尾巴,至于那么吓人吗?

白依依其实不明白,其实他们害怕的是陆小白而不是她。

“这些人怎么啦?”白依依一边摘下面纱一边接过陆小白递过来的筷子开口询问道。

陆小白听到白依依这尴尬地问题,自己该怎么回答?

“可能是看到我来了吧。”陆小白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你?你很可怕吗?”在白依依的印象中,这陆小白不是天天挨揍的德行吗?至于这么可怕吗?

显然白依依是低估了陆小白的实力。

“不可怕,仙子姐姐快吃饭,不然凉了。”陆小白尴尬地笑了笑,总不能说自己死过一次,他们这是见到死人才觉得可怕吧。

陆小白捡起一只鸡腿放在白依依的碗里一边回答一边说着让白依依快吃。

白依依看了一眼楼梯口,又看了一眼陆小白,这才夹起鸡腿吃了起来。

吃饭期间,白依依总是想问原因,不过都被陆小白以寝不言食不语打发了。

实在不行就说以后再告诉她。

二人这才愉快的用餐,陆小白则是低头一个劲的吃,好多天了,总算不用吃魔兽的肉了。

两人用餐完毕,自始至终,老板伙计没有一个人再上楼来询问有任何的需要,陆小白很是感到无奈。

两人酒足饭饱,白依依喝了一口茶漱漱口,重新戴上面纱,美女的气质是这挡不住的。

楼下接过账,老板看着柜台上的元晶,都不敢伸手去拿,这真是吓着了。

“现在我们去哪里?”白依依没有目的地,此次出来只是为了打发时间。

“去一个你能够知道为什么他们害怕我的地方。”陆小白也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一顶破草帽戴在头上。

遮住那俊郎的眉宇,眼神却充满了仇恨。

白依依跟在陆小白的身旁,这个年轻人虽然有些时候很欠揍,不过揍过以后又在某些时候觉得他深不可测。

两人转过几次街角,来到一处好大雄伟的建筑面前。

上面的牌匾上刻着:秦府!两个金灿灿的大字,那可是纯金打造的两个字。

陆小白缓缓抬头,看着门匾,嘴角不经意间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秦府,我回来了,希望你别让我失望。

白依依好奇的打量这秦府,这家伙想要干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