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惊雷

陆小白来不及多想,只好拿出自己的看家本事。

“无敌金身!”

有五秒是五秒,果然那树叶打在防御罩上纷纷掉落在地上,而呼啸而过的树叶则是将身后的石头击得粉碎。

我去,这是收奴仆吗?这么猛?不死都不成吧。

白依依看着自己施展的万叶归宗竟然奈何不得陆小白。

好样的,还有几把刷子,还以为就是一个废物呢。

不过这人身上所展示出来的灵力分明就只有淬体境,他是怎么做到的?

白依依很是不明白,这陆小白究竟是用了什么方法办到的。

只见白依依凌空而起,整个人悬停在空中,手不断结印,刚才还是单片树叶,此刻竟然凝聚成一把又一把叶剑。

“去!”

五秒的时间就要到了,陆小白来不及多想,来了一个连续后空翻,刚才陆小白站立的位置此时正插着几柄叶剑。

我去,这老女人是要杀了自己吗?

还没等陆小白想明白,下一轮攻击又开始了,陆小白赶紧跑,脚下一滑,整个人跌倒在地。

陆小白一回头,不回头不要紧,一回头吓一跳。

陆小白坐着向后急退,一把叶剑插在离陆小白胯下不到五厘米的地方。

吓得陆小白脸都白了。

差点武器就被人废了。

陆小白手在地上胡乱摸着。

白依依看到陆小白此时狼狈的样子,难道刚才那一瞬间是自己眼花了?

明明刚才他还能抵挡自己的攻击,现在怎么成了这副模样了?这小子在耍什么滑头?

其实陆小白哪里有什么滑头耍啊,他就这个厉害。

陆小白手触摸到一节树枝。对了,自己不是可以借鉴复制对方的功法吗?

试试那个冰冷女人的招数。

如今的局势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陆小白手持树枝一个鲤鱼打挺,目视白依依。

白依依嘴角露出不经意的笑意,喃喃自语:“有趣。”

这一次白依依决定加大攻击力度。

地上不断颤动,陆小白身形都险些站立不稳。

怎么啦?发生地震了?

只见地上的巨石,树枝,树叶全部凝聚在空中。

我去,要不要这么玩?这个女人是要玩死自己。

陆小白将身体的灵力全部运转到手中的树枝上。

脑海中想着那个疯婆子追杀自己时所展示的招数。

陆小白闭上双眼,白依依嘴角微微上扬:“去!”

铺天盖地的攻击向陆小白袭来,陆小白双目睁开。

手中的树枝发出淡淡的蓝色光晕。

“去!”陆小白也不知道这招数叫啥,只见树枝变成很多剑影一般的树枝。

裹挟着雷电之力迎面而上,树枝与巨石,树枝,树叶碰撞在一起。

发出轰隆之声,白依依望着天空突然变了色,这家伙竟然会惊雷?

陆小白灵力太少,只挡了少部分攻击,大部分还是依靠灵敏的身体来躲避,不来衣服和脸上还是被凌厉的攻势划破了。

陆小白手中的树枝也断为两节。

不过陆小白却没有倒下,捂着胸口稳稳站立。

白依依看着底下陆小白倔强的样子,心中燃起一片希望。

白依依脚下轻点,整个人就像仙子一般慢慢下凡。

来到陆小白的跟前。

近看,白依依显得更美。

陆小白不敢直视白依依,这样的美女放在哪里都是美女,自己这点定力还不够。

白依依看着低头手中握着半截树枝的陆小白:“你刚才所施展的功法是不是叫惊雷?”

惊雷?这是陆小白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陆小白抬起头,两人四目以对,陆小白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叫什么。”

白依依听着陆小白的话觉得很奇怪,不敢相信:“你不知道?”

陆小白点点头回答道:“我确实不知道,这就是前些日子那个追杀我的疯婆子施展出来的,我真的不知道叫什么。”

“你说的可是真的?”白依依显然是不相信陆小白所说的话。

“我哪敢骗仙子姐姐,我就是看她施展了一遍,我就照葫芦画瓢。”陆小白继续解释着,现在要是解释不清楚,真不知道这仙子姐姐会不会一巴掌拍死自己。

毕竟从这两个女人的功力来看,这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的感觉啊。

“你看一遍就会了?”白依依更加不信了,当然主人那般天赋也不可能看一遍就会了,这人难道天赋比主人还要好。

既然比主人天赋好,那么看他的年纪不应该只有淬体境的境界。

“是的,不过仙子姐姐,你的招数我是用不来。”不知道为什么,白依依所施展的招数,陆小白的脑海里一点印记都不会有。

“你再施展一遍刚才你所施展的招数。”白依依想印证陆小白所说的。

陆小白叹了一口气,这仙子姐姐是把自己当实验小白鼠了吧。

不过打又打不过,只能这样了。

陆小白又重新施展了一遍刚才的招数。

白依依仿若就像是看到了熟悉的身影,久违的身影。

“没错,你所施展的功法就是惊雷,我不会看错的,当初主人就是凭借这部功法行走天下的。”白依依对主人那可谓是忠诚十足。

“小子,你有福气啊,你可知这惊雷功法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功法?”白依依脚尖轻轻着地,陆小白倒是很心疼,这双美足要是划破了好可惜啊。

老色胚,我呸。

“不知,可是那个疯婆子就会用啊。”陆小白像是找到了什么漏洞一样。

“你嘴里所说的那个疯婆子应该是太初院的人,惊雷是太初院的镇院之功法。”白依依若有所思的回答着。

“那这么说仙子姐姐的主人也是太初院的人?”陆小白根据白依依的说辞做出一个大胆的假设。

“你很聪明,主人是太初院的最出色的弟子,当年十六岁就依靠惊雷进阶到白象境,也是太初院核定的下一任院长人选,只是可惜,主人在三十岁时却遭遇暗算,被人打下悬崖,修为大减。”说到这里白依依目露凶光,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寒意。

“仙子姐姐知道仇人是谁吗?”陆小白心里有自己的猜测,只是不便说出。

“知道,只是千年一过,主人的仇人只怕是也已经死了。”白依依有些悲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