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因祸得福

陆小白手里拿着一根木棍,既可以当拐杖,又可以当武器,陆小白对自己的聪明才智很是满意。

穿过迷雾,眼前豁然开朗,陆小白回头望了一眼迷雾,心里那叫一个开心,对于自己刚才的英明决策可是佩服得很。

陆小白心情大好,哼着小曲一路走走停停,这峡谷还真是大,参天大树,路野乡间一般存在的小径,仿若像是有仙人居住一般。

饿了,陆小白就采摘树上的野果充饥,困了就找一棵大树躺在树枝上睡觉,好不惬意。

在峡谷中也不知道走了多少时日,我去,在这么下去不饿死也困死在这该死的峡谷里。

陆小白按照峡谷底树叶的茂盛程度来分辨方向,只要朝着一个方向,总是没有错的,这时候陆小白倒是感谢当年的地理老师了。

也不知过去了三五日还是七八日,这一天,陆小白仍旧心中充满正能量,坚定目标向前走着。

忽地抬头那一瞬间,一处绝壁上刻着什么字,上面还插着一柄剑。

陆小白跑过去仰头看着绝壁上的字,布满青苔的字体,多少还能看出来一些,看起来这是当年有一位修行者掉落悬崖,最后遗憾死在谷底。

当看完整个绝壁上的字,陆小白眼睛瞪得大大的,不会吧,出不去?这是在开国际玩笑吧?

哪有这样的,特喵的,这也太吓人了,自己不会也会孤独终老于此吧?

越想陆小白的后背越发冒冷汗,不行,一定要出去。

对了,那柄剑不错,陆小白拍了拍手,挽起衣袖,准备爬上去拔下那柄剑。

一切工作准备好,陆小白刚迈出第一步,身后一个黑影闪过。

陆小白头皮发麻,不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陆小白一手抓着藤蔓,背靠着石壁,眼睛四处寻找刚才传给自己那一阵阴冷感觉。

陆小白警惕地观察着四周,忽然眼前数十枚树叶裹挟着强劲的灵力攻击陆小白。

陆小白见状,用手死死抓住藤蔓,来了一个石壁走步,从一侧荡到另外一侧。

刚才陆小白停靠的地方,竟然被数十枚树叶钉满了。

好家伙,这么厉害?

还没完呢,树叶一片接着一片打了过来,陆小白就像是在石壁上荡秋千,来来回回。

树叶是从不同的地方发射的,陆小白心中大惊,难不成还有很多人?

还未等陆小白想明白,手中的藤蔓发出异样的响动,陆小白抬头望去,不好,两片树叶正钉在藤蔓上。

说时迟那时快,藤蔓从中断开,陆小白来不及多想,也没有反应的时间,整个人从石壁上滚落下去,这是陆小白最后把身体交给石壁的结果,减缓下坠的力道。

不过陆小白也是吃了不少苦头,手肘,手臂还有脸都被蹭破了皮,渗出一丝丝鲜血。

陆小白顿时火了:“谁?给劳资滚出来,竟敢暗算劳资。”

陆小白背靠着石壁,双目警惕地注视着每一个方向,害怕漏掉任何一个可疑的事物。

不过这一招还挺管用的,陆小白话音刚落。

左侧就有一个霸气十足的女声响起:“哪里来的废物,也敢觊觎我主人的东西,当真不知天高地厚。”

我去,还真有人啊,而且听着声音是个女人呢,还主人?

等等,那意思就是说这老女人活了千年了?我去,这是什么怪物啊,千年女妖怪吗?

陆小白知道不是这个女人的对手,不过该有的骨气还是不能丢下的。

陆小白拱手行礼,嘿嘿嘿笑着说道:“晚辈被人追杀,不慎跌落谷底,幸得上苍护佑侥幸不死,一路寻来,发现绝壁上的字还有剑,我以为是无主之物,想拿来防身之用。”

“如今主人还在,晚辈就不多打扰了,告辞。”

陆小白说完转身就想离开,却被一片树叶拦住了去路。

“晚辈真的是迷路于此,并不是存心打扰前辈。”

其实陆小白心里却是另外的想法:玛德,前面被女人追杀掉落谷底,现在可好,一个老妖怪女人又想揍劳资,卧槽,我招谁惹谁了?

“你说你是从上面掉下来的?”

“是的,前辈。”

“就你这修为掉下来会不死?”

“这个嘛,可能是晚辈命不该绝吧。”

“哈哈哈,好一个命不该绝,那你如果胜得了我,我就放你离开,你要是打不过我,就留下来做我的奴仆吧。”

啥?老妖婆,你个老不死的,看我不打死你。

“怎么,不敢吗?”

陆小白翻了一个白眼,我能说不答应吗?只怕是说了马上就被你射成刺猬。

“前辈有意,晚辈焉敢不从,不过前辈躲在暗处,实则不是君子所为,何不现身一见。”陆小白就是想看看这个老妖婆长啥样子,脾气这么不好,肯定是个丑八怪。

“说得好像也有点道理。那我出来了。”

话音刚落,从不远处的树梢上一个身影慢慢呈现在陆小白的眼前。

风髻露鬓,淡点扫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平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一身淡绿长裙,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赤裸的脚踝犹如珍珠粉,赤脚轻轻踩在树梢上,看上去就像一位仙子。

陆小白顿时看呆了,这真是刚才那个老妖婆?怎么都不敢相信好不好,这哪里是老妖婆啊,分明就是一个绝色仙子,用美女已经都不能形容她了。

“小子,你可要注意了。”白依依脚下轻点,整个身形犹如仙子在空中漫舞。

陆小白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现在命都快没了,还想看美女。

只见白依依身后结印而起的树叶形成一张巨大的网状扑面而来。

我去,这真是要命啊。

陆小白来不及多想,躲是躲不开的,每一片树叶就像是一只利剑划破空气的声音都没听到。

这种破坏力,这么广的攻击力,陆小白做梦也没想过,自己这是第二次遇到如此凶悍的女人,好家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