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大难不死

陆小白一路跑,凤安雪就一路追,不知道是陆小白太厉害,还是凤安雪压根没想要陆小白的命,后一种可能只是陆小白瞎想。

特别是刚才那五秒的防御罩是怎么来的?难不成自己的金手指就是这个?这也太鸡肋了吧,五秒?三秒真男人吗?那五秒岂不是真正的男人?

陆小白看着身后的悬崖,我去,这一个不小心好像要领盒饭了,落地成盒,这恐怕是所有穿越者存活时间最短的。

也好,至少自己有一个记录在了,我陆小白穿越异世界活了一天不到,不对一个时辰都没有,我给穿越者丢人了。

我的无敌金身呢?

【对不起,冷却cd还有二十八分钟。】

二十八分钟?那时候我只怕是已经成为一堆肉泥了,还有什么鬼东西?冷却cd居然要半小时,这么坑人的吗?

“那个,美女能不能听我解释啊。”陆小白看了一眼身后的悬崖,我的妈呀,真的好高,这不是电视剧里那种绿布。

“淫贼,受死吧。”凤安雪手轻轻一转手中的剑,强大剑气形成的剑影。

“妈呀。这么大一把剑?”

“去死吧,淫贼。”

还没等陆小白反应过来,剑气由上自下斩了下来。

玛德,这要是斩在身上,恐怕轰得渣渣都不剩。

陆小白一咬牙一跺脚,玛德,要死也要死个全尸。

陆小白转过身,纵身一跃,从悬崖上跳了下去。

那剑影斩在陆小白刚才站立的地方,悬崖被轰得粉碎,形成石头雨从悬崖上落下去。

好家伙,在空中的陆小白被这一顿石头雨伺候,此时的陆小白心里只有骂人的话,疯婆子,欺负人,要是我不死,定要你好看。

【宿主,你的无敌金身又可以使用了,是否开启。】

啥,又可以开启了?你是逗我玩吗?刚刚不是说还有二十八分钟吗?

【系统检测到宿主有生命危险所以特别允许使用一次。】

陆小白心里一句骂人的话,刚才不是生命危险?跳崖才算吗?

卧槽嘞,差点忘记了,这家伙哪里来的?还有什么无敌金身竟然只有五秒钟?真把自己当真男人啊。

身形极速下坠,陆小白大喊着:“开启无敌金身。”

整个人都笼罩在保护罩里,还好,有这玩意儿,不然真的挂了。

“妈呀,忘记了只有五秒,开早了。”

“啊,啊啊!”

“疼死我了。”陆小白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还好只剩下两三米高,不然真的摔成肉饼了。

站在崖顶上的凤安雪看着刚才陆小白那纵身一跳,一点犹豫都没有,心中倒是对陆小白这视死如归的样子有些佩服。

“师妹,师妹。”秦风此时不知从何地赶了过来,落在凤安雪的身边。

“秦师兄,你怎么来了?”凤安雪扭头看了一眼秦风。

秦风看着凤安雪站立位置前面那崖壁,是宗门功法惊雷造成的。

“师妹发生了什么事吗?”秦风看上去十分关心凤安雪的安全。

“没事,就是有个小偷被我撞见了,在这里我把他斩杀了。”凤安雪并没有说实话,“走吧,秦师兄。”

凤安雪说完话御剑飞行而去,秦风看了看四周,也跟着离开了。

陆小白实实在在地砸在地上,整个人都不好了。

半天陆小白才从地上爬起来,按着腰肢,一瘸一拐地走到一块巨石慢慢坐下。

陆小白使劲一扭,听着骨头复位“嘎嘣”一声,疼得陆小白拿拳头砸地。

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还以为穿越了就可以很牛批的,各种金手指各种吊打,现在看来自己就是被吊打的那一个。

想到金手指,忽的陆小白就想到了刚才的无敌金身,虽然很短,不过还挺好的。

陆小白忽然被拉到了自己的意识海,这里是一片平静如水一眼望不到边的大海,一点波澜都没有。

同时在脑海中有了无敌金身的使用方法。

原来主人遇到危险它就会主动释放。

【无敌金身,可是抵御任何攻击,随着无敌金身的等级提升,所能使用的时间越长,抵御的攻击就会越长。】

好家伙,这个看上去不错呢,陆小白一阵欣喜若狂。

“可是怎么升级?”

【打怪,简单来说就是猎杀魔兽,越是高阶魔兽提升的等级越高,比如一阶魔兽,猎杀一阶魔兽无敌金身只提升五秒钟。】

“我去,你这五秒钟五秒钟的提升,这也不行啊。”

【第二种,比试,与人比试获胜也可以获得提升,跟同级别比试获胜提升五秒钟,越级提升三十秒。】

“我去,越级这么多的吗?我要出去越级比试。”好家伙,陆小白听到这个顿时来了精神。

【挑战失败扣除三秒无敌金身。】

“我去,你这是坑人的吧,失败还扣人点数。”

【借鉴功能】

“这又是一个啥?”

【借鉴功能:可以借鉴别人使用过的招数,进行优化强化,形成最强大的招数供自己使用。】

“这个好像更好呢。”

此时脑海中真的形成了从未有过的招数,陆小白惊奇的发现,这不是刚才那个疯婆子使用的招数吗?

这也行吗?

【炼丹术】

根据陆小白记忆,炼丹师在玄月大陆是最受人尊重的,因为炼丹师需要的要求实在是太高,这也造成了整个大陆炼丹师的数量都很少。

意识海中,陆小白看到:

【陆小白】

【十六岁】

【淬体境三重】

【功法:无敌金身】

【宗门:无】

【速度:无,力量:无,敏捷:无,防御:无。】

我去,这么废物的吗!怎么其他的都是无?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陆小白无奈的摇摇头,这都是啥啊,新手村不至于就是这个深谷吧。

陆小白仰头看向悬崖的方向,一层云雾遮蔽哪里看得到悬崖。

还不知道这悬崖有多深,还是找个地方走出去吧。

从这里攀登上去就是痴人说梦。

陆小白扭了扭身体,身体没有那般疼痛了,陆小白看着左右,嘀咕着:左还是右?

这是一个问题,在这个暗无天日的谷底,怎么区分方向就是一个大问题。

该不会自己会被困死在这悬崖底下吧。

陆小白摇摇头,叉着腰,指着天:“我陆小白一定会出去的。”

狠话谁都会说,谁都能说,不过接下来的问题就是选择从哪里出去。

陆小白来了一个最简单的方法,左手与右手划拳,哪只手赢了就从哪一边出去。

看着左手的布,右手的石头,陆小白看向左边,没有任何的云雾遮挡,好像真的是可以出去。

可是接下来的骚操作让我看不懂了,陆小白竟然选择了右边。

喂,不是说哪边赢了走哪边吗?陆小白心里嘀咕着:“我觉得右边更安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