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一轮考核

仙子姐姐你要不要这么猛,这大白腿我都看的一清二楚好不好,陆小白看着若无其事的白依依,蹭的一下从地上爬起来。

这仙子姐姐还真是的,大大咧咧的,不知道什么叫隐私吗?陆小白脑海中的画面有一种香艳,陆小白使劲摇摇头。

这叫什么事啊,不是被人揍就是被人踩,我特么是来修炼的还是被人揍的?

“你发什么呆呢?天快黑了。”白依依回头又是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

仿若刚才发生的事情与她这位仙女姐姐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变化真的够快的,陆小白叹息一声,摇摇头,跟了上去。

翌日,白依依遁入储物戒,陆小白真害怕这仙子姐姐会不会一时激动就跳出来,陆小白赶紧打消这个念头。

不得不说,作为三大宗门的太初院来应考的人还真不少,用人山人海一点也不为过,陆小白一眼望去,估计也得有七八千人,这何时才是一个头。

有身着富贵的富家子弟,有普通百姓的子女,还有一些像陆小白这种啥也不是的人。

等等,什么叫啥也不是?我好歹也是富二代好不好,我呸,你还富二代,你做梦呢,曾经是行不行?不行!

阳光初起,人声鼎沸,议论纷纷。

“大哥,你看这太初院今年怎么如此多的人报名?”

“哎,管他呢,反正能进去就行了。”

“说的也是。”

“哇,哥,今天可真热闹啊。”

“嗯。”

“哥,你怎么好像一点也不高兴?”

“我有什么可高兴的。”

“怎么啦?难不成哥是担心进不去?”

“死丫头,你进不去你哥我都不可能进不去的。”

陆小白则是一人呆呆地靠着大理石打造的栏杆悠闲地听着他们的议论,仿若自己不是来应考的,而是一个玩耍的过客。

正在他们议论之时,几人御剑飞行而来,落在高台上,为首之人正是凌云峰峰主南宫凛,身旁的其他几人则是各个峰主派来的代表。

陆小白明锐的发现,那个身穿淡蓝色裙裳的女子不正是一个多月前追杀自己的女人吗?

陆小白暗叫一声不好,储物戒中传来白依依地声音:“原来你招惹的是太初院的女子,小子,你很厉害啊。”

陆小白用手抹了抹鼻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低头小声嘀咕着:“仙子姐姐,这事真不能怪我。”

“你自求多福吧。”白依依打了一个哈欠像是又要睡觉了。

陆小白无奈扶额,希望不要被认出来。

有了,陆小白弯腰从右手的储物戒中取出一支笔轻轻在自己的鼻子下点了一个黑点,一切伪装工作准备就绪。

南宫凛听着下面的嘈杂声,犹如洪钟的声音响起:“安静。”

这功力着实了得,耳膜都快被震裂了。

众人瞬间鸦雀无声。

南宫凛满意地看了看下面的人群,清了清嗓子,用高分贝的声音说道:“欢迎各位应考太初院,我是凌云峰的峰主,也是今年负责新生考核的主考官。”

“按照太初院的惯例,想要进入太初院需要参加两次考核,两次考核过关着才正式成为太初院的外门弟子。”

“第一轮考核的内容是测试灵力,都看到我身后的测试柱了吗?将你们的灵力注入其中,境界达到武脉境者则为通过。”

南宫凛此言一出,下面的人群又开始骚动了。

“怎么回事?不是淬体境八重就可以进入太初院修行吗?”

“是呀,怎么改了?”

“不知道,去年还是淬体境八重。”

“哎,看来我是白来了。”

“还是上去试试吧,不试试怎么知道。”

“也对,不能这么就走了。”

南宫凛犹如洪钟的声音再次响起:“第一轮考核正式开始。”

那十级台阶两侧是凌云峰的核心弟子负手而立,煞是威风。

“李峰,淬体境九重,不合格!”那名叫李峰的人垂头丧气地从台上走下来,像是丢了魂一样。

“下一位。”

“张平,武脉境一重,通过考核。”而这名叫张平就像是中了大奖一样高兴地跳起来,他也由凌云峰的师兄指引到了另外的一处高台上。

——

一个接着一个上台,不过南宫凛的脸色并没有多好看,今年这群人的天赋还真是差。

其他五峰的代表也愁眉紧锁,提高了考核要求,还是没有一个人可以让他们愁眉舒展。

“哥,加油。”司徒婧很是开心地给司徒冥加油。

司徒冥走上台阶,伸出手轻轻按在测试柱的灵力测试石上,慢慢地,随着灵力的输入最后呈现在测试柱上的字是。

“司徒冥,武脉境九重,通过考核。”

当司徒冥的测试通过时,南宫凛包括其他五人都不由自主的看向司徒冥,终于有一个好面子了。

司徒冥也是很高傲的昂头阔步走向另一边。

“总算是有一个好面子了。”南宫凛都不由得夸赞一番。

其他五人点头赞同南宫凛的说法。

“司徒婧,武脉境七重,通过考核。”

有了司徒兄妹的测试,总算是让六位考官心情愉悦了许多。

接下来的人群中,也测试出十多个武脉境七重及以上的人,这让考官对今年的考生充满了信心。

果然这个世界就是靠实力说话的,只不过自己这点实力如今也只够通过测试。

陆小白踏上石阶,凤安雪总觉得这个考核之人自己在哪里见过,只是这个人脸上多了几个黑点,或许是自己弄错了。

其实陆小白心里是忐忑的,毕竟测试柱一旁就坐着凤安雪,这么近的距离,被认出来那可真的不好。

陆小白面带微笑,走到测试柱前,手轻轻放在测试柱上。

“陆小白,武脉境三重,通过考核。”

陆小白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先进去再说,从始至终,陆小白都不敢正眼看凤安雪,一直躲避着凤安雪投过来的目光。

“凤师妹,你似乎对那个叫陆小白感兴趣?”秦风发现凤安雪不一样的眼神。

“哪有。”凤安雪收回视线。

“凤师妹,这点我可不会看错。”

“秦师兄可还记得一个多月,我在一地击杀的那个淫贼?”

“当然记得,你不是把他打落悬崖了吗?”

“是的,所以应该是我看错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