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初入太初院

陆小白接过戒指,白依依话音刚落就“咻”地一下进去储物戒中。

“怎么样?”白依依还可以在储物戒中与陆小白交流。

“仙子姐姐你真棒。”不过就是太好哄了。

只不过,这位仙子姐姐脾气暴躁起来,那可是一天三顿打,陆小白也是深有体会。

别人修行是真正的修炼,到了陆小白这里就是挨揍,这个仙子姐姐揍完,师父接着揍,师父揍完,师姐轮流揍。好吧,不是在挨揍就是在挨揍的路上,可能是天煞孤星的命格。

陆小白亲手用木牌做了一个墓碑,插入地下,陆小白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

“爹,明年孩儿再回来看您。”陆小白起身,转身朝着新的目的地——太初院前进。

太初院是玄月大陆三大宗门之一,听说已有数千年的历史,可谓是底蕴深厚。

太初院位于高阳城以东三千里的太初山上,整个宗门依山而建,临水而居。

太初院又有六座山峰,每一座山峰都有一位峰主,他们分别是百草峰,青云峰,留仙峰,铸剑峰,太初峰,凌云峰。

太初院的院长,居住在太初峰,太初峰上修行的弟子都是太初院的嫡传弟子,只有每三年各峰的核心弟子才有资格竞争太初峰的核心弟子,而太初峰的核心弟子才有资格成为整个太初院的嫡传弟子。

三年一个期限也不过只有三人才有资格成为嫡传弟子,想要成为太初院的嫡传弟子,至少需要六年的修炼,甚少有破格提为嫡传弟子的。

而像陆小白这样的,想要成为太初院各峰的外门弟子也需要严格的考核,考核通过才能成为外门弟子,由自主选择或者峰主觉得资质尚佳亲自遴选。

外门弟子想要成为外门核心弟子也是需要考核,一年考核一次,这也是太初院每年的盛世。

凌云峰则是负责是否有资格进入太初院的地方,峰主南宫凛外号冷面罗刹,对待任何考生都一视同仁,在他眼里没有任何人情可讲。

这也让进入太初院的弟子整体上不会出现很差的情况。

经过南宫凛的遴选后,才会进入自主选择加入哪一峰开始修行。

每一峰的侧重点是有所不同的,不过基本的修炼都是必须要经历的。

比如百草峰,它的职责主要是炼制宗门所需要的丹药,上面都是一些炼丹师和炼丹学徒,不过不是人人都可以成为炼丹师的。

炼丹师的要求和考核极为苛刻,这也让很多人望而却步,天赋,术法缺一不可。

虽说炼丹师在玄月大陆受人尊敬,很多人都梦想着成为炼丹师,可每年很多人都会被打回原形,认命自己不是那块料。

三千里路,对于陆小白来说是真的需要走上很久的时间,不过对于白依依来说就是半天的时间,所以这一次陆小白又成了小鸡,被老鹰拎着到了太初院境内。

这里的一切白依依都觉得那般熟悉,又觉得那么陌生,一千年了,很多都已经发生了改变,太初院也不另外。

白依依放下陆小白,驻足立于树梢上,指着远方那六座高耸入云的山峰说道:“那就是太初院了。”

当年主人可是绝代天骄,十六岁就成为嫡传弟子,三十岁已经是太初院的首席长老,也是下一任院长的人选。

不曾想到,几个月后发生的事情将一切都打破了。

陆小白从白依依的眼神中看出了既有不甘,又显得落寞,陆小白不知道此次让白依依跟着自己进去太初院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白依依恢复神情,从树梢上缓缓落下,脚尖轻轻点在一片叶子上,犹如下凡的仙子。

“走吧,先去前面的小镇歇息,明天再去你说的凌云峰报道。”陆小白说道。

白依依微微点头,跟在陆小白的身旁,仍旧戴着面纱,陆小白说过世间险恶,这句话跟白依依的主人说的话一样,这块面纱还是主人送给白依依的。

通往小镇的官道,一辆那车疾驰而过,腾起阵阵尘土。

陆小白忍不住吐槽:“赶去投胎啊。”

狠狠踢了脚下的石头,那辆那车不可谓不豪华,特别是拉那车的竟然是两只独角兽,那可是高级灵兽啊。

看上去坐在马车里的人显然是非富即贵。

马车里的人放下车帘。

“哥,下次能不能不要这么招摇?怎么感觉我们不是去太初院拜师,像是去——”一位穿着鹅黄色裙裳的少女说道。

“小妹,这才到哪里啊,我们司徒家本就是帝都有名的贵族,哪里招摇了?”另一名身着黑衣锦袍的少年吃了一颗葡萄说道。

“哥,你这样父亲知道了只怕是会不高兴的,毕竟我们是来太初院学习的,不是摆阔的。”司徒婧撇了撇嘴,告诫着自己的兄长此次来太初院的目的。

“小妹,放心吧,以我们的实力肯定能进去太初院的。”司徒冥对于父亲的决定其实是有异议的,放着帝都的皇家学院不让读,偏偏跑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进太初院。

“哥,你可别大意,你可曾记得去年宋家来人?”司徒婧提醒着自己的大哥。

“小妹,你干嘛说他啊,他能跟我们兄妹比吗?”司徒冥仍旧毫不在乎,对于宋家那位被打回去的人,司徒冥打心底是看不起他的。

“好啦,小妹,别说了,到了前面小镇,我让管家把马车赶回去行了吧?”司徒冥看到司徒婧又想给自己上课,马上堵住司徒婧的嘴,免得她又说教。

这一路上耳朵都听起茧子了。

陆小白扭头看了一眼白依依,白依依双目一瞪,因为陆小白刚才说的那句:“这灵兽真不错。”

白依依就明白陆小白看向自己的意思。

还未等陆小白说什么,白依依一脚就将陆小白踢飞出去,摔在地上来了一个狗吃屎的姿势。

“小子,你要是再敢拿本座跟那些低级灵兽比,信不信我废了你?”白依依弓着身,那种似笑非笑地笑容让陆小白浑身发冷。

陆小白连连摆手,求饶道:“仙子姐姐,你误会了,我怎么会有那般想法?你可是高贵的仙子姐姐。”

白依依站直身体,所有所思地从陆小白的身体上踏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