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奇异之旅

高阳城外三十里铺,煞是热闹非凡,什么热闹呢?

大多数人以为是如同小镇或者繁华街道那般就是热闹。

只是这里的热闹不同寻常,至于哪里不同寻常,那就顺着看过去方才明了。

这就是热闹?

到处都是松散垮塌的坟堆,这是死人的热闹吧?

今天是玄月大陆正月初五,没错,忌出行,归葬,宜嫁娶,造屋。

真的假的?

忽地大地传来轰隆隆的响声,像是火车过路的声音,奇怪这个玄幻世界哪来的火车吧。

一堆看上去新修的坟茔上面的垒土正在颤抖,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蹦出来。

大爷的,这大白天的“鬼”就出来吓人了?

四名家丁打扮的人,看着他们刚才亲手堆砌的坟茔,此刻看着如此大的动静顿时吓尿了。

这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四名家丁扔下手中的铁锹像是见了“鬼”一样,鬼哭狼嚎地逃走了。

家丁刚离开,大地都颤抖了,随着一声“轰隆”巨响,刚起堆的坟茔像是被一颗炸弹炸开,整个坟茔瞬间没了。

泥土四散飞射,坟茔被炸开了一个大坑,棺木的盖子也被撕得粉碎,随着泥土高高扬起,又重新落回地面。

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一只手从被炸开的棺材里伸了出来,抓住棺材的沿口,紧接着,另外一只手也伸了出来,抓住另外一边的沿口。

我靠,这要是大晚上的有人在,怕是会直接被吓死。

忽然,一个人从棺材里坐起来,半个身子伸出棺材,脑袋转动环顾四周。

更可怕的是尸体竟然开口说话了:“我去,这是哪里?等等,这是棺材?”

那具“尸体”双目瞪得很大,显然是被自己吓到了。

陆小白赶紧摸了摸自己的身体,还是热乎的?

陆小白嘴里就开始骂骂咧咧地从棺材里爬了出来:“玛德,我还没死就把我埋了,这也太不道德了吧。”

没错,那“尸体”从棺材里爬出来了。

嘴里还骂着人。

陆小白看着四周的一切,怎么感觉这么陌生?

“这是公墓?可是公墓也没这样的啊?难不成是最便宜那种?可是一块墓碑也没看到啊。”

陆小白正在仔细检索周围的环境,忽然一串不属于自己的记性涌入脑海。

陆小白,高阳城远陆家的独子,在陆小白八岁那年陆家因为得罪了某个大人物,被打压,整个陆家从此没落。

因为手中掌握了一门酿酒技术,跟陆家平时要好的秦家在陆家最艰难地时候接纳了他们。

秦家家主秦霸天还将自己的八岁的女儿秦雪莲许配给陆小白,从此两家竟然结下的亲事。

这在外人看来,秦家可谓是对陆家好到了极点,或者说这真是患难见真情,没得说。

随着两人的长大,今年两人都十六岁了,在这玄月大陆就可以成亲了,其实秦家根本没必要如此快。

不过既然秦家看得起陆家,那陆家也不能推辞。

陆小白的母亲在三年前就因病去世了,只剩下一个体弱多病的父亲,作为入赘的嫁妆,陆家酿酒技术的不传秘诀就得拿出来。

在结亲这一晚,本是该高兴,可没想到,陆小白却丢了性命,在喝下毒酒,弥留之际的最后一刻。

秦雪莲道出了为什么会收留陆家三人。

原来秦霸天一直就想得到陆家酿酒技术的秘诀,可却一直没有得到。

陆小白的父亲答应将酿酒技术当做嫁妆在新婚之夜由陆小白亲手交给秦雪莲。

就在陆小白将秘诀交出来的时候,就注定陆小白的生命走到了尽头。

秦雪莲亲手斟上满满一杯毒酒递给陆小白,看着陆小白引下毒酒,秦雪莲笑了。

在陆小白死得那一刻,秦雪莲蹲下身体,靠在陆小白的耳边得意的说道:“陆小白,你也不看看自己,一个废物而已,我秦雪莲岂会嫁给你,要是你早点交出来,死也不会这般痛苦了。”

陆小白此时才知道,这一切都是一个阴谋。

陆家酿酒虽说是酒,却能提供给修炼者提升修为的一种灵丹妙药,都是按照炼药师炼制的丹药的价格来售卖的。

这是陆家之所以立足高阳城的一个重要原因。

随着记忆的全部涌入,陆小白喘着粗气,坐在地上,总算是完了。

不过你这命运真的没谁了,还以为能娶到高阳城第一美女,结果一切都是骗局。

不过这么狗血的骗局,怎么感觉似曾相识?

陆小白摇摇头,很是无奈,这都是造的什么孽啊。

等等,现在我就是他好吧,记忆中这家伙虽然是在一个玄幻的修炼世界,怎么十六岁还停留在最低等的淬体境三重,我的天呀。

要不要这么废物?要知道每一重大境界又分九重小境界,这么说,真的是很费。

毕竟根据记忆,这个叫玄月大陆的玄幻世界境界分为淬体境,武脉境,真武境,百象境,辟海境,宗师境,天人境,融天境,化天境,天神境,涅槃境,至尊境一共十二大境界。

而自己现在竟然只是淬体境三重,我的老天,你真的很费。

毕竟同样十六岁的秦雪莲现在已经是武脉境七重了。

是我,我也看不起你,好不。

算了算了,现在他就是自己好不好,而且还跟自己同名同姓,既然如此,我就替你好好活着吧。

陆小白看着脏兮兮的衣服,还有被埋在棺材里的晦气,决定先找个地方洗个澡。

陆小白漫无目的的走着,听力极好的陆小白忽地听到有流水声。

陆小白就像一只发了疯了狗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远远望去,确实有一条河,河水一看就很清澈。

陆小白也顾不上许多,闻了闻身上的味道,还是赶紧洗个澡。

陆小白一路小跑过去,巴拉巴拉河边的草,半个头探进去,仔细观察着有没有人。

刚探进去,就看到岸边有一套衣服,衣服上放着一把剑,剑鞘上的纹路很好看。

再侧耳一听,河水中发出稀里哗啦的水声。

看岸边的衣服,玛德,这是女孩子穿的裙子吧。

不会河里的是一个女孩子吧?要不要这么狗血?毕竟这尼玛电视剧才敢这样写好不好。

正在陆小白做思想斗争的时候,不远处从水里冒出一个披着长长秀发,那肤若凝脂,肌肤胜雪的后背全然都暴露在陆小白的眼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